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第1148章 强大的镇天王

    假天坟中。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战,以霸王陨落,各方遁逃告终。

    人类一方,占尽了便宜。

    ……

    一处残破的建筑中。

    张涛和镇天王都极其诡异地看着方平。

    昔日那个弱小的方平,已经强大的让人震撼。

    杀圣人,战天王,掀起三界风云。

    进入假天坟没多久,3月1号众人才进入此地。

    而今,也不过才5月初。

    两个多月时间,天翻地覆。

    三大界域之地覆灭,邪教覆灭,地窟和南皇一脉、人皇一脉都有圣人陨落,而今封天一脉也有圣人陨。

    方平在三界掀起了腥风血雨。

    屠圣,一个接一个。

    这些时日杀的真神和帝级,恐怕不比假天坟中死的人少。

    势弱的人类,在方平的带领下,杨威三界,九圣坐镇的地窟不敢侵犯。

    人王方平!

    短短两月,方平的名声传遍三界,真正被那些至强者所知,再也无人会小觑这位21岁的人族强者。

    假天坟中,方平初露面,就掀起风云,更是让人记忆深刻。

    这就是人王!

    此代人王!

    不逊色于武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武王稳定了人类的局势,让人类不至于举步维艰。

    人王则是在稳定的情况下,带领人族开疆扩土,将人族打造成了三界巅峰势力。

    此刻,镇天王、张涛都是眼神复杂,心中有多少感慨,也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昔日惹是生非的方平,如今还是在惹是生非,可惹着惹着,已经足以和他们平起平坐。

    惹着惹着,人族已经屹立在三界,谁敢说一声人族最弱?

    看着年轻的方平,镇天王那是无限的感触。

    张涛也是盯着方平看了一会,看着看着,笑了笑,轻轻探手,朝方平脑袋摸去。

    好一副慈爱之态!

    旁人看了,恐怕也会感触无限,武王抚顶,传承有序,这若是被人记下,也许日后也是一番典故。

    然而,方平却是不这么想!

    嘎吱!

    嘎吱!

    刺耳的摩擦声,让方平脑袋上甚至冒出了火光!

    方平脸色漆黑,就这么瞪着张涛,你什么意思?

    干嘛捏老子脑袋?

    我惹你了?

    镇天王、魔帝几人都在一旁看着,见两人眼神中杀气凛然,都微微退后了一步,这俩要大战了?

    张涛还是笑,笑容灿烂。

    “小子,脑袋挺硬的,痛吗?”

    “我怕你手疼!”

    “无妨,我的手,可破天!”

    “金身九锻,颅骨强大,天王不可破,你破天能如何?手疼就叫唤一声,别装。”

    “小子,你和我较上劲了?”

    “你捏我脑袋,还以为是以前呢?”方平眼神不善,“现在的我,屠圣轻而易举,杀天王也不过朝夕之间,你别没事就找茬!”

    还以为当年呢?

    方平一脸张扬,想当初,你想打我就打我,想揍我就揍我,想不给我说话就不给我说话……

    现在再试试?

    张涛依旧在笑,大手用力,攥着方平的脑袋,火光继续爆发。

    方平脑袋胀大,头发竖起,如同神兵利器,扎的老张手心也在冒火光!

    ……

    一旁,力无奇牛眼瞪大,这是在干嘛?

    上任人王和现任的翻脸要干架了?

    武王不服气方平夺了他人王之位?

    人族要内讧了?

    就在力无奇有些恐惧中,张涛忽然松开了手,满脸欣慰,欣慰中带着说不出的伤感。

    “长大了……真的长大了!”

    张涛眼神略显黯然,轻声道:“初见你时,还记得是什么时候吗?”

    方平想了想,闷闷道:“天南地窟之战结束的时候,在天南,第一次见到了真人。”

    “你还记得……”

    “当然!”

    方平当然还记得,其实也没多久,天南之战,也是人类一方,第一次有超过10位九品强者参战,覆灭了天南地窟九品强者,打下了天南地窟。

    那一战,斧王几位九品战死,多位八品和七品强者战死在了地窟。

    那一战,方平第一次接触到了界域之地,第一次在九品境强者圈子中传出了威名。

    也是那一次,他从天南地窟出来,见到了张涛。

    见到了李振!

    那一次,冥王和武王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战这一世!

    不求复生,不求重活的两位华国新武强者,告诉所有人,他们只战这一世!

    而距今,也才刚过去一年多一点而已。

    那时候的方平,初入六品。

    今日的方平,可战圣人。

    张涛感怀道:“是啊,天南一战结束,华国大胜!而我收到情报,立功最大者,魔武方平!为了帮王金洋寻找老师,深入地窟的方平!”

    “一位六品境武者!”

    “一位大二的学员!”

    “我武大的学员!”

    张涛背负双手,笑道:“那一次,我见到了你和王金洋几人,你们几位,我久闻其名!第一届,第二届武大交流会,你方平都名动四方,震动武大!”

    “非但如此,我还知道你怂恿了吴奎山他们,十大宗师齐赴京,逼迫三大集团让步,田牧更是当着京都宗师的面,骂我张涛不当人子,不知底层武者疾苦!”

    “那时候,我便知道了你方平!能耐不小,能说会道,刚担任魔武武道社社长,就能鼓动吴奎山他们……是个刺头,大刺头!”

    张涛看着他,露出笑容道:“那时候,你方平还弱小,不过我这人……喜欢刺头!越是刺头,上了战场,越能给敌人制造麻烦!”

    “李振这人,喜欢沉稳一些的,南云月,喜欢安静一些的……而我,偏偏喜欢那些喜欢惹事的!”

    张涛意气风发,笑道:“因为……我就是这种人!我年轻之时,惹是生非,什么事都敢干,什么事都愿意干!我胆大包天,六品境之时,曾游荡禁区,七品境之时,我去禁忌海寻宝,八品境之时,我强攻界域之地,没有我不敢干的事!

    上任的三部部长,没少给我擦屁股!

    包括开创了新武的两位镇守使,也没少帮我解决大麻烦!

    我这人,闲不住,停不下来。

    直到我到了九品,上任部长战死在了地窟……”

    张涛忽然有些伤感道:“那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不能再肆无忌惮了,武王已死,活着的是华国三部部长之一的张涛!”

    “我胆小了,不敢战了,甚至都不太敢进入地窟了,我怕死了……”

    “我知道,武王再次活跃的时候,是我有了接班人的时候。”

    张涛笑道:“我考察过很多人,你魔武的老校长,包括现任校长吴奎山,南方镇守使吴川,教育部的王庆海……

    这些人都在我考察名单中,那时候,我不曾想过将未来交给年轻一代,我说的是40岁以下的年轻一代。

    直到……你出现了!”

    张涛眼神灼灼,看着方平,笑道:“青年一代,崛起之快,出乎我的预料!镇星城蒋昊,南武王金洋,京武李寒松,第一军校姚成军,魔武方平……”

    “太快了!”

    张涛笑道:“你难道不曾发现,自从你们崛起后,武王之名,再次出现在地窟?在这之前,我已经很多年不曾出手了!李振还时常出手,和地窟强者交战一二……而我,哪怕出手,也是隔空对峙,不再交战。”

    武王,突破到了绝巅之后,几乎没再和强者厮杀过,很少很少。

    可方平崛起的那段时间,武王之名再次响彻地窟,征战四方,和真王厮杀。

    因为……张涛觉得未来有人能接班了!

    他看中了方平!

    尤其是当方平迅速进入七品境,那时候虽然还在惹是生非,可张涛觉得,机会来了。

    “你入禁区的那一次,魔武和地窟大战,我是存了几分磨练你的心思,让你明白,大局为重!”

    张涛淡淡道:“什么是大局?人类的未来才是大局!个人再强,那也是个人英雄主义,人族要强,强在整体!

    不过那一次,我发现了,你和我还是不同的。”

    张涛看着方平,“我是我,你是你,我想把你培养成第二个张涛,显然,我错了!人族需要的不是第二个张涛,第二个武王,多一个武王,改变不了什么!

    你就是你自己,方平!

    事实证明,你做的很好,也许有不完美的地方,可做大事,哪有十全十美,你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

    既如此,人族交给你,我觉得没错,我选择对了人!”

    此刻的张涛,少了几分不羁,多了几分肃穆。

    “你既然能做好,那我就放心了。原本我还担心,我离开之后,人族也许会出大麻烦,你性格比我冲动,年纪还轻,考虑事情往往不会考虑后果……”

    张涛说罢,手中忽然出现一样东西。

    这一刻,铸神使分身、魔帝、镇天王脸色都是微变。

    方平定睛看去,有些奇怪,好像是一方印章,不是圣人令。

    “这个……交给你……”

    “张涛!”

    这时候,镇天王开口了!

    镇天王不复玩味,肃穆道:“何必现在?方平毕竟还年轻……”

    张涛不理他,开口道:“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这方印章,采集了地球名山之土,大湖之水,强者之气,以及数十位绝巅境武者的一滴血液,炼制而成!

    以及全球数百国家,六大圣地,诸方势力认可,共同炼制的一方印章!

    人族之印!

    没有什么实际上的意义,就是一个象征罢了,这一代的人族认可,下一代的人族未必会认可。

    今日……”

    “张涛!”

    镇天王再次开口!

    铸神使也是眼神闪烁,魔帝更是脸色变幻不定。

    这一方印章他知道……蒋昊惦记很久了。

    一开始,只是华国认可,之后,一些国家陆续加入其中,认可了这方印章。

    再之后,武王征战四方,大显神威,六大圣地先后认可了这方印章。

    于是乎,成了整个人族各方势力领袖都认可的一枚印章,也许可以称之为——人王印!

    并非神器,也不是什么利器。

    一种荣誉和地位的象征!

    此时此刻,镇天王脸色肃穆道:“人王印并非至宝,而且方平还年轻,哪怕战绩辉煌,可你还在世,也无需急于一时。”

    张涛笑道:“正因为如此,现在交给他也许更好!交给了他,我倒是可以放松了,放手一搏,再也不用顾虑什么!”

    张涛有些圆滑的气息,瞬间消失,如同利剑,昂扬道:“我武王是靠嘴皮子成就的武王之名吗?非也!我是靠杀敌拿到的武王之名!

    而今,我不敢战!

    不敢死战!

    我怕,我心里装着东西,我不敢放手一战,我怕我死了,我死了……人族怎么办?”

    张涛看着他,冷冷道:“我指望你吗?你再强,你也不是人族!在你心中,人族也许重要,可重要的不是人族,只是未来,只是能带给你什么!

    我不敢死!

    在我义父战死的那一天,我就不敢死,外忧内患,举步维艰,前路迷茫,谁能让我放心?

    你不行!

    你隐瞒的太多,哪怕你对人族再好,我也不放心,我怕……我怕有一天,你觉得人族已经成了拖累,你转身离去!

    你是谁?

    你是镇天王!

    镇压三界,镇压天下,初武时代的强者,九皇四帝的座上宾!”

    张涛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看着这位暗中坐镇人族八千年的强者!

    人族有现在,镇天王功当第一!

    然而,他还是不放心。

    张涛再看向铸神使和魔帝,轻声道:“你对我隐瞒的太多!你对人族也隐瞒的太多!你镇压了这位铸神使,你暗中扶持魔帝,这些……我知道一些,却是知道的不多。

    我不说,也不敢说。

    因为我怕……怕你就此不管人类,就此离开,就此放手。

    我承认,我很功利!

    但是……我要为六十亿民众负责!

    你守护了人类八千年,你是人类的恩人,功臣,然而,你依旧不是人类!”

    张涛再次看向他,语气低沉道:“你也不曾认可新武……新武在你眼中,也许只是必然,只是你的杰作,而不是你愿意融入的一个时代!

    你缺了一点东西……我知道,很早之前就知道。

    你还是高高在上,没把自己当成新武的一份子,不是吗?

    镇天王,今日张某并非在否认你,否定你,也没这个资格。

    我只是想说,这是人族的未来,而不是你镇天王的未来,若是有朝一日,你认可了人族,认可了人类,这方印章……也许也不是此样!”

    苍猫曾说,武王和镇天王必有一战。

    方平当初听过这话,这些日子早就忘了,没当真。

    可今日……方平好像听懂了许多。

    镇天王脸色冷肃,看着张涛,半晌才道:“张涛,你是翅膀硬了,所以觉得不需要再依靠老夫了,是吗?”

    “并非如此!”

    张涛正色道:“若是没有前辈,哪怕现在,人族也是举步维艰!我只是不愿意在最后一刻,和前辈翻脸,成为生死大敌!

    今日方平在这,也是我和人类都认可的此代人王!

    我在这,方平在这,今日我要交接一切,前辈……是其中的变故,我必须要说清楚!

    我也要告知方平,你镇天王……并未认可我人族,前辈是人族的依靠,却不是人族,这一点,你我都要承认!”

    镇天王淡笑道:“非要分的这么清楚吗?”

    “种族存亡,其他人可以不分,人王必须要知晓!”

    “老夫并无恶意,否则……人族也走不到今日。”

    “我不曾否认前辈一切,只是尽到应尽的责任。”

    镇天王默然,许久,轻叹道:“有些事……罢了!你既然如此说,随你吧。”

    张涛不再多说,手持人王印,看向方平。

    方平看着这方小小的印章,伸手摸了摸,入手冰凉,不过材质好像一般,也没什么大威能。

    接到手中掂量了一下,张涛看他上下抛弄,嘴角抽了抽。

    这小子……靠谱点!

    方平抛了一下,随手将印章丢了回去。

    张涛急忙接住,再也不复之前的严肃,怒骂道:“小心点,什么东西都乱扔,这是人王印……”

    方平随口道;“什么人王印人皇印的!你自己拿着吧,我不要,要这玩意有什么用?你急于摆脱一切,急于放下压力,将这些都交给我,凭什么?”

    方平没好气道:“我才刚绝巅,你都天王了,你自己不扛着,想让我扛着,你好意思吗?我都没找你麻烦来着,你还给我找麻烦,你当我傻?”

    方平哼道:“还把镇天王这个大麻烦交给我,我怎么扛?”

    “……”

    镇天王眼神不善,什么意思?

    这俩当着他的面,说他是大麻烦,一副你来扛着的语气,又是什么意思?

    张涛也是破口大骂道:“镇天王是麻烦不错,可也是助力!这老家伙实力强大,现在不会翻脸的,你是人王,他接下来会帮你的。

    这老家伙现在和我凑到一起,那是因为我还是人王,等你成了人族真正的王,这老家伙会往你那边凑的。

    你不是喜欢集邮……集强者吗?

    苍猫,天木,铸神使,魔帝……这些人都被你集全了,连四帝转世都被你给集到了身边,现在再集齐镇天王这老家伙,你身边就差皇者了。”

    “……”

    一旁,三大强者对视一眼,蠢蠢欲动。

    现在打死了这两代人王,还来得及吗?

    这叫什么话?

    这俩王八蛋到底在说什么!

    他们是透明人吗?

    当他们是邮票,随便集邮?

    方平却是摇头道:“不干!我不管这个,现在我还不是你对手,你自己撑着,这些事别找我。和这些老家伙打交道挺累的,你没看我最近都苍老了一些?

    镇天王又活了那么久,一直在人类这边待着,对我们太了解了,忽悠起来都比其他老古董难。

    我反正没兴趣和他勾心斗角,你有这实力,那你和他斗……”

    “够了!”

    镇天王忍不住大喝一声,眼神犀利,盯着两人。

    下一刻,在两人震撼的眼神中,镇天王大手擎天,一把抓住两人,嘎吱嘎吱,捏的两人差点口吐白沫!

    “玛德!”

    镇天王破口大骂:“差不多就行了!在老子面前演戏,你俩还差了点!激将我?损我几句很爽?老子纵横三界的时候,你俩连细胞都不是,还跟我来这套!”

    “翅膀硬了,想造反了?”

    “以为老子看不到你俩对眼神?”

    “要不别装,要装装的像一点,你俩倒是哭啊,痛哭流涕,也许我就心软了呢!”

    “……”

    镇天王大手捏的两人都快吐舌头了!

    方平一脸震撼,这老家伙什么实力?

    张涛也是被捏的肉身缩小,忍不住骂道:“就知道你隐藏了实力!”

    他俩虽然没爆发实力,没怎么反抗,可他好歹也是破六的天王实力,老家伙一把就捏住了他们,跑都没来得及,这家伙实力到底多强?

    破七是肯定的,至于是破七巅峰,还是破八,现在还不好说。

    镇天王冷笑道:“隐藏实力怎么了?隐藏实力那是你弱!你强大一些,你现在破八破九,老子自然不隐藏了,不服你就打老子一顿好了!

    没点实力,还跟老子嚣张,打不死你们!

    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找虐!”

    镇天王骂骂咧咧的,口气不善,看的一旁铸神使和魔帝都挺爽的。

    这俩家伙,嚣张跋扈,一副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态度,真的让人很不爽。

    张涛无奈,郁闷道:“那我问你,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要不认可人族,要不就说你要干嘛,能支持的我们就支持,毕竟你帮了人类八千年……”

    “我什么意思?”

    镇天王冷笑道:“你俩小子还没资格问!等实力到了再说!没实力,一天到晚问问问,问什么问!别说老子不认可人族,那是不认可你们!

    凭什么认可你们?

    你俩比我强?

    你俩功劳比我大?

    走的什么人王道人皇道,那也是老子不要的东西,还嚣张起来了!

    我这人好说话,你俩什么时候把我打一顿,打的我心甘情愿,那自然就认可了,嘴炮能让我心甘情愿吗?”

    镇天王鄙夷,老头子忽悠那些绝巅的时候,你俩细胞都不是,现在想跟我斗?

    方平和老张对视一眼,都是满眼无奈,得了,这老家伙现在还是不招惹了。

    实力不如他,惹毛了就挨揍,还是忽视他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