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民国奇人

第五十一章 万幸

    确定这件事情的一瞬间,小木匠感觉心头的磐石仿佛一下子落下,随后转身,藏在了一个别人难以发现的地方之后,一屁股坐了下来。

    他这时方才发现,自己全身的衣服,都被汗水给浸润湿透了。

    而他的腿肚子,此刻也在发抖。

    那是抽筋了。

    小木匠从镇子里一路疾奔跑回,因为心急如焚,脑子各种可怕的事情不断反复出现,所以路上连一口气都没有歇过,此时此刻,已经到达了体能的极限——他的那心脏,仿佛都要跳出胸膛了,整个人已经陷入了一种近乎于崩溃的状态去。

    好在他的身体经过麒麟真火淬炼过,又有龙脉之气滋润着,倒也不会直接垮塌下去,几个深呼吸之后,那种近乎于崩溃的状态,终于算是缓解过来。

    小木匠不断地调节着呼吸,随后打量着旅馆周围。

    他瞧见了旅馆二楼处,自己房间的窗户是开着的,里面似乎还有人影在闪动,而下面也有人在疾走着,但不知道里面的具体情况。

    而在外面,除了好些个望风的,以及屋顶上的人之外,在不远处的一颗槐树下面,小木匠瞧见了一个眼熟的身影。

    那个自称在前往豫章路上的何老牙,此刻正在那儿。

    他并非是一个人,在他旁边,还有好几个人,他们以一个看上去有些油头粉面的年轻人为尊。

    周围这几人,都围着那个年轻人,而那人似乎正在冷着脸,对何老牙训话。

    何老牙试图解释些什么,但最终那年轻人并不愿意听,反而恶狠狠地说了几句话。

    何老牙感受到了压力,却是一挥手,又一个乞丐朝着他走了过来,随后从破烂袋子里,摸出了一面铜镜来。

    拿着这铜镜,何老牙与那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又说了两句,随后率人进了旅馆去。

    小木匠隐隐感觉到,那铜镜上面,似乎有一些不凡的气息。

    他这边得到的信息有限,但却能够猜到一些大概来。

    如果他猜得没错,那么那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极有可能就是何老牙真正的雇主。

    那家伙,应该是想要找顾白果一样的白狐。

    至于他想要做什么,鼎炉、药引,或者别的什么……这就不知道了。

    小木匠绝对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只是,当前的局势,他也实在没办法硬着头皮回去,将人给拦下来。

    他能够感觉得到,那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旁边几个家伙,都是实力卓群之辈。

    另外旅社里面呢,会不会也有高手呢?

    想到这些,小木匠头都大了。

    这江湖,当真处处凶险,着实不是一般人能够应付的。

    但小木匠这人有一个优点,是从小通过手艺的磨炼,学习培养出来,那就是遇事不慌,沉稳平静,尽可能保持一个冷静的头脑,去处理一切事情。

    所以他并没有匆忙闯入其中,而是在角落里耐心等待着。

    像一条潜伏在暗处的蛇。

    当今之时,他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顾白果了。

    那帮人既然到现在都没有找到顾白果,说明小姑娘应该是有所警觉,并且将自己给藏好了的。

    如果这帮人无功而返的话,这样就是最好的结果。

    而如果他们找到了白果,那么……

    无外乎拼命罢了。

    当然,如果能够讲理的话,也是可以考虑的。

    小木匠脑子里思索着,然后耐着性子等待,瞧见那帮人进了旅馆,过了没多一会儿,却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居然就是先前诓骗了他大洋的小黑子。

    这家伙与守在门口望风的一人说了两句,那人便进去了,随后领着何老牙出来。

    两人在旅馆侧门那儿说了两句,随后何老牙黑着脸将小黑子训斥了一顿,随后又赶到了那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跟前,与他说了两句话,那年轻人听了,直接大怒,恶狠狠地扇了何老牙一个大耳刮子,随后袖子一甩,人便离开了。

    有两人当时就跟着离开,还剩下一个年纪稍长一些的,面色严厉地训斥了何老牙一顿之后,用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也跟着离开。

    小木匠瞧见屋顶上的人,还有其余的人,都撤走了许多,还剩下几个,看着好像是何老牙的手下。

    那几人不明白状况,走过来问何老牙,而何老牙被训斥一番,脸色十分难看,挥了挥手,却是带着人也离开了这里。

    小木匠瞧见这场面,心中满是希望。

    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顾白果应该还没有被抓到。

    如此,事情并不算坏。

    小木匠又等了好一会儿,瞧见何老牙撤离了,他也没有立刻现身,而是等着他感觉差不多了,周围没有什么眼线之后,方才从后门处进了旅馆里,随后来到了他的房间。

    小木匠在走廊上待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左右打量着,最后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外,耳朵贴在墙上听了一会儿,这才把门给弄开了。

    屋子里的摆设和布置,与他离开之时几乎是一样的。

    他故意留下来的包袱,也好像没有被翻动过。

    很显然,那帮人搜归搜,却并没有把这儿弄得乱七八糟,难以收拾。

    又或者,何老牙并不想让他知晓有人过来搜查过。

    事实上,倘若不是小木匠意识到了不对劲儿,拼了命地赶回来,说不定还会把何老牙当做是一个热心的掮客。

    小木匠在屋子里搜了一会儿,随后喊了两声顾白果的名字。

    但没有回应。

    小木匠又去了别处,低声叫着,希望白果能够回答自己。

    但让他心情沉重的,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这样的沉默气氛,让小木匠的心情变得无比恶劣起来,因为顾忌何老牙那帮人会杀个回马枪,他必然不能大张旗鼓地找寻,只有挨个儿小心翼翼地找着。

    他把旅馆走了一遍,也没有找到人,这让小木匠很是难受。

    他开始自责起来,胡思乱想,甚至出现了比较极端的念头。

    一直到他来到了旅社后院的厨房那边,突然间他心中一动,直接进了里面去,随后低声喊道:“白果,白果……”

    就在他心情陷入绝望之时,那柴火堆里,却是传来了“吱吱”的叫声。

    这叫声,对于小木匠来说,简直如同天籁一般。

    小木匠兴奋得浑身都在发抖,赶忙冲过去,瞧见那柴火堆里钻出一张被灰尘弄得脏兮兮、灰扑扑的小脸儿来,却正是他的心头肉顾白果。

    而此刻的她,却是捧着一根玉米棒子在啃着呢。

    她啃玉米的速度很快,主要也是牙口好,雪白色的门牙如锋利的锉刀一般,将那玉米棒子上面的米粒给全部剥了下来,吞进了肚子里去。

    小木匠忍不住笑了,伸手过去,将顾白果给抱了起来。

    顾白果伸展了一下四肢,又扭了扭身子,让自己在小木匠的怀里待得更加舒服一些。

    随后,她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然后摸了摸干瘪的肚子。

    很显然,她是真的饿了。

    小木匠紧紧抱着顾白果,心中的欢喜仿佛炸开了一样。

    他很难想象,如果顾白果被人给抓走了的话,将会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形。

    他不敢去想。

    没有失去,就不懂得珍惜。

    在此时此刻,小木匠方才感觉到,自己与顾白果之间,不知道何时,却是形成了一种彼此依赖的关系。

    如果失去对方,他会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好在,白果终究还是没有被那帮人给抓走,而是等到了他的回来。

    即便刚才在外面蹲着,小木匠也能够感受得到何老牙带来的那帮人有多厉害,而且看他们的架势,仿佛很是专业的样子。

    顾白果与这帮人周旋,最终藏匿下来,显然是花费了许多心思和精力的。

    小木匠紧紧抱着顾白果,好一会儿,方才将激动的心情抑制下来,笑着说道:“好,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他带着顾白果离开了那家旅店,随后带着顾白果走远了,找了一家比较偏僻的食铺,还弄了一个隔间,点了一大堆好吃的,好好地犒劳着这位小英雄。

    顾白果对于吃,绝对是大胃王级别的,小小的身子看着不大,却能够吃下七八个成人的饭量。

    小木匠知晓,她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特殊的身体结构,能够将食物转化为能量,留存在丹田和经脉之中去。

    从这一点来看,顾白果也一直在为恢复人身而努力着。

    努力地吃。

    小木匠在这儿待到了傍晚时分,等到天色变黑了,方才出门,随后径直朝着城东走去。

    时间推移,大地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城里热闹的地方也变得灯火阑珊起来,而稍微冷清一些的地方,则是黑乎乎一片。

    黑暗对于小木匠和顾白果来说,是绝佳的隐蔽物。

    顾白果在墙头屋顶快速疾走,而小木匠则在街巷中穿行着,终于来到了城东城隍庙附近,随后他越过了城隍庙,瞧见庙后十丈远,却有一个破落的院子,从面看着仿佛荒废许久,但里面却有灯光传来。

    小木匠眯眼打量了一会儿,朝着树上的顾白果打了一个手势,随后悄不做声地摸了过去。

    想要欺负外乡人,就得做好被人报复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