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第1036章 海外

    禁忌海。

    禁忌海一直神秘无比,古称苦海,苦海无边,不知方圆。

    从天界还在之时,禁忌海就是极其神秘的地方。

    天界坠毁之后,禁忌海愈加危险,海面上空间裂缝无数,海水腐蚀能力极强。

    寻常九品入禁忌海,深入千里,恐怕就有陨落之危。

    哪怕绝巅,在禁忌海长期无落脚地,恐怕也有陨落之危。

    海外分布着33大仙岛,星罗密布,这也是目前已知的海外势力。

    无涯山、问仙岛、龙岛、水力神岛、神鸦岛、天云岛、无名山……

    这其中,无名山帝尊已经被杀。

    另有一处岛屿当日因苍猫攻击仙源,也在那一日被覆灭,如今的海外仙岛,未必有33家之多。

    平静多年的禁忌海,这些时日混乱不堪。

    海中妖族想要霸占海外仙岛,在几位绝巅妖族的带领下,不断进攻海外仙岛,也让禁忌海这些时日,混乱无比。

    ……

    海中。

    方平皱眉。

    拿着力无奇他们画出来的地图,方平看花了眼。

    都是大海,有区别吗?

    按照力无奇他们的说法,禁忌海的海流是不同的,跟着这些可以判断出方位。

    可方平看来看去,总觉得差不多的样子。

    方平踏着海波而行,忽然一跺脚,海面震颤,下一刻,一头鲨鱼般的妖兽漂浮出了海面。

    “想死还是想活?”

    方平精神力震颤,被他一脚跺上来的鲨鱼妖兽,只是刚入八品不久,此刻也是瑟瑟发抖,精神力迅速波动道:“大人饶命,小妖想活!”

    方平淡笑道:“就喜欢你们这种识时务的妖族!”

    这种怕死的妖族,比那些不怕死,混不吝的妖族要好对付的多。

    方平踏空而行,一脚踩在了鲨鱼背上,鲨鱼妖兽陡然下沉,方平冷哼一声,鲨鱼妖兽急忙传音:“大人……大人神力无穷,金身沉重,小妖一时不察……”

    鲨鱼妖胆战心惊。

    它可不是故意下沉的,而是方平真的太重了!

    这也让它心中胆寒,强者越强,金身越重,这是必然的。

    强者越强大,他们的气血愈加凝固,愈加沉重,所以到了方平这等境界,还是九锻金身,金身重量超乎想象。

    他刚刚也是踩上了就不再浮空,鲨鱼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方平控制了一下自身,八品妖兽没这么弱,不过他还有事要问这头妖兽,也不多说什么。

    踩在了鲨鱼背上,方平问道:“我们现在在何处?”

    “回大人,现在在南海浅海域,还未进入深海。”

    禁忌海按照方位,分为东南西北四个海域。

    海域分浅海域和深海域,从外域往禁忌海飞行,直线距离超过一万里,差不多就算深海域了。

    海外仙岛,海外妖族,大部分都栖息在深海域。

    浅海域也有妖族,不过一般都是单独行动的妖族,或者实力不济,无法在深海生存下去的妖族。

    这些妖族,有些在沿海地区建立了妖族禁地。

    方平记得,魔都那边,沿海地区就有一处妖族禁地。

    算不上海岛,这种沿海的只能算是浮礁,地方不大,只是供给这些妖族休憩。

    真正的海外仙岛,极其庞大,如同一个世界。

    苍猫当年钓鱼的那处海岛,神鸦岛,倒是算得上海外仙岛,那地方很大,也是自成一方势力。

    海外三十三仙岛,就包括神鸦岛,却是不包括那些沿海的妖族禁地。

    沿海的妖族禁地,大部分都没绝巅妖族坐镇的。

    方平在想着事情,脚下的鲨鱼妖也是心乱如麻。

    这是哪里来的强者?

    应该并非来自禁忌海,难道是来自海上的神陆强者?

    可听闻上次海中大乱,天界残址出现,大部分强者都离去了,神陆强者现在还要入海吗?

    鲨鱼妖正想着,方平看向远处,询问道:“知道水力神岛在何处吗?”

    “水力神岛?”

    鲨鱼妖忐忑道:“小妖不知,小妖只是浅海域绿屏山妖岛的妖族,水力神族小妖也曾听闻,却不曾去过。”

    三十三海外仙岛,距离它太遥远了。

    那可是有帝级强者坐镇的势力!

    而绿屏山,只是有几位九品的岛主罢了,和对方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大家都不是一个世界的。

    方平无语,想了想再次道:“听说最近海中混乱,你跟我说说海中的近况,对了,你们海中妖族,平时有联络吗?”

    “有的!”

    鲨鱼妖急忙道:“绿屏山最近就有深海域妖族前来,邀请几位岛主带领绿屏山妖族进入深海参战,不过几位岛主还没想好,此刻并未前往深海域。”

    说着,鲨鱼妖又道:“附近海域,有几处禁地,现在几位岛主也正在邀请诸方禁地妖族前来绿屏山商议,是否前往深海域。”

    “那关于深海域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小妖所知不多……”

    鲨鱼妖急忙道:“只知道上次天变之后,深海域妖族一些禁地被毁,而今没有栖息之地,几位真神大人,不愿在海中流浪,便带领深海妖族围攻了三十三神岛。

    大人们召集四方妖族,深海域很多妖族都前去参战,浅海域现在还没被波及。”

    “深海域的真神妖族有几位?”

    “据说有六位。”

    鲨鱼妖再次道:“南海域这边,小妖只知有鲲王,鲲王距离绿屏山最近,此次也是鲲王大人的麾下强者来了绿屏山……”

    “鲲王?”

    方平挑眉,他差点以为是邪教的坤王了。

    又想到了上次那头被苍猫剁下鱼头的大鱼,方平问道:“是这位?”

    此刻,他精神力展露,显化出了上次和疯癫道人一起来的那条大鱼。

    鲨鱼妖看了一眼,急忙道:“就是这位大人!”

    说罢,又道:“鲲王大人据说和禁忌海海神有关,是海神后裔……”

    “海神?”

    方平想到了什么,禁忌海好像是有个海神——镇海使!

    那是一头鲲鹏妖!

    下海为鲲,上天为鹏,实力强大无比。

    他问过苍猫,当年有三使。

    三使还在八王之前,个个都是天王级强者,而且还不是新晋的那种,早在当年就是天王级强者。

    镇海使能镇压苦海,实力必然是极强的。

    这个鲲王,未必是对方的嫡系后裔,要不然方平觉得不至于还要自己去夺岛,镇海使在海中没有基业吗?那可不见得!

    显然,要不是隔了很远的后裔,要不就是鲲王给自己脸上贴金。

    “鲲王的地盘……那和鲲王在一起的那个疯癫真神,你认识吗?”

    “小妖不知……”

    “鲲王现在在攻打哪处神岛?”

    “这个……小妖也不是太清楚……”鲨鱼妖忐忑,不过还是急忙道:“听说说云山仙岛。”

    方平眼神微动,他还真知道这地方。

    云山仙岛,他还认识一个家伙,云武阳!

    当日在王战之地,面临绝境,这家伙大吼着他斩杀了五位本源,没给他父亲丢人。

    后来方平得知,云武阳是云山仙岛的三代首席。

    他父亲是云山仙岛岛主,绝巅境强者。

    而他爷爷,则是云山帝君,闭关数千年不曾出关,后来好像也进了假天坟。

    一家三代,一位帝级,一位绝巅,这位云武阳也是九品中的强者,云家实力可不弱。

    有的海外仙岛是师徒相传,有的是家族相传,力无奇的水力一族,也算是家族相传,后代实力都不弱。

    不像人类这边,张涛这些人的后代不算强,主要还是时间的缘故。

    而且张涛有了资源,首先看战功,然后看资质,最后才看亲近关系分配。

    这样可以保证那些天才,那些功臣第一时间获得提升。

    要不然,以张涛的实力,真要一心只为家族,张家的实力绝对比现在强的多,不至于除了张涛,张家连个九品境都没。

    当然,张涛真要是那种人,现在大概就没方平什么事了,人类早就乱了。

    “云山仙岛……”

    方平喃喃一声,笑道:“走,去云山仙岛看看!”

    此刻,他打开了地图,找到了一个标志物,那就好找多了。

    天云岛在云山仙岛前方偏左大概5万里,水力神岛也在这个方向,稍微有些偏,不过算一条线。

    找到了云山仙岛,再去找其他岛屿就方便多了。

    “可惜不太方便和大水牛一起行动,要不然也不用这么麻烦了!”

    方平心中感慨,这次他算是秘密前来禁忌海,连容貌气息都发生了变化,就是不想暴露行踪。

    跟着大水牛倒是方便了,可谁知道大水牛会不会乱说话,让他暴露了。

    力无奇这几位,现在都已经离开了人类世界。

    方平也答应了他们,过些时日就去救援他们,至于过多久……方平给的是平定了邪教之后,也就是1个月左右。

    以海外仙岛的底蕴,没那么容易被灭的。

    “大人……”

    就在此刻,脚下鲨鱼妖忐忑道:“小妖实力有限,到了深海域,没有本源境,小妖金身很难维持下去,会被海水腐蚀……”

    “去了再说!”

    方平冷冷道:“速度点,到了地方,少不了你的好处!本王此次来禁忌海,有大事要办,耽误了大事,你想死都难!”

    鲨鱼妖无奈,好端端的遭遇了一位顶级强者,也是倒霉。

    这次能不能活命,真的难说。

    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听命行事,也许这位强者心情好,会放它一马呢?

    带着忐忑,鲨鱼妖加速,在海中速度也不慢。

    一路上,方平不断打量四周,这还是他第一次站在海平面上,如此悠闲地观看禁忌海中的一切。

    而此刻,时间也到了3月30号。

    距离上次斩杀5位绝巅,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

    这一个星期,方平却是有些忧愁。

    财富:730亿点

    气血:525000卡(525000卡)

    精神:10999赫(10999赫-可切割)

    本源:纵向650米(增65%),横向3100米(增幅31%)

    战法:斩神刀法(+7%),破空剑诀(+3%),暴血狂刀(+1%)……

    战法组合推演:100万点/次

    能量屏障:1点/分钟(+)

    气息模拟:10点/分钟(+)

    本源详析:1000万-1亿点/次

    力量掌控:80%

    极限爆发:852600卡/1065750卡

    此时此刻,方平极限已经突破百万卡,爆发也超过80万卡,甚至达到了85万卡。

    可他……此刻知道自己要面临第一个关卡了!

    他的精神力达到了10999赫,很快接近11000赫这个关卡。

    11000赫,往往是大道走到了2000米强者的标志。

    绝巅强者,往往走出1000米,精神力会增加1000赫左右。

    圣人巅峰的强者,精神力一般也就在2万赫左右。

    天王,那应该是超过了2万赫的。

    方平还没到绝巅,精神力快要达到11000赫,换成平时,他倒是会高兴异常。

    可现在……

    方平感觉自己其实能达到11000赫的,可他之前本源道走到600米的时候,方平发现,一旦提升,也许会让自己的脑核再次破碎。

    顾青的灵识水晶只帮他恢复了10条裂痕,现在突破一个小关卡,也许增加的裂痕10条都不止。

    “这还是小幅度的提升,一旦我到了绝巅,会有一次大幅度的提升……到时候直接破碎了都不一定。”

    方平心中叹息,要是那样,自己只能中断本源气的提供了,让大道不再前进,卡在999米。

    那不是没办法前行,而是他不得不停止修炼了。

    “100万卡气血……”

    方平心中有数,他隐约间有点判断,相应的气血,得需要相应的精神力去掌控才行,否则也许会出现力量失控的情形。

    气血再强大下去,他的精神力未必能顺利掌控这样的力量了。

    气血过于强大,理智丧失,这都是大患。

    ……

    脚下的鲨鱼妖,速度很快,而方平,也感受到了浅海域和深海域的一些差别。

    浅海域那边,他精神力辐射范围还有一些,可到了深海域,方平发现,自己万赫以上的精神力覆盖范围,居然只有1000多米。

    十分之一!

    精神力的十分之一!

    这种情况下,哪怕圣人级强者,覆盖范围也就两三千米。

    果然,禁忌海这地方复杂的很。

    在这,绝巅很容易陨落,因为很容易被人偷袭。

    此刻,方平就被人偷袭了,不,妖族!

    就在鲨鱼妖闷头继续前行的时候,前方300米左右,一头巨大的海豹般的妖兽,突然从海中袭出,九品妖兽!

    300米,对于强者而言,转眼间的事。

    鲨鱼妖看到对方的时候,都已经惊呆了。

    可下一刻,方平单手抓出,在鲨鱼妖胆战心惊的眼神下,方平直接将对方心核抓出,瞬间出手,抓出了对方的脑核!

    脑核和心核都被抓出,海豹妖兽几乎毫无反抗之力,被方平轻松覆灭了精神力,巨大的尸体跌落海中,砸起一片海水。

    “九品妖兽……”

    方平微微摇头,海中妖兽真多,九品的也多如牛毛。

    这才刚入深海,就遇到了一头九品妖兽。

    “距离云山仙岛还有多远?”

    “回……回大人,和来之前……差不多距离……”

    换言之,也有上万里远了。

    方平感慨,万里……恐怕一路上会遭遇不少危机了。

    当然,对他影响有限。

    如今海中妖族强者也不算太多,哪怕鲲王亲自来了,方平也未必惧它。

    那头大鱼,实力不弱,能和疯癫道人一起行动,本源道恐怕走出了在5000米以上。

    可走出5000米,顶多也就和地慧相当。

    方平手段多,还真未必怕了对方,鹿死谁手难说。

    此刻的方平,想的则是别的。

    想了想,方平问道:“海中宝物很多,你们妖族平时会进行交易吗?”

    他发现了一个问题,天外天、界域之地、海外仙岛这些势力,好像不进行交易,都是自给自足。

    以前还想抢劫几个坊市之类的地方,后来发现根本没有。

    倒是地窟这边,有这样的交易。

    如此看来,地窟才算是正常的社会体系,正常的大势力,其他各方,只能算宗派或是山门,自我封闭的厉害。

    想起地窟,方平又想到了自己放在储物空间深处的那些百王币……

    也许自己这次回来了,可以顺便去地窟一趟,把这些百王币给用了。

    现在地窟的百王宫,没了那些真王坐镇,只有少数几位真王在维持百王宫的运转,四大王庭都在维持地窟的货币体系不崩溃。

    自己也许可以趁着这机会,去大捞一笔,把地窟的好东西都给弄回去,给他们留下一堆无用的百王币。

    “说不定还能遇到一些对我有用的宝物!”

    方平心中想着,事情很多,都得抓紧时间办了才行。

    可惜了,也就只有自己能收敛气息,转换气息,其他人没办法帮他干这事……

    “也不一定,可以让地窟人去干……”

    方平忽然又想到了一点,他想到了一个人,槿玉淮!

    后来方平才知道,这家伙是老张在外域的棋子,上次自己走之前,对方可没死,

    那家伙可是相当精明的,现在恐怕也有七品境了吧?

    地窟那么大,大规模弄出百王币很容易暴露,要是小规模,一家家的去换,方平未必有这个精力和时间,要是槿玉淮这种人可以为自己所用,倒是方便的多。

    方平想着,下方的鲨鱼妖则是回道:“大人,浅海域有这样的交易,都是一些禁地彼此交易,互通有无。至于深海域……小妖听闻,好像有仙岛有这样的地方,各方强者齐聚,甚至吸引了一些上古强者前往,不过小妖实力微弱,对这些知晓不多。”

    方平微微点头,也许自己抽空也该去看看。

    就是不知道,现在的情况下,这些海外仙岛还有没有这精力去经营这些坊市了。

    之前倒是忘了问洛羽他们了,方平对海中的宝物还是相当惦记的。

    地窟的一些宝物,用过了一次,后面再用未必有效了。

    而海中宝物,方平用的少,也许还是有效果的。

    ……

    就在方平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的同时。

    万里外。

    一处如同仙境的岛屿,庞大无比,方圆恐怕上千里之巨!

    此刻,岛屿上空,一道水波般的屏障荡漾了一下。

    岛屿四方,都有强者浮空,面露忧色。

    而屏障外,天上地下都有妖族在进攻屏障。

    这些妖族上空,还有一头巨大无比的大鱼妖兽悬空。

    而岛上,也有一位中年武者,气息强大,悬浮在空,不过气息有些不稳,看样子是受伤了。

    此刻,中年脸色难看,低喝道:“鲲王,我云山仙岛立足苦海八千载!当年还受到镇海使册封,镇压南海域,你既是镇海使后裔,难道镇海使之令你也要违抗?”

    虚空中,大鱼张口:“云木真君,本座既是镇海使后裔,而今镇海使离去,苦海当由本王统领!本王说了,只是暂借云山仙岛一用,镇海使归来或是云山帝尊归来,自会归还!

    休要再啰嗦,而今帝君禁制将破,你再抵挡,破禁之日,便是你云山仙岛覆灭之日!”

    “狂妄!”

    云木真君脸色铁青,可他的确不是对方的对手。

    要不是这次鲲王去地界,好像受了伤,早在两三日前,云山仙岛就被攻破了。

    可这两日,鲲王伤势已经痊愈,攻势越来越强大。

    再这么下去,一两日之后,立足苦海八千年的云山仙岛,也许真要成为过去式了。

    就在此刻,身边,一位青年男子,满脸愤慨,低声道:“父亲,要不让孩儿去人间界走一趟吧!孩儿听闻,前些时日,人王方平在地界斩杀真神5人……

    无涯山洛羽几人都去了人间界求援,水力神岛力无奇举族相投……

    之前水力神岛危机重重,现在听闻水力神族投靠了人间界,进攻水力一族的妖王已经退去……”

    云木真君脸色铁青道:“你是让我带着云山仙岛举族投靠人间界?你可知,云山仙岛乃是镇海使亲自册封之镇压苦海之岛!你祖父乃是天庭册封的帝君,而非水力一族那种野路子!”

    云木真君有自己的骄傲!

    他的父亲,乃是天庭册封的帝君,云山仙岛也是苦海霸主镇海使册封的仙岛,和一些势力是不一样的。

    让他投靠人间,此事一旦传出去……

    更别说,他父亲还活着,一旦回归,知道云山仙岛投靠了人间界,恐怕能活活气死。

    云武阳心中叹息,有些无奈。

    父亲还以为如今的三界是以前的三界?

    天庭早已覆灭,如今方平在三界杀出了威名,谁不惧之三分。

    他和方平也算认识,之前并肩作战,现在去人间求援,未必无用。

    可父亲骄傲,不愿意让自己去人间。

    现在仙岛危如累卵,这么下去,仙岛恐怕真要覆灭了!

    哪怕父亲能带着自己逃生,可基业没了,三界之大,云家还能到哪栖身?

    云武阳想归想,可父亲不许,他也无可奈何。

    此刻,云武阳是真的羡慕方平,当日方平虽然比他强,可也强的有限,哪料到,这才1月不到,方平已经在三界杀出了无比的威名。

    早知道如此,当日也许该多套套近乎。

    要是成了朋友,知道云山仙岛危机,哪怕不投靠人间,方平也许都会来援,可惜了。

    云武阳在遗憾,岛外,鲲王却是眼神闪烁,得尽快攻下云山仙岛了。

    之前它还不急,可现在……真的急!

    之前遇到的那只猫……是苍帝吧?

    遇到了苍猫,被猫盯上了,非要吃鱼头火锅……鲲王差点没气死,可衡量利弊之下,在被整条炖还是鱼头火锅中选择,它选择了鱼头火锅。

    可这么下去不是回事,自己得尽快变强才行!

    而拿下海外仙岛,这就是变强的捷径。

    更别说,很快它还准备参与神教的宝物之争,此刻更需要变强大了。

    鲲王想着想着,又有些遗憾,可惜自己不知道镇海使的道场在哪。

    要不然,去了镇海使的道场,也许可以收获更大。

    它在想着这些,却是不知,后方有人前来,开始寻思着要不要给大猫带条鱼回去犒劳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