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第1147章 随便说说(抱歉,就两更了,熬夜无力)

    假天坟中。

    通道口,大战来的有些仓促。

    仓促间……霸王被干掉了。

    斗天王如风中残烛,此刻在封的精神力庇护下,迅速恢复金身,脸色却是惨白惨白,眼神黯淡,哪有今日天王出场的霸道。

    天王镇三界!

    眨眼间,成了天王中的大笑话。

    追杀方平不成,连带着两位师弟被干掉,封都亲自出场了。

    “够了!”

    一声冷喝,响彻四方。

    封的虚影呈现,虚影也有些晃动,此刻,怒形于色,“李镇,你真要和本座厮杀到底!”

    镇天王望天,你喊谁?

    我不知道!

    我又不是李镇。

    其他人看向镇天王,有人轻哼一声,还装!

    李越……掌兵使大弟子李越!

    说的和真的似的!

    结果呢?

    封也许人品不怎么样,可资历绝对老,初武时期的老人,他喊出李镇,那绝对就是李镇。

    封喊了一句,结果……这节骨眼,张涛忽然一拳打出,偷袭!

    别人都停手了,他忽然来了一拳!

    斗天王怒吼一声,封也精神力爆发,一起杀向张涛。

    张涛迅速后退,骂道:“你敢对我们动手?并肩子上,打死他们!”

    “他们进来就是为了夺取九皇印的,早不进晚不进,现在进来,绝对是为了宝物!”

    方平急忙接话道:“不止九皇印,封在外面,镇压了三界诸强,已经统一了三界,再立天庭,要恢复昔日天庭通知……”

    此话一出,震撼人心!

    他?

    他!

    那边,鸿宇陡然暴吼道:“是他!我说不是我,你们非要追我!”

    “……”

    封都懵了!

    这也能扯到自己头上?

    地窟重建天庭,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鸿宇……”

    鸿宇刚刚还在帮他,转头为了甩掉这锅,瞬间将黑锅砸到了他头上。

    “混账……是你?”

    镇海使几人有些将信将疑,可重立天庭一事,也的确让他们膈应,都极其不爽。

    方平急忙道:“是他!他还册封了四帝三使八王!斗天是新的斗天帝,刚刚死的是新任霸天帝,还有一个被我干掉了,殒灭灭天帝……”

    “……”

    封脸色铁青!

    冷冷道:“妖言惑众!”

    方平冷哼道:“是不是,你自己不知道吗?斗天、霸王又不是没出现过,你真以为所有人都不认识?”

    此刻,镇天王幽幽道:“谁说不是呢!之前老夫还疑惑,这新晋天王哪来的,原来是斗天!斗天,霸王都是你一脉的……这么说来,昔年暗中一箭射杀莫问剑的也是你的门人了?”

    方平有些疑惑,什么射杀莫问剑?

    此刻,魔帝也不开口,瞥了封一眼,没出声。

    这也是往事。

    帝坟往事!

    当年在帝坟,十帝围杀自己,帝尊能杀他吗?

    那时候的他,已经展露了圣人级实力!

    不过……有人暗中出手,一箭射了过来,差点射杀了当年圣人级实力的他。

    当然,后来假死脱身和这一箭也有关。

    若不是如此,三界都不会相信他死了。

    一些帝级想杀他,没那么简单的。

    封眼神阴冷,看向镇天王,半晌才道:“是又如何!莫问剑已经斩杀了地战,此事早已过去!”

    镇天王诧异地看了一眼莫问剑,你什么时候杀的?

    莫问剑脸色淡漠,见他看来,淡淡道:“当年出帝坟,顺手杀了。”

    镇天王点点头,也不多说,笑道:“原来如此!地战……册封四帝,封,你好大的魄力!没册封九皇吗?要不把九皇一起册封了,你为皇中皇,这样不是更好?天庭重立,四帝册封,你野心还真不小。”

    封天王冷冷看着他,“天庭……非吾重立!”

    这黑锅……太大了。

    封天王也是无语,这也能甩给我?

    可现在……有些事不好说。

    门下四大弟子,不是没人认识。

    镇海使几人都很愤怒,封瞥了他们一眼,再看看那边的鸿宇,愈加恼火,鸿宇这黑锅居然甩给了自己!

    此刻,封也是不管了,冷哼道:“天庭重立,那是鸿宇门下的人做的!鸿宇,有些事,你自己做了,那就自己担当,还轮不到你来陷害本座!”

    两人刚刚还穿一条裤子,这一眨眼,翻脸了。

    鸿宇笑道:“封天王,我说了我不是鸿宇,也没资格去重立天庭……人王刚从外界进入,天庭是谁重建的,人王难道不知道?”

    方平心中无语,这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刚刚还以为俩人一伙的,现在看来也就这样,各有算计。

    此刻,方平哼道:“谁知道你们怎么回事!反正新天庭,谁的人都有!包括地皇一脉的人,封天一脉的人,地皇神朝的人,我怎么知道到底谁重建的!”

    “……”

    说是这么说,方平又补充道:“不过封天一脉为了确立天庭地位,镇压我们人类倒是真的!”

    封看着他,淡淡道:“方平,有些事,不可以乱说的!”

    就在这时候,黎渚幽幽道:“太复杂了!这么复杂……诸位,不如直接动手,清洗一番算了!封、鸿宇、人族,这三脉,都很复杂。”

    三方,天王不少。

    不过其他天王也不少。

    乱嘛,那就更乱一点好了,都给干掉算了!

    乾王、坤王、镇海使、天魁、天极、巽王、艮王、魔帝……

    三方之外的强者,也不少。

    此话一出,方平没好气道:“装什么装!你麾下的右神将,古川和天榆,都被册封为三十六圣之一,你也是和他们一伙的,还装!”

    “……”

    局面是越来越乱了!

    黎渚笑了,“方平,本王倒是有些好奇,一位天王,甚至封天王亲自出面了,都没能杀你,刚刚你反而差点杀了斗天,你是什么实力?”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看向方平!

    方平……差点杀了天王!

    还差点被大家遗忘了!

    这家伙,强的有些可怕了。

    方平冷冷道:“干嘛?转移视线?我刚要联手大家干掉封天一脉,你马上就将目标集火人类,黎渚,你以为你能瞒住我?你的事,我知道的可不少!

    你倒是好大的能耐,当年干掉了和封天王联手的掌印使,之后自己亲自和封合作,你以为我不知道?

    一个坐镇地窟,一个孤悬海外,地窟和海外都是你们的囊中物!

    故意搅合三界,掀起大乱,让三界大战爆发,死伤无数,最后让你们自己捡便宜!

    今日若不是封不想斗天死了,你也不会出手!

    你和封的那点勾当,我不知道吗?

    之前不想拆穿你而已,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能算计众生?”

    黎渚叹了一声,轻笑道:“本王不欲和你狡辩,方平能说会道,三界皆知。”

    “得了吧!”

    方平嘲讽道:“装无辜?你现在说,你没干掉掌印使,是你干的,你就是猪狗不如的东西,敢说吗?你敢说,今日我就敢帮你干掉一位天王,你说杀谁就杀谁,我人族不惜一切代价!”

    “幼稚!”

    “幼稚你大爷!”

    方平嘲讽道:“当年干掉掌印使,自己受了伤,本源重伤,去找猫树要猫果疗伤,我早就问出来了!两千多年的事了,你告诉我,你真的是百多年前才出生的?扯淡呢!”

    “……”

    老底被扒光!

    黎渚依旧面带笑容,无奈摇头,也不再说什么了。

    镇天王和武王看着方平,行啊!

    小子,你是真的知道了什么,还是随便乱说的?

    这一刻,坤王他们都是脸色变幻。

    坤王忽然有些愤怒起来!

    一直以为三界尽在自己掌控之中,现在才发现……老子什么都不知道!

    那边,月灵身边,天极咽口水了。

    这都什么情况?

    复杂!

    都很阴险啊,三界还有这么多故事,我都不知道的。

    掌印使被干掉了?

    黎渚干掉的?

    掌印使和封合作,结果掌印使死了,黎渚又保持了和封的合作?

    鸿宇也掺和了一手,好像也和封有合作?

    这关系……复杂的没办法去理解了。

    还有,方平这家伙,也很可怕啊。

    天极环顾一圈,四面八方,好像也就二王比自己更无知了……

    不对,二王搞不好就是鸿宇的人!

    这也是很复杂的!

    天极再次看向月灵,这是鸿宇他老婆,坤王他弟媳……

    算来算去,自己最无助啊!

    天极悄无声息地后退了几步,不疯了。

    再疯下去,自己搞不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一个比一个阴险!

    搞不好刚刚联手的人,转头就能打爆你。

    看看,刚刚鸿宇、封、黎渚三人还是一伙的,这一眨眼,乱了。

    魔帝之前和人族关系一般,还追杀过武王他们。

    现在好了,方平来了让他出手,他就出手了!

    那个自称和封天一脉一伙的铸神使,眨眼间干掉了霸王,这和人族是一伙的?

    天极还在退!

    他觉得自己待不下去了。

    刚刚自己就应该趁机出去……也不行,闯进来几个强者,他还真没办法出去。

    现在这些人,好像都不想出去,他是真想出去,可惜出不去。

    各方都沉寂了。

    还打不打了?

    打谁才好?

    这时候,方平忽然又道:“坤王,你的老巢被封天一脉捣毁了,你门下的人死的差不多了,愿意和我们联手吗?”

    “……”

    封笑了,失笑道:“方平,就算要陷害,你也……”

    他话都没说完,方平嗤笑一声,忽然拿出一物,随手一抛。

    下一刻,空中出现两人。

    风云道人和地邢!

    风云道人好像只是一道程序,叹道:“教主,神教已灭!封天一脉杀入神庭,斩杀雷霆、炎炙护法,消灭教主分身,带走天木,捣毁神庭……

    属下和地邢,如今只能联手还未彻底覆灭的人族……”

    “教主……封天一脉,该杀!教主要为神教诸神复仇!”

    “……”

    精神力分身,程序化的东西。

    不过的确是风云和地邢。

    方平早就想着要进来,之前被封天一脉逼的没办法,也在考虑进来后,遇到了坤王怎么办。

    没办法!

    甩锅吧!

    甩给谁?

    当然是封天一脉!

    这不,刚进来就遇到了坤王!

    坤王却是皱眉道:“本王分身,死于天狗之手!”

    他又不是不知道分身被谁干掉了!

    天狗和石破干的,方平真以为自己白痴吗?

    方平无语道:“天狗和守泉人复苏,就是封天一脉策划的,你不知道吗?我当然知道你分身被谁干掉了,那天大家都看到了,是天狗和守泉人杀的,可他们是封天一脉复苏的!”

    坤王冷哼一声,还是有些半信半疑。

    封更是脸色冷厉,看向方平,满脸不善。

    方平指了指空中,“风云和地邢说的,可不是我说的!这俩知道我这次要逃亡此地,要我一定要转达到,现在过的很艰辛,被天庭诸圣追杀!

    坤王,我可收买不了这两位,没资源,没皇道功法,也没强大的实力去镇压他们。

    比起我,封天一脉要强的多,真要镇压他们,他们也该是被封天一脉镇压了……

    当然,除非他俩叛变了你,你信不信随你了。”

    坤王脸色还是难看。

    到底谁灭了神教?

    他知道分身被天狗他们干掉了,可具体的不知道。

    现在又是封天一脉掺和了进去,他都觉得有些复杂了。

    之前……他是怀疑人类的。

    天狗和苍猫交好,苍猫在人类,所以他觉得是人类干的。

    可现在……风云和地邢出面,说是封天一脉干的。

    这俩人是背叛了自己,还是说真的?

    情况,越来越复杂。

    镇天王和张涛都狐疑地看着方平,我俩要不是听田牧说起经过,可能真要被你忽悠了,你这撒谎怎么都不变脸的?

    不过话说回来,田牧说风云和地邢和人类联手了,他俩一开始也意外。

    坤王现在糊涂了,那也正常。

    一边是自己麾下大将说的,一边是知道天狗灭了他分身,具体的不清楚,这还真不好判断真伪。

    就在这时候,方平又道:“月灵帝尊,这个鸿宇是假的……也不算假的,他算是一种夺舍,是很多陨落强者本源的一个混合体,也许有鸿宇,可不是全部。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反正现在的鸿宇,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鸿宇!

    还有,他伪装地皇分身三千年,都没说看你一眼……你要是还觉得他是鸿宇,是你道侣,你就继续和他一伙好了。

    外面,你父皇门下的雨薇圣人,和我已经达成了一致,我们和王屋山合作的很愉快。

    雨薇圣人在我进来之前告诉我,若是看到你,尽量照拂一二,毕竟是你北皇的女儿,她不想看到你受伤害……”

    月灵脸色变幻,陡然看向鸿宇,声音低沉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我……”

    “是真是假?”

    月灵凄厉道:“五千多年前,地皇神朝建立的那一天,地皇剑要飞向地皇神朝!可那不是地皇的召唤,是别人的!

    而地皇剑……当年已经交给了你,你赠予我防身!

    地皇已经不需要地皇剑,只有你……你才能召唤地皇剑!

    告诉我,是不是你?”

    “……”

    “你好狠的心!比邻三千载,你从不曾来看我一眼,我在王屋山巅,等了你三千年!等到了神朝覆灭,你也不曾来看我一眼!”

    “为什么?”

    “成皇就是舍弃一切吗?”

    “你在怕什么?怕我揭穿了你,告诉所有人,你是鸿宇?”

    “为什么!”

    月灵声音凄厉,双眼血红!

    “我不愿相信……我宁愿相信鸿宇早就死了,死在了当年的天界坠毁一战!”

    月灵声音凄怨,“今日,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鸿宇?”

    鸿宇面色变幻,许久,缓缓道:“鸿宇已死。”

    “……”

    月灵血泪滴落!

    “你……果然不再是鸿宇了!”

    月灵凄笑,她知道的。

    她骗了自己八千年!

    她骗自己,鸿宇死了,死在了别人手中。

    两千多年前,莫问剑来了王屋山,告诉他,他见到了鸿宇,传承了鸿宇的剑法。

    月灵以为神朝覆灭,他该来找自己了。

    然而……没有!

    还是没有!

    她又骗自己,他死了,或者……不愿意牵连自己?

    毕竟那是大事,危险的大事。

    可今日,他出现了多日,却是一直避开自己,甚至一再重复他已不是鸿宇……鸿宇真的死了!

    ……

    天极都快崩溃了。

    让我走吧!

    都要疯了。

    月灵找道侣找了八千年,他还以为月灵什么都不知道,可现在一副早就知道鸿宇是谁,是地皇分身的态度,让他心中发寒。

    这女人……好能忍!

    地皇神朝建立三千年,她居然都没说过一句!

    之前还一副大家冤枉了鸿宇的态度,现在想想,这女人恐怕门清,比谁都清楚情况。

    天极继续退。

    这地方没法待了,之前还以为月灵和他一样凄惨,可怜。

    现在想想,这女人知道的可要比他多。

    “父皇……”

    天极心中又开始喊父皇了。

    他想念当年父皇在世,无忧无虑的日子了。

    没人算计,起码没人敢算计自己。

    而现在,步步惊心啊!

    下一刻,天极忽然破空而逃!

    第一个逃了!

    没人对付他,可他却是跑了。

    跑的飞快!

    没法待了。

    他跑了,众人一脸茫然,没人对付你,你跑什么?

    和你有关系吗?

    这边,天极跑了,月灵看着鸿宇,凄厉一笑,也是转头就走!

    乾王看了看众人,默不吭声,老夫也走吧。

    撕裂了虚空,眨眼间消失。

    天魁圣人左看看右看看,一群家伙你算计我,我算计你,他这个孤家寡人也不凑这热闹了。

    天魁跑了!

    二王见他们都跑了,这时候看了一眼鸿宇,见鸿宇没开口,两人停顿了一下,也很快撤离。

    不在这待着了!

    ……

    场面冷清了许多。

    巽王和艮王也跟着乾王一起跑了,不知道是不是藏身虚空了。

    坤王、鸿宇、魔帝、黎渚、斗天和封、铸神使、镇海使,以及人类一方,此刻,就剩下这么多人了。

    方平舔了舔嘴唇,蠢蠢欲动。

    我这一方,好多人啊!

    魔帝算一个,铸神使虽然只有一道分身在,可封不是也就一道分身吗?

    能不能趁机干掉几个?

    他还在想着,镇天王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别算计了!现在局势复杂,那些走了的家伙,恐怕都在暗中藏着!真要现在开战,搞不好被人捡了便宜!”

    方平有些不甘心,“干掉斗天,一个残废的天王,机会难得!”

    镇天王无语,为何到了你嘴里,干掉天王这么简单?

    斗天哪怕残了,可天王强者,恢复力极强,加上封的精神力增持,还是天王战力。

    真要交手,一旦被人抓到了机会,跑了的那些天王都有可能出来捡便宜的。

    现在还不趁机避一避,免得其他人联手。

    “走吧!”

    这时候,老张也传音了一句。

    方平进来了,他现在很多问题想问,在这时间待久了,也容易出问题的。

    人族也不是没敌人,到处都是。

    方平三言两语的,弄的大家伙现在没心思抱团一战,可不代表一直能如此。

    方平还是有些不甘心!

    他想干掉斗天再走。

    可现在,别看封这边没人帮忙了,可人族和封天一脉对战,其他人未必会坐视不理的。

    “不急,机会有的是!”

    方平自我安慰了一句,既然进来了,我就不急了。

    慢慢来!

    这次不弄死几个天王,我还不出去了。

    他也想问问老张他们最近的情况,现在一些人敌我不明,他也不知道太多情况,哪位天王好忽悠一点,现在还不好判断。

    等知道了详细情况,再来也不迟。

    想到这,方平传音了几句。

    下一刻,方平陡然暴喝道:“动手!”

    方平,镇天王,老张,铸神使,魔帝……

    五人一起出手了!

    斗天和封都是满脸愤怒,爆发全部实力,没有抵挡,而是撕裂空间遁逃!

    该死的,今天进来的真不是时候。

    他们刚遁逃,很顺利,这时候感觉不太对劲,精神力感应了一番!

    这一刻,黎渚差点骂娘!

    轰隆一声,一掌拍出了一朵七瓣莲花,口吐鲜血,手掌炸裂,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他刚刚都准备跑了!

    这不想着方平这些人要先对付封天一脉吗?

    哪知道转头就是对付自己,没天理了!

    黎渚撕裂虚空,速度极快,眨眼间消失!

    那边,镇海使几位也是脸色剧变,纷纷破空而逃!

    而出完手的几人,也没追杀,老张一脸感慨道:“有意思!被人追杀了这么多天,今天居然杀的他们狼狈而逃,挺爽的!”

    今天挺爽!

    看看,黎渚这家伙平时一副我是好人,谁也不招惹的样子,我实力很弱,大家别打我……

    可今天,被打的暴露真实实力了吧!

    破七实力!

    这家伙隐藏的可不浅。

    老张感慨,已经跑了的天极几人,个个心中狂骂,又一个阴货!

    黎渚破七!

    出乎他们的预料!

    之前黎渚可没表现出这么强大的实力。

    而遁逃的黎渚,吐血的心都有,实际上还在吐血,却是郁闷无比。

    你们不是杀封天一脉吗?

    忽然对我出手,这算什么?

    不用问了,方平那个混蛋做的决定!

    张涛和镇天王,之前的心态都是暂时不和他为敌的,毕竟他没表露太大的敌意。

    结果方平一进来,这些人联手对付他,不是方平还能有谁?

    他们跑了,方平还不罢休,大吼道:“黎渚,封天一脉,鸿宇,这几个家伙是一伙的!四位天王,黎渚破七巅峰,鸿宇破八,封也破八,斗天破六……大家遇到了小心一些,千万不要和他们接近!”

    “对了,还有天植天命这两位废物二王,也是鸿宇一伙的,可战天王,大家小心!”

    “有心要联手人族的,可以来找我们,我们联手干掉他们!否则……诸位都危险!”

    “方平,妖言惑众,你人族才是最强势力……注定要成为诸方对手!”

    方平大骂道:“黎渚,我人族实力明面上摆着的,大家都知道!你们呢?藏了多少天王和圣人?外界复苏的圣人和天王都是你们的人,大家想好了,是暗中潜藏的可怕,还是明摆着的实力可怕?

    别以为我不清楚,你们还和几位初武领袖有联系,你当我人族情报那么闭塞?

    你以为我是那些傻乎乎的藏在暗中算计的老古董,什么都不知道?

    乾王、镇海使这些人一直闭关,消息闭塞,我可不闭塞,跟我装弱,活该你们这些人算计上万年一事无成,这都不敢认,一群废物!”

    方平挑衅,挑衅的很爽。

    已经离开的乾王和镇海使几人,都是脸色难看。

    被人鄙视了!

    这不算什么,大家年纪大,可以忍耐。

    可黎渚他们和初武至强者有联系,真的假的?

    ……

    “就该见面就杀他!”

    这一刻,黎渚也是无奈,我早说过的!

    见面就杀!

    没人听我的!

    听听,这家伙胡说八道,一点都不心虚的。

    关键的关键……有些事其实是真的。

    方平虽然胡说八道,可有些事也是他自己猜测的,猜测又不犯法,猜错了也无妨,随便说说,说不定有用呢。

    现在这么一弄,谁还敢轻易和他们接近。

    没看天魁这些人都各奔四方,不敢和他们一伙了吗?

    ps:七千字章节,就两更了,熬夜三更明天还得拖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