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普度慈航,“灰太狼大人不要解剖我?”

    “解剖?”黑山老妖微微一愣,脑海在快速运转,心中有些非常不好的预感。

    他隐隐间感觉这个词语有些熟悉,很快他想起来了,他曾经进入过人类城池生活过一段时间,遇到过县衙审理冤狱,仵作为了发现真相,一点点切开死者的尸体,看一看五脏六腑有没有中毒,或者身体之中有没有什么隐伤。

    这种一点点挖开尸体的行为,就叫做解剖。

    “域外天魔大人手下留情,手下留情······”黑山老妖只感觉头皮发麻,心神颤粟,连忙惊叫道。

    仵作解剖的是尸体,他还活着呢,竟然要被解剖?

    黑山老妖面色苍白毫不血色,布满了冷汗,身体不停的抖动,想要挣脱束缚,逃离这梦魇一般的恐怖现实。

    “凌迟处死!”

    他不由想到了人间的一个刑罚,堪称最恐怖的刑罚,一刀刀把犯人切成肉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遭遇如此恐怖的刑罚。

    “放心好了,我们两个都是专业的。”大蛇丸闻言,苍白的脸庞上笑意更浓了,黑山老妖可以说是他即将解剖的活着的最强者。

    他也曾研究过原世界绝顶忍者木叶村初代火影千手柱间的细胞,还有其他忍村火影级别强者的躯体,若是论他们和黑山老妖的实力强弱,只要打过才知道。

    可是,如果问他最想解剖谁,不是曾经逆天的初代火影千手柱间,也不是和千手柱间并驾齐驱的宇智波斑,而是眼前这个活了上千年的黑山老妖。

    千年啊!

    仅仅是想想,大蛇丸就感觉热血沸腾,激动的不能自己。

    如果不是方默开口留下普度慈航,他肯定要把普度慈航解剖了,好好研究一番。

    眼前这个黑山老妖却是没有什么顾虑,想怎么研究就怎么研究。

    “我对人体构造有着深入的研究,在人类兵器方面也有一定的研究,你尽管放心,我肯定能够把你改造的更强。”贝加庞克博士强自压制内心的激动,面色上还保持着表面的震惊,可是,双目之中也透露着浓浓的炽热。

    在成为轮回者之前,无论是大蛇丸,还是贝加庞克博士,他们两人都是更多的相信科学。

    而黑山老妖足足活了一两千年,从一座黑山修炼成为拥有极高智慧的妖魔,生命层次实现了多次跃迁,本身就是不合理的存在。

    对于他们两个来说,黑山老妖就是无上珍宝,稀世奇珍,身体的每一个位置都是生物秘要,他们必须研究,仔仔细细研究,不放过一个细胞。

    “啊~兄弟救我,救我啊~”黑山老妖目光的余角看着站在他左边的大蛇丸,站在右手边的贝加庞克博士,特别是他们手中闪闪发光的手术刀,转头向普度慈航求救道。

    可怕,实在太可怕了。

    他终于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被称为域外天魔,让天地变色的禁忌存在。

    “呃~”普度慈航看着黑山老妖那一双惊恐祈求的目光,目光连忙转移了过去。

    解剖?

    普度慈航连忙长舒了一口气,心中无比的庆幸,如果他不是早一点投靠域外天魔,如今躺在那张铁床上的妖魔不会是黑山老妖,恐怕就是他了。

    开口救黑山老妖?

    别开玩笑了!

    一不小心,若是他自己搭进去了,那他就追悔莫及了。

    “哧~”普度慈航的头皮突然发麻,面色也是变得毫无血色,他听到了切肉的声音,好似杀猪刀划开猪肚子的声音。

    一想到这种切肉的声音来自黑山老妖身上,普度慈航就难以自己,心神俱颤。

    “两位大人我先离开了,我再给你们抓一些神灵和妖魔。”普度慈航苍白的面色上强自露出一丝笑意,朝着大蛇丸和贝加庞克博士拜了拜,就连忙转身离开。

    这里,他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大蛇丸和贝加庞克博士根本没有回答,两人都沉浸在解剖的研究之中,别说听见普度慈航的话语,就是连黑山老妖的惨叫和求饶声,也被他们自动屏蔽了。

    “几位大人好~”普度慈航一走出实验室,见到大厅内的方默、光头强和灰太狼,瞳孔猛地一缩,连忙小心翼翼道。

    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引起方默三人的注意,把他也绑到铁床上进行解剖实验。

    “你过来,我有事情和你说。”普度慈航打完招呼后,就快步向外面走去,只是他没有走出房间耳边就响起了一道让他惊颤的声音。

    “灰太狼大人有什么事情吗?”普度慈航身体如遭电击,脖子有些僵硬的转向灰太狼。

    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普度慈航生怕听到灰太狼开口也要他成为解剖的实验小白鼠。

    “我们在这里说。”灰太狼目光余角打量了一下方默和光头强,然后拉着普度慈航远离了两人几步,面色无比的期待,眼神之中带着几分炽热。

    “大人,这·······”普度慈航面色一滞,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恐慌。

    灰太狼和大蛇丸、贝加庞克博士的表情有几分相似,狂热之中带着癫狂。

    “我想让你帮我个忙·······”灰太狼压低了声音,目光闪烁,只是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普度慈航打断,“大人能不能换一个要求。”

    “我可以给你把黄皮狐王、鲤鱼老怪、东京城隍、邙山鬼王抓来。”普度慈航神色惊慌,连忙把自己认识的妖魔神灵全部出卖了。

    只要不解剖他,他愿意出卖任何一个曾经的朋友。

    “我不想要什么黄皮狐王、鲤鱼老怪,我只想要你······”灰太狼连连摇头,否决了普度慈航的建议。

    “灰太狼大人你就不能换一个目标吗?你只要换一个目标,不管他是神是鬼,即使再难,我也给你弄来。”普度慈航噗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哀求道。

    为什么一定是他?

    “唉~我也知道很困难,你帮我看看就行,能买到就买一些,买不到就算了。”灰太狼神色失落,怅然道。

    说着把一块拳头大小的银子,交给了普度慈航。

    普度慈航,“·······”。

    “灰太狼大人你这是让我干什么?”普度慈航呆愣了良久,一脸懵逼,感觉自己完全糊涂了。

    不是要解剖自己吗?为什么给他银子?

    “买羊啊,当然是买羊,羊肉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