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十恶临城

第六百七十一章 “地府”真相

    民宿在一座小山的山腰,只能徒步从山路上爬上去。

    这里已经断电,但好在还有储备的桶装水,也有一些方便食品。除此之外,房间密封很好,屋里没什么灰尘,被子软绵绵的,闻起来都是阳光的味道。

    我们点着蜡烛,围坐在起居间。山风清凉,蚊虫不多,偶尔有不怕死的小蚋子飞来,然后一头栽进火光里化成灰烬。

    桌子中间有个小铁盘,盘里摆着一只骰子,我拿起来把它扔了一下。

    “你先说。”我指着常山道。

    常山看了一眼闻廷绪,闻廷绪摊开手。

    “都说了吧,就当前几天是世界末日,咱们是地球上的幸存者,如今秉烛夜谈,言简意赅地概括世界毁灭的原因了。”

    常山点点头,徐徐开口道:“行吧,既然如此,我先通报一下身份,我和廷绪是同事,我们为一个秘密项目工作。这个项目是icpo和科学思想基金会fost合作的,主要是关注、跟踪和调查一些秘密邪恶教派,莫罗教就是其中之一。

    “我们假意帮忙,协助聂晴取得了icpo的职员身份,取得了她的信任。而后廷绪跟她建立了稳定的联系。我呢,则装成一个土著调酒师,受雇于他们合开的酒吧。”

    我都听愣了。闻廷绪默默不语,随身掏出两张ic卡的工作证扔在桌上。

    “这是我和常山的工作证,你到时可以去查。”

    “那老魏呢?”我问。

    “实际上,这个项目的金主主要是fost,我原来就是icpo的职员,而廷绪跟老魏都是fost雇佣的。”

    闻廷绪点点头。

    我一下子明白了他们为什么会有这种表现,但华鬘却不以为然地发出质疑。

    “姓闻的,你是假公济私,加入这个福斯特组织,然后为自己父母复仇吧?”

    闻廷绪笑了:“公主殿下,您把因果关系搞混了。事实上,是福斯特先找到我,声称愿意帮着查清西夜考古队案件真相,我才决定加入这个组织的,要不我何苦来哉受人驱使——今天晚上还是不要讨论私人恩怨,咱们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拯救魏阳上吧。”

    “同意。”堂兄插话道,“你们跟踪莫罗教多久了,知道的情况跟科学会一样吗?”

    常山叹口气说:“这件事的触发点,其实还是一起谋杀案。一年多前,icpo发现一位华裔职员聂晴举止十分突兀,于是对她进行了秘密调查。

    “最后我们确认,她被谋杀了,凶手盗走了她的样貌和身份。然后经过对凶手的监控,我们发现他居然不是人类……反正最后盘下去,就盘到了魏阳,结果就发现了无数的非人类——也就是无脸男。”

    常山顿了顿,又无奈地说:“别的职员都不想接这个案子,后来也就我跟闻大哥傻乎乎负责了。结果慢来慢来,我发现闻大哥原来也另有所图……”

    “掷色子吧。”闻廷绪打断他的话,对我说道。

    我手一抖,色子掉在盘子里“当啷”一声,这次轮到的人是华鬘。

    “我是阿修罗公主,穿越过来的,身体穿不过来,精神和能力能带过来。不过,我也要回去了。就这样,爱信不信。”她用充满敌意的眼神看着大家。

    另外三个人哪敢说话,我只好打破沉默,主动提问。

    “你穿过来的目的是什么?”

    “忘了。”她简单地说。

    “你之前知道无脸男的存在吗?”

    “不知道。”

    “你刚才说,阿修罗不是莫罗,那莫罗又是什么呢?”

    “我哪儿知道,莫罗是你们的语言,我只知道阿修罗不是莫罗。”她今天说话特别冲。

    “你以前说过,阿修罗有关于人间的记载,不过是更古老的时代,那是个什么时代?”

    “巨人文明,我们叫它巨坟时代。”华鬘说,“当然,现在找不到遗迹了,或许你说的潴龙河地层深处的那片灰烬,就是他们文明的残存吧。”

    闻廷绪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要是这样说来,有些事就讲得通了。聂晴虽然表面跟我熟,也不瞒着我莫罗教的事情,但一些关键事情,她还是防我很深的。比如说潴龙河那里,她自己曾经开车独自去过许多次。

    “我装作无意中问过她,她说,那里对莫罗教来说是个重要的地方,因为当年莫罗神想从那边降临人间,结果失败了——那里是古战场遗址,对于莫罗教来说,它是一场像涿鹿之战那种能改写历史的战役。”

    “所以,阿修罗的历史里,有那场战役的记载吗?”我问华鬘道。

    “有。”

    “交战双方是莫罗和人类巨人族吗?”

    “应该是吧,我说过,莫罗不是阿修罗的词汇。”

    “战争结果呢?”

    她明显不愿意回答,但还是回答了。

    “巨人输了,亡族灭种,被施加了‘除忆诅咒’。”

    “除忆诅咒?就是罗马帝国常用的那种‘记忆抹杀之刑’?”我问。

    “没错,所以你们的历史上,完全没有巨人时代的记载。”

    记忆抹杀之刑,是罗马帝国对暴君、贵族叛国者施加的一种刑罚,就是从所有典籍、记录、雕像、货币等实物中抹杀此人存在过的痕迹。

    罗马的几位皇帝,比如卡利古拉、图密善和哈德良都曾经被元老院判处过该种惩罚。

    实际上,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清纯帝的四库全书,也是一种变相的记忆抹杀,只不过中国古代的统治者委婉一些,不便明说罢了。

    这么说,整个巨人时代曾经也遭遇了类似的惩罚,但是施加惩罚的人又是谁呢?

    “能说说那个时代的地质年代吗?”闻廷绪问。

    “比你们能想到的最早还要早的时代。”

    “元古宙?刚有生物出现的时代?”我列举道。

    “可能吧。”华鬘耸耸肩说,“我不太懂这些偏僻的词汇。”

    “既然是巨人族作战失败,莫罗胜利,那为什么也没发现莫罗族的遗迹呢?”

    华鬘盯着我,反问道:“谁说没有?”

    她指指放在旁边的那个石函,因为里面装的是红莲,想到地狱来客和萧狼子的遭遇,我们一直都没敢打开那个东西。

    “红莲是莫罗留下来的?”

    “除忆诅咒不是莫**的。”

    “没错,那是莫罗血块的化石。”

    “这么说,莫罗死了,死在了哪里?”

    “你们听过夸父追日的故事吧。夸父死后,四肢器官都变成了沃土。莫罗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它的尸体却是饱含能量。它倒下的地方,你们两人都去过——”

    华鬘指着我跟闻廷绪说,“西夜国的地下天堂就是莫罗的遗体,经历了沧海桑田之后,它被掩埋起来,体腔的骨肉内脏形成铜墙铁壁,然后支撑起来一个巨大的空间——这便是西夜人地府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