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狡辩

    “如果证明是这个家伙杀死了我的弟子,你们教廷会怎么做?”坎贝拉特剑圣直接问道。

    “杀人偿命,如果是塞里纳大人杀死了施特格的话,我们教会也不会坐视不理。”索莱登教皇立刻说道,不过说完也是转头对着叶俊文说道,“当然如果最后证明不是您所为的话,我也会代表教廷向你当面致歉,还有,我个人希望坎贝拉特剑圣也向被你误会的塞里纳大人致歉。”

    “我向他致歉?除了这家伙,还有谁有可能杀了我的弟子?”坎贝拉特剑圣吼道,“他是在教会被害的,我的弟子的能力我知道,能这样杀死他的人,估计是圣级,而在这里的人,除了他还有谁?或者说,你的意思是你们教廷的人干的?”

    教廷自然是有圣级坐镇的,所以如果光问谁能做到的话,教廷当然也算是一个选项,只不过两边都不太相信这是教廷的人做的,坎贝拉特剑圣说的也是气话而已。

    “坎贝拉特大人请不要乱说,施特格是第一次来到圣教廷,和我们并无仇怨。”索莱登教皇说道。

    “那不是你们就只有他了,还调查什么?”坎贝拉特剑圣吼道。

    “怎么就不能是你吗?”叶俊文淡淡地说道,“我仔细想了想你的嫌疑也很大的。”

    “我?你疯了?”坎贝拉特剑圣吼道,“他可是我……”

    “我知道,他是你的弟子,但是谁说弟子和师傅就一定没仇没怨的,天底下反目成仇的师徒多了去了,你说你很爱惜你的弟子,那也只是你的片面之词而已,其他还有任何人可以证明吗?”叶俊文说道,“现在你徒弟都死了,死无对证的,我们就只能听你说而已,这能当理由吗?”

    “再说说动机。”看到坎贝拉特剑圣想要说话,叶俊文直接抢先说道,“为什么你要杀你的弟子,还是在这个时候……不就是为了对付我吗?你本来就看不上你这个弟子,正好昨天和我产生了一点矛盾,你觉得没把握拿下我,于是你想了个办法,借教廷之手来对付我,所以想要诬陷我杀了你的弟子,毕竟出事的地方是教廷,教廷的人不可能不管。也就是一个不成器的弟子的命换我的命,我觉得这很有可能啊。”

    叶俊文说完所有人都看向了坎贝拉特剑圣这边,确实听叶俊文说的这件事还真的有可能是这样的啊,如果和叶俊文说的这样的话,现场留下一大堆的痕迹好像也能得到解释了啊。

    “砰”的一声,坎贝拉特剑圣这边直接一跺脚,感觉地面都震动了一下,很明显坎贝拉特剑圣的怒气已经到了顶点了:“你们什么意思?真怀疑我杀了施特格?”

    “坎贝拉特大人请息怒,塞里纳大人只是提出了一个猜测,所以也证明这件事需要调查对吧。”索莱登教皇继续出来调和道,“而且也有可能是外人所为,这些都需要排除对吧。”

    “不可能是外人所为。”叶俊文淡淡地说道,“动手的人很明显是昨天在场的人,或者说昨天在场的几个人中有人给这个人送了消息,不然对方不可能布置成这样。做这件事的人的目的就是让我和这边这位打起来,然而外人并不知道我的实力,知道我的实力的人,只有昨天在场的几位。”

    “那就先把昨天在场的人查一遍。”索莱登教皇点点头,他也觉得不是外人做的。转头,索莱登教皇又对着坎贝拉特剑圣说道,“坎贝拉特大人,我也相信不是你做的,也希望你现在冷静,如果现在您动手的话……”

    “在大家看来就是不打自招了。”叶俊文直接接口道。

    “你……”坎贝拉特剑圣又要暴怒。

    “我的意思是万一有人挑唆的话,您直接动手不是中了敌人的计吗?”索莱登教皇盯了叶俊文一眼,立刻纠正道。

    “哼!”坎贝拉特剑圣冷哼一声,“好,我现在不动手,但是除了他,我想不出第二个人,我等着教廷给我的答案!”

    虽然生气,但是想了想坎贝拉特剑圣还是没有直接动手,至少教廷没站在他这边的情况下,他也不敢随便乱来。叶俊文如此牙尖嘴利的,一会儿真的把自己诬陷成杀害自己弟子的凶手了,这他一世英名不是全毁了,想了想,坎贝拉特剑圣暂时离开了。

    “接下来,我会单独询问各位情况,请大家也配合调查一下。”索莱登教皇也松了口气,对着所有人说道。

    当然所有人也表示配合,之后索莱登教皇也是稍微的安排一下人调查一下昨天的护卫情况,虽然他觉得可能性不大,但还是排除所有可能性再说。安排好一切,他也是找上了叶俊文,虽然说是说想和所有人谈话,但是索莱登教皇现在最想要做的就是先和叶俊文谈谈。

    用询问的理由,索莱登教皇单独把叶俊文请到了内殿,刚见到叶俊文,索莱登教皇就开门见山的说道:“塞里纳元帅,你开诚布公的和我说一下,这人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真不是我杀的。”叶俊文扶额。

    索莱登教皇还是怀疑叶俊文,虽然他巧舌如簧的说了一大堆,但是并没有摘干净自己的嫌疑啊,目前来看还是他嫌疑最大了。

    “那你的意思是坎贝拉特剑圣?”

    “不不不,虽然我之前是这么说的,但是说真的我也不相信坎贝拉特剑圣是凶手。”叶俊文说道,“按照这家伙的性格,真的要找我算账的话估计也是正面来的,不会弄这些乱七八糟的手段,他回去找把剑再来找我算账的可能性比较大,不会突然就来这么一出。”

    “所以……你觉得是我们教廷的人做的?”索莱登教皇严肃的问道。

    “教廷吗……不好说。”叶俊文说道。

    “你真的怀疑我们?”索莱登教皇问道。

    “昨天我说过,施特格这次怂恿坎贝拉特剑圣来找我们肯定是有人在幕后推手的。施特格肯定不是所谓的米丽昂纳家族的维护者,不然这世界上这么多自称是米丽昂纳家族的人也没见他一个个去找啊,完全就只是在针对我们而已,但是施特格本人和我们没什么仇怨,所以应该是有其他人怀有什么目的怂恿他的。”叶俊文说道。

    “我怀疑,事情出现昨天这样的变化之后,施特格肯定是和他背后的人联系了一下,告知了他之前的情况,我之前说了,能把现场布置成这样的人,绝对是昨天在场的人,施特格本人也算是一个,而他被人灭了口,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知道对方的身份,如果怂恿的事情暴露的话,绝对会引起坎贝拉特剑圣的愤怒。所以把施特格灭口,一边也能继续的隐藏自己,一边则是能挑起我们和坎贝拉特剑圣之间的争斗,一举两得。”

    “原来如此。”索莱登教皇点点头,叶俊文这次的分析就靠谱多了,至少比坎贝拉特剑圣杀他徒弟之类的靠谱。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联络人呢……怎么和施特格联系上的。”叶俊文说道,“对方在他的房间里杀了他,我刚刚看了,确实是第一案发现场,没移动过,也就是说这个凶手进入了圣教廷……”

    “这……不可能吧,如果有外人入侵的话,警报绝对……”

    “是啊,外人入侵……”叶俊文点点头。

    “嗯?”索莱登教皇先是一愣,然后突然明白叶俊文的意思了,外人入侵的时候回响警报,但是教廷内部的人呢?再结合叶俊文之前怀疑教廷的意思,叶俊文的话就是说这个怂恿施特格的人就是教廷的人嘛。

    索莱登教皇眉头一皱,这不是没可能,说真的他之前也有点奇怪,为什么坎贝拉特剑圣和施特格会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贝芙莉登基的事情虽然不是什么秘密,但是他们这几天在教会的事情,也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恰好就在这个时候找上门,如果是教廷内部有人给他们报信的话,一切都说得过去。

    “教皇大人……有参与这件事吗?”叶俊文突然问道。

    “我……我真的没参与这件事。”索莱登教皇苦笑了一声,现在连他都变得有点撇不清了。

    “那就更加恐怖了,还有在你眼皮下面发生的你不知道的事情。”叶俊文笑着说道。

    “我觉得你的猜测有很大的可能。”索莱登教皇说道,“你既然想到了,为了不向坎贝拉特剑圣说明?”

    “那个人没什么脑子,所以和他说就是给对方提醒。”叶俊文说道,“教皇大人不想抓到幕后黑手吗?”

    “敢说圣级没脑子的,你可是第一个。”索莱登教皇扶额,不过也是马上认真的说道,“阁下有能找出这个人的办法吗?“

    “我既然这么说,当然有啊。”叶俊文笑着说道,“这还是个很简单的办法,只要教皇大人肯配合,马上就能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