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化解

    一句话叫醒了已经陷入懵逼状态的坎贝拉特剑圣,这……发生了什么情况?自己的剑被人斩断了?这怎么可能?要知道自己刚刚的一剑虽然说没用全力,但是也不至于被人直接斩断佩剑这么夸张啊。

    叶俊文刚刚那一剑,在坎贝拉特剑圣看来是非常随性的一剑,他几乎都没感觉到对方有发出什么斗气,动作也是非常的迟钝,然而就是这么随意的一剑,直接斩断了他的佩剑,这难道说明这家伙……非常强?

    坎贝拉特剑圣不得不重视起来,自己的剑可不是什么凡品,而且他也在剑身上覆盖了斗气,没想到被对方轻易的斩断。对方既然能斩断他覆盖着斗气的剑,那么自然能斩断他覆盖着斗气的身体了,也就是说之前的一剑要是砍在自己的身上的话,他已经直接死了。这家伙是真的能杀了自己的。

    “但是……”坎贝拉特剑圣上下的观察了一下叶俊文,实在是看不出这个人有多强啊,身上几乎没有一点斗气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般。但是真的是普通人吗?普通人能斩断自己的佩剑?普通人敢对一个剑圣动手?坎贝拉特剑圣开始怀疑叶俊文是不是隐藏了自己的实力,或者他看不出这家伙的实力之类的。

    面对这种为止的情况,坎贝拉特剑圣不得不慎重啊,之前他确实是把叶俊文当做是那种招人烦的苍蝇了,随便挥挥手就能捏死,不过现在,他也认真起来了。

    回想了一下叶俊文之前说的话,我劝你善良的梗坎贝拉特剑圣肯定是不懂的,不过上下的联系一下,应该是警告他最好别动手之类的,而坎贝拉特剑圣现在确实也不敢随便的动手了。

    现场依旧是一片安静,这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回过神来了,虽然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但是确实就是事实啊。而他们虽然都已经回过神了,然而目前的情况也没人知道怎么办,就他们看到的情况,好像是两个圣级对上了?这他们也插不了嘴啊。

    是的叶俊文的表现在他们看到都已经是圣级的水准了,没看到一个照面坎贝拉特剑圣的剑都被斩断了啊,这不是圣级的话能做到这个吗?至于为什么叶俊文身上没什么斗气的波动之类的,圣级的事情他们能了解嘛,看不懂就对了。

    就在所有人都在屏气看着两人的动作的时候,突然间旁边一阵脚步声响起,叶俊文和坎贝拉特剑圣两人也是同时抬起头,正好看到一队人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而为首的人,是穿着一身白金色的长袍的老头,都不用人介绍,叶俊文看到对方的样子,好像自己的脑子里就浮现出“教皇”两字。

    “教皇殿下。”果然很快的,教士迪拉特就对着来者行礼道,看来这个老头确实就是教皇了。

    “坎贝拉特大人……”这边的教皇估计也是来制止战斗的,进来就直接对着坎贝拉特剑圣开口道,但是话说道一半,他突然停住了,眼前的情况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和下属报告的一样,两边明显是要起冲突了,毕竟是在圣教廷,他当然还是要制止两边直接动手的。然而面前正在拔剑对峙的两人的情况却让他很惊讶,这边的叶俊文他见都没见过,都不知道是谁,另一边更加夸张,坎贝拉特剑圣手里拿着半把断剑,这是怎么回事?

    一时半会儿的教皇也不知道怎么反应了,不过还好旁边的迪拉特赶紧上去,在教皇的耳边稍微的低语了两句,估计是介绍了一下叶俊文,以及之前发生的情况。

    听完之后,教皇这边明显的惊讶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叶俊文这边,不过很快的也是收起了惊讶的表情,可以说涵养也是非常高的。

    稍微的思考了一下,教皇也是开口说道:“坎贝拉特大人,塞里纳大人,两位在圣教廷内动武,是否也太不把我教廷放在眼里了?所幸目前也没人受伤,不如到此为止,也不伤和气……若两位执意动手的话,我只能请两位离开这里了。”

    很明显教皇是想做个和事老,但是也不乏威胁,算是张弛有度。叶俊文没说什么,直接收起了自己的剑,对面的坎贝拉特看到叶俊文收了剑,也是直接把手上的半把剑扔在了地上,已经断了的剑就无法修复了,即便重铸,也不可能修复到原来的水平,还是再找一把新的佩剑吧。

    “坎贝拉特大人,之前我已经说过了,贝芙莉女士的身份的问题,我们教廷会找人核实的,您对这安排有所疑问?”教皇又说道。

    “我没时间等调查结果。”坎贝拉特剑圣说道,“所以想要让她自己承认而已。”

    “哇,这教廷怕不是你家开的,你想干嘛就干嘛……”叶俊文淡淡地说道。

    坎贝拉特剑圣和教皇两人都眉头一皱,叶俊文这话是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挑拨了,然而这挑拨还真的很有用,这毕竟是教廷,教皇不可能这时候还低头的,教廷不要面子的吗?而坎贝拉特剑圣一个圣级,当然也是要面子的,两边都要面子的情况下,这事不好处理啊。

    “坎贝拉特大人,这件事我已经说过了,教廷会给你一个答复的。”教皇想了想,还是正面刚了,教廷的脸面不能掉,“你有疑问的话,可以和我说。”

    “哼!”坎贝拉特剑圣冷哼一声,这时候如果再追究下去的话,那就是要和教廷的人对立了,这他当然也不想,不过比起教廷,目前他更加顾忌的是叶俊文这个看不懂的存在,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他拿捏不准,所以这个情况下,他还是选择怂一下。

    “既然如此,我就等你们的调查结果了。”坎贝拉特剑圣说完直接一甩手走了出去,旁边的施特格当然也很快的跟上了他师傅的脚步。

    说真的教皇这边也是松了口气,虽然说光明教会真的对上圣级的人也不怂,但是没什么必要啊,圣级大战造成的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即便他们最后获胜了,自身的损失也肯定极其惨重,能避免的话,自然是要避免的。

    比较麻烦的人离开了,教皇也是看向了另一个更加麻烦的家伙。上下的打量了一下叶俊文,这家伙果然全身上下都看不出任何圣级的影子。之前说过叶俊文吸收的斗气是存储在自己的空间里面的,所以他自己的身上完全就感觉不出什么斗气,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凭借叶俊文自己的体质还是能存储一些斗气的,只是他大部分的斗气都是用空间吸收的,自己身上的斗气,还是相当于那种刚入门的武者的水平而已,在别的人看来,这家伙就是个刚入门的武者而已,完全看不出高手的样子。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刚入门的家伙,却在对碰中斩断了剑圣的佩剑,任谁都不会小看能做到这点的人。教皇也觉得叶俊文可能是个藏拙的人,至少也有圣级的水平,不然之前的事情如何解释?

    如果是圣级的话,当然教皇这边也要改变一下态度了,和坎贝拉特剑圣一样,他当然也不想得罪这位圣级,特别是这家伙居然还是个国家的首领。

    是的这时候教皇已经想了很多了,理论上来说圣级当然是不能做国家的首领的,圣级乃是天人,属于人上之人的那种,所以你干嘛要掺和下等人的事情啊,一般的圣级也没有兴趣去管理国家之类的。然而叶俊文明显不一样的,虽然他没有直接称帝,但是也是扶植了一个傀儡皇帝,也算是掌控了一个国家,这……他想干啥呢?

    很明显这个圣级和自己见过的其他的圣级不太一样,看来还挺留恋权势的,不过对方怎么想的,教皇也管不着,这事也不归他来管。叶俊文隐藏自己的实力,估计也是这个原因,总之这件事是圣级联盟的事情,他不想参与。

    “塞里纳大人,本人是光明教廷十六代教皇,柯度.笛卡尔.索莱登,对您的到来表示最高的欢迎。”这边的索莱登教皇转向叶俊文说道,“当然之前发生的事情,我也代表教廷向您致歉。“

    也不知道为什么叶俊文感觉这个教皇的姿态倒是放的挺低的,这和他想的倒是有点区别,还以为教廷的人都是那种鼻子翘到天上去的人呢。

    当然姿态低不是什么好事,比起那种无脑的就翘上天的家伙,笑里藏刀的家伙更加麻烦一些。眼前的索莱登教皇应该就是个不太好对付的人,看上去像是一个很客气的老好人的感觉,但是叶俊文也知道这家伙刚刚肯定是在放任坎贝拉特剑圣过来闹事的,等到闹的差不多了,他也就过来收尾而已,只不过没想到遇到自己这种情况。

    “好说,教皇大人。”叶俊文当然也客气的说道,“这件事也不怪您,在下也刚好想和教皇大人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