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第1237章 出发

    神教。

    宴会结束,神教这边开始准备出发的事。

    方平作为外来户,虽然可以参与这次行动,不过很显然,对方并未彻底放心他,具体的一些布置什么的,都没人告知方平。

    包括槐王,其实也被排斥在外。

    真正的核心是乾王和艮王,以及天败这三人,另外就是人皇一脉的三位圣人,有时候也会被召见,一起商量一些事。

    ……

    神教,海岸边。

    平山王再次带着两人熟悉神教的环境。

    如今的平山王,任务就是专门负责给二人当向导。

    方平刚走近一步,平山王不动声色地微微退开了一些。

    方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淡淡道:“平山王,本座发现,你好像很忌惮和本座站在一起,已经避开本座几次了,是觉得本座不配和你站一起?”

    “不敢不敢!”

    平山王脸都紫了,急忙道:“大人误会了,平山只是觉得没资格和大人并排而立,大人千万别多想!”

    “是吗?”

    方平笑了,玩味道:“我其实有些好奇,我觉得我还算谨慎,话也不多,你是如何发现的呢?”

    平山王装傻道:“大人此话何解?”

    “你不知道?”

    “大人说的话太深奥,小人愚笨……”

    平山王继续装傻,我不认识你,我不知道你身份。

    “这地方,靠近海岸,随时可以离开神教……平山,知道为何非要你带我们到这边看看吗?”

    方平笑的阴险。

    平山王脸色发绿,你不说我没想这个,你一说……我想到了!

    方便杀人跑路啊!

    “大人……”

    平山王一脸哀求,“大人,昔日小的和大人也有一些战友之情……”

    方平呆滞一下,战友情?

    你是说……那次咱俩假打的事?

    “大人饶命啊!”

    平山王一脸哀求,“小人绝不会对外说一句,大人饶了小的吧!”

    槐王在一旁看戏,笑的阴险。

    方平懒得再吓唬他,淡淡道:“说说,怎么发现的!”

    “大人气度非凡,鹤立鸡群,哪怕再如何遮掩,也无法遮掩大人的雄姿……”

    “闭嘴!”

    方平呵斥一声,虽然你说的是大实话,可能不能别这么直接?

    “说人话!”

    平山王讪讪,低声道:“是大人的一些装饰风格……”

    他简单解释了几句,急忙道:“大人有何需要效命的,小人赴汤蹈火!上次小人投奔龙岛,原是以为龙岛会和大人一条战线,这才投了龙岛。

    哪知道,龙宇和龙帝他们忽然离去,无奈之下,小人只好逗留神教。

    而今大人到来,那今日小人就奔了人族,投了大人,为大人效死!”

    说着,就要开始行礼,要入人族。

    方平有些无语,看向槐王,淡笑道:“平山是你兄弟?”

    槐王笑的灿烂,低声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三界有些人已经疯狂,活的越久越疯狂,而我和平山,我们在真王当中年纪并不大,也非一方霸主,无寿命之危,也不求称霸三界……

    既如此,自然是求存为主。”

    潜在的意思说的很明白,他们不想当老大,也没寿命的威胁,还没活到头,就一句话,活着就行。

    至于别的……他们不在乎。

    抱着这样念头的人,其实也不少。

    不过到了真神境以后,还表现的这么明显的,也就这几位了。

    毕竟到了真神境,搁在以前也是一方霸主,有些人习惯了高高在上,未必能拉的下面子。

    而这两位,却是没这方面的顾虑。

    他们又不是命王那样的人物,换成命王,此刻不会轻易低头的,因为命王是地窟的霸主,曾经有望统一地窟的存在。

    方平倒是听懂了意思,笑道:“不错,识时务者为俊杰!可惜,就这简单的一句话,三界多少活了上万年的家伙都听不懂!”

    方平摇头,叹道:“真的能懂的,也没几人了!有时候……其实我们何尝不是呢?”

    识时务者为俊杰……

    说的简单,真正能做到的,真没几个。

    包括他方平!

    他若是真的懂,真的认命,那就没必要再去挣扎,皇者要算计,那就让他们算计好了。

    如今,螳臂当车,一心要阻止皇者,甚至有心要击杀皇者。

    就冲这个,他方平就没资格说别人不懂。

    方平也不提自己的身份,平山王既然知道了,方平说话也不再客气,“去帮我探听一下,坤王手中的那枚圣人令给了谁?

    他自己不会用的,这次可能会交给圣人使用。

    对了,艮王没有圣人令和天王印,帮我查查,是不是他拿的。

    还有,若是有办法……尝试一下,怂恿坤王将坤王印交给艮王使用。”

    平山王脸都变了!

    怂恿坤王将坤王令交给艮王……这是人能办到的事吗?

    方平也太高估自己了!

    自己只是一位投奔而来的真神,又不是天王,坤王都见不到几次。

    方平笑道:“试试!你来了也有一些时日了,未必没机会的,不需要你亲自去说,想想办法,引导他们去做。

    坤王这边不好办,艮王我觉得还是有办法的。

    你把风声传到艮王那,没有天王印,他一个破六的天王,可是危险无比。

    有了天王印,他本就是八王之一,掌控不难,很快就能上手,哪怕和初入破七的强者一战也没问题。

    艮王领队去那边,坤王不表示一下?

    艮王若是要求,坤王也不怕他敢贪墨了自己的天王印……机会还是有的,就看你如何做,如何做到不动声色。”

    平山王苦笑,想了想,看向槐王。

    方平笑道:“槐王不行!他以前还有戏,现在人人都知道他阴险,他现在的人设算是崩了,他一说,别人反而会警惕,引起坤王的注意就不好了。

    你可以的,想想办法!”

    平山王哭丧着脸,低声道:“大人,这个……”

    方平心累,皱眉道:“艮王就没几个交好的真神什么的?自己想办法传点消息,让他们自己联想去,能成就成,不能成就算了。”

    平山王只好点头。

    方平则是盘算了一下,实在不行,那就夺取圣人令,天王印迟点也没关系。

    不过这次艮王带队出去,去找坤王借天王印的概率也不低。

    “另外,这次其他势力也有人会过去,你也探听一下消息。”

    “好。”

    这次平山王倒是没再推诿,想了想道:“神陆那边应该也会来人,大人,需要制造混乱,让神教和神陆开战吗?”

    “……”

    方平瞥了他一眼,行啊,无师自通了,都会抢答了。

    “可以试试,不过他们应该都会克制,你未必能行。”

    平山王点点头,他就是这么一说,还真能冒险干这事,那也太高估他了。

    几人正聊着,槐王脸色一动,看向远方,很快,开口道:“去神殿,坤王大人召集吾等,看来准备出发了。”

    三人也不多言,很快朝神殿走去。

    ……

    同一时间。

    水力神岛。

    南皇首席尹飞,水力,力无奇几人汇聚。

    此刻的水力,在圣人境中,又走了一截,气息比之前更强大了!

    而力无奇,也不再是初入绝巅,而是有些接近帝级的样子。

    此刻,力无奇还是牛形,踩踏着大地,闷闷道:“不告诉人族一声?”

    尹飞微微蹙眉,低沉道:“告诉人族……人族乃是三界之敌,之前斩杀多位巡察使,一旦吾等和人族有接触,马上便是共伐之!”

    力无奇闷闷道:“那我还是人族的镇海使呢!”

    “……”

    尹飞冷着脸,沉声道:“此事不要再提!哪怕镇海使已经成为妖帝,此事也不要再提,南皇一脉,岂能为人族镇海!

    何况,人族不会赢的。

    人族看似强大,实际上,真正属于人族的只有方平和张涛。

    这两人,方平被诸皇忌惮,张涛和人皇必有一争……都是九死一生,甚至毫无活路。”

    “那可不见得!”

    力无奇还是觉得难说。

    方平很玄乎的。

    今天破六,搞不好明天就破七了,后天破八,再破九。

    谁说一定干不过皇者了?

    自己好不容易找的靠山,现在被否定了,它也不爽。

    尹飞脸色愈加阴沉,看向水力。

    水力倒是化为人形了,此刻见状,一脚将力无奇踩进了地下,笑呵呵道:“尹飞,这小牛犊子见识少,别和它计较。”

    它是南皇的坐骑,身份也不低。

    尹飞现在手下无兵无将,还需要水力神岛支持。

    要不然,力无奇一个真神级强者,不断质疑他,恐怕尹飞早就发怒了。

    不发怒,那也是给的水力面子。

    水力将力无奇踩入了地下,笑呵呵道:“尹飞,不告知人族,那咱们这边实力还是不够,若是发生了冲突,未必是其他人对手。

    不邀请几位强援帮忙?”

    尹飞淡淡道:“如今到哪邀请强援,何况,巡察使,目前不会发生冲突。”

    “也不是没人……月灵不是在王屋吗?王屋那边还有雨薇圣人在……”

    尹飞皱眉,怎么想的,邀请月灵?

    她可是北皇的后裔!

    水力倒是不在意,笑道:“月灵和鸿宇闹翻了,而且她也有自己的心思,老牛当年和月灵也有一些接触,去邀请,未必不行。”

    尹飞蹙眉道:“此事再议!”

    再议,显然是没这打算了。

    水力挑眉,想了想又道:“那妖庭如何?不是妖帝那边,妖庭的龙族!龙宇和老牛我也关系也不错,龙帝和老牛也还行……”

    被踩在地下的力无奇,忍不住道:“还行?老祖,你上次不是被龙帝和北海联手打的金身奔溃吗?”

    “……”

    水力很想踩死这牛犊子!

    说的是人话吗?

    友好切磋懂不懂!

    尹飞懒得理会这两头牛,淡淡道:“不用,妖族和我们也不是一条心……”

    此话刚出,水力憨笑道:“尹飞,我也是妖族。”

    “……”

    尹飞微微一滞,差点忘了,很快笑道:“水力你不同,你是师尊的坐骑,皇者坐骑,岂是那些妖族可比的!”

    “……”

    水力无言,也不想再说什么。

    尹飞是铁了心要自己几位上路了,水力却是有些担心力无奇,又道:“那让无奇留下镇守水力神岛……”

    “不行!”

    尹飞沉声道:“现在还不知道具体情况,是不是只有真神能入,进入之后,是否有一些限制,都是不确定的事。

    若不是如此,本座一人前往便可。

    可现在正因为不确定,所以都要前往,以防没机会进入。”

    “无奇它实力太弱……”

    水力笑道:“那不如这样,南皇宫也是一件至宝,尹飞,不如将南皇宫借予无奇护体……”

    “不可!”

    尹飞刚拒绝,力无奇就闷闷道:“那又不是你的,那是我老祖的……”

    “无奇!”

    水力呵斥道:“胡言乱语!那是南皇大人的!老祖只是替南皇大人保管,再敢胡言乱语,毙了你!”

    “……”

    力无奇牛鼻子哼了一声,本来就是老祖的。

    南皇都不见了八千年,再说了,当年没有老祖,这玩意也保存不下来。

    尹飞一到就霸占了南皇宫,因为他是南皇首席。

    凭什么啊!

    力无奇反正很不爽,自家老祖身份未必就比这首席低,一个门徒,一个坐骑,谁说门徒一定就比坐骑地位高的。

    尹飞眼睛眯了眯,笑道:“好,那就暂借予无奇护体!”

    说罢,一个小小的宫殿飞出,瞬间落入力无奇体内。

    水力笑道:“尹飞,多谢了!”

    它也不想和尹飞就这么闹翻了,可力无奇去的确很危险,尹飞真要不给,它也不会很爽的。

    保存了八千年的南皇宫,一来就被尹飞拿走了,念他是南皇首席,水力也没说什么。

    不过现在给后裔用来护体,还是有必要的。

    力无奇收了南皇宫,再次道:“老祖,那咱们还是缺一个帝级,要是只有帝级才能进入,怎么进去?”

    水力看向尹飞,尹飞再次蹙眉。

    这倒是难题!

    “真要帝级才可进入,你强行突破试试……”

    尹飞刚说完,力无奇就道:“那恐怕难,也未必能行!三界的帝级,有几位态度也不是太明确,明廷帝尊现在就在海域,不如邀请对方一起去?”

    明廷!

    尹飞想了想,眼中露出一抹轻蔑之意,“明廷还活着呢!”

    他认识那家伙。

    明廷算是古老真神了,活到了大限,也就是万年左右。

    八千年前,那家伙就是真神了。

    到现在,若不是方平帮忙,恐怕都老死了。

    尹飞倒也知道一些他的情况,笑道:“此人之前帮助人族出战……”

    力无奇无所谓道:“帮助人族出战的强者多了,那天,三界强者还都帮人族出手屠皇了,那岂不是三界没有任何人可以合作了。”

    尹飞凝眉看着它,他是天王,南皇首徒,这牛犊子,一而再地挑衅他!

    力无奇也不怕他。

    它是真的不太怕,和它老祖想法不一样,力无奇觉得,自己没必要怕一个破六的家伙。

    老祖是记挂南皇,才听他的,它又不认识南皇。

    此刻,被尹飞盯着,力无奇牛眼茫然,好像呓语般道:“再说,我也是人族册封的镇海使,也帮过人族,那不是也不能信任了?

    我还和人王一起喝过酒,一起吃过肉。

    对了,还有铸神使,还和我一起用过一具身体……”

    随便说说,但是就是这么牛。

    老子也不是没靠山的!

    力无奇心中暗暗得意,你敢动我,就不怕被人报复?

    谁报复?

    当然是人族!

    好歹自己也是人族册封的镇海使,虽然实力不咋样,可也是三界第一个投靠人族的势力,比玄德洞天还早,人族会眼看着自己被人干掉?

    尹飞压下心中的怒意,眼神不是太友善。

    水力见状,笑呵呵地再次踩了力无奇一脚,笑道:“这小牛犊子,成天就知道胡言乱语!尹飞,莫要和它计较,既然你不愿找外援,那就咱们上路。”

    尹飞没再管力无奇,他现在很讨厌这条小牛。

    可惜,南皇一脉除了他,好像没人复苏。

    有倒是有,秦云师弟倒是复苏了,结果……想到这,尹飞微微蹙眉,秦云如何死的,他也知道一二。

    人族无端端地杀了南皇一脉的一位圣人,这也是仇怨。

    可惜,现在人族势大,也没办法。

    而且他知道的更多一些,秦云被杀,和力无奇关系极大。

    方平放逐秦云入假天坟,理由就是秦云霸占了水力神岛,驱逐了力无奇这位镇海使,所以才有借口放逐秦云,导致秦云被武王他们斩杀。

    尹飞还在想着,力无奇牛蹄子踢了踢老祖,露出疑惑之色。

    真的不找人族?

    “老祖,不找人族帮忙,跟着这家伙行动,我可不放心,怕死!还怕他背后给我来一下……”

    力无奇不太放心尹飞,水力也传音道:“少废话!尹飞是南皇大人首徒,你老祖还活着,他不会对你下手的……”

    “那要是连你一起干掉了呢?吃了你牛肉,我听说盯着你牛肉的人不少……”

    水力真想踩死它!

    这是自己后裔该说的话吗?

    水力眼神不善,传音道:“记住了,你老祖毕竟是南皇一脉的人!除非现在真的和南皇大人分裂了,否则,尹飞现在代表的就是南皇大人,不许再挑衅他!

    你想投靠人族……老祖知道你的心思。

    可你要知道,人族……毕竟无皇!

    若是败了,万劫不复。

    而南皇大人毕竟是皇者……”

    力无奇知道这个道理,却是不太在意,它也不傻,此刻传音道:“老祖,分开投资!你继续效忠南皇,无奇去投靠人族,如此一来,九皇赢了,老祖保无奇一命。

    人族赢了,无奇保老祖一命。

    无奇也曾研读三界各族史书,王朝争霸,朝代兴起,大乱之时,大家族,那都是多面投资。

    吊死在一棵树上,那才麻烦。

    南皇就一定能赢吗?

    那可不见得,反正无奇觉得,人族还是有希望的。

    何况,无奇只是真神,在皇者一脉,也不缺真神,倒是在人族,真神也是中坚力量,更受重视!”

    水力眼神诡异地看了这后裔一眼,这小牛犊子,倒是真不傻。

    不过……水力传音道:“此事之后再论!”

    “老祖,不是之后再论,无奇得要一些投名状……这宝地,无奇觉得,倒是一次好机会!不如暗中告知人族,卖个人情,也免得人王几位觉得我们有要事不告知……”

    “尹飞在,无法传递消息。”

    力无奇不以为然,那是你,谁说我不能了?

    它也不再说什么,防止传音被窃听了。

    很快,一行一人两牛,腾空而起,离开了水力神岛。

    刚离开不久,飞行中的力无奇,震碎了肚子中一枚玉佩。

    而就在他们离开了一段时间,一道人影闪现,在水力神岛附近取走了一枚玉佩,传音所用。

    ……

    水力神岛动身,其他各方也在行动。

    西皇宫中。

    天极骂骂咧咧的,驾驭着西皇宫继续遁逃,身边,盛楠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天极陡然回头,骂道:“你告知他的?混账东西!好大的胆子!这家伙来找我们,那是找我们去送死的,你要是愿意去,马上离开西皇宫!”

    盛楠苦笑道:“殿下,大师兄毕竟是……”

    “毕竟是什么?”

    天极哼道:“找死差不多!真以为天王就能如何了?巡察使,现在还被各方盯着,你真以为那么安全?三界再有事情发生,第一个死的就是巡察使!

    铲除皇者耳目,这是各方的共识!

    和这些人搅合在一起,没有好下场!”

    “可是大师兄说了,这次是机会,可以让殿下破七甚至破八!”

    盛楠恭声道:“殿下,而今各脉强者涌现,破八至强也纷纷出世,殿下总不能躲一辈子!总有意外发生,比如上次……”

    天极脸色不好看,上次阴沟里翻了船。

    最后时刻,居然跑过去屠皇了。

    奇耻大辱!

    盛楠居然还敢扎心!

    盛楠诚恳道:“殿下想要活的更长久,更安逸,必须要有实力!大师兄说了,这次邀殿下前往秘地,是师尊的皇令……”

    “父皇在哪我都不知道,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天极哼了一声,父皇的命令。

    谁知道父皇现在在哪!

    不过沉思一阵,天极还是冷哼道:“好,那本王就陪他去一次!不过这次你自己看着,稍有不慎,这些人就得死!到时候,别怪我不出手救他们,你也是,你非要跟着去,死了也别怪本王!

    这次他要是被人宰了,那也好,证明了本王说的没错,千万别和这些人搅合在一起。”

    天极也是无奈,那家伙又是追踪,又是说父皇之命,他也没办法了。

    盛楠这些人都听信了他的鬼话,天极想来想去,这次去一趟也好,他现在陨落的危机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其他人未必会杀他,真敢杀他的,其实也就人族那几个家伙。

    不过他和人族没仇怨,大不了……遇到危险的时候求饶,投降,认输就是了。

    不出手,行了吧!

    武王和人王霸道归霸道,他一个人畜无害的天王,杀了自己有什么好处?

    想通了这些,天极决定去一趟。

    有好处就拿,没好处就撤,遇到危险,那就跑。

    就这样!

    想通这些,天极不再挪移西皇宫,很快,有天王气息跟来,天极低骂一声,死了可别怪我不出手,我就去打个酱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