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不弱九叔——任老爷

    “好多鬼火!!!”

    任婷婷被眼前的惊悚情景吓到了,端着的满载着热水的杯子也脱手而出。

    即将摔在地上的时候,一只手很自然的接住了,并顺手放在了地上。

    “差点洒了”

    弯腰的曹易收回手的同时,神色从容的坐了下去。

    同一时间,任婷婷也坐在了地上,不过是瘫坐。

    一旁坐着的任老爷,尽管见多识广,脸色也很难看。

    这时,一阵像女人,又模糊不清的哭泣声从鬼火之中传来。让人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骤起。

    同一时间,一阵阵阴风从外面吹进来,把神堂里已经点燃的烛火,吹得不断的动摇。

    “有鬼啊”

    “救命”

    ……

    一声声惊呼声从客房里传来。

    任家的仆人们也被吓得不轻。

    “爹,我害怕……”

    任婷婷脸色煞白,牙齿嘎吱作响。

    她从小就被送到外地读书,何时见过这种阵仗。

    “别怕,有,有爹在”

    任老爷努力挤出一点不害怕的表情,却被颤抖、结巴的声音出卖了。

    活这么大的年纪,妖魔鬼怪他也见过不少,可像今天这么大阵仗的还是第一次。

    曹易伸手,从一个盘子里,拿起一个馒头,就着咸菜,慢斤四两的吃了起来。

    “道,道长?”

    任婷婷欲言又止。

    任老爷也有点懵,鬼怪都打到门口了,这位还有心情吃饭。

    “贫道一时半会儿吃不完饭,烦劳任老爷抵挡一阵。”

    曹易说着,伸手从一旁的黑暗里抓起千年桃木剑(实际上是从紫金红葫芦里唤出来的),扔给了任老爷。

    “你让我抵挡?”

    看着横在自己面前的桃木剑,任老爷有一种要骂娘的冲动。

    外面那么多鬼火,搞不好有个积年的山中老鬼在操纵,就是林九来了也不一定行,这个小道士竟然让自己一个普通人拿着这把破桃木剑上阵,这不是让自己送死嘛。

    这时,一团拳头大小的绿色鬼火出现在门口,不断的飘动,一副准备攻进来的架势。

    随着它的到来,门口的地上结满了寒霜,并一点点的朝神堂里蔓延。

    任老爷坐不住了,抓起桃木剑,站起来。一脸戒备的盯着门口。

    “道长,我爹不行的”

    任婷婷神色紧张之中带着焦急。

    “吃饭”

    曹易只是简单的说了两个字,便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任婷婷咬着嘴唇,看向自家老爹,又担心,又害怕。

    绿色鬼火似乎失去了耐心,直接冲了进来。

    手无缚鸡之力,又满心恐惧的任老爷那有抵挡的本事,手中千年桃木剑刺出去的时候,差点因为没握紧,脱手而出。

    绿色鬼火眼看要扑到任老爷身上,某人一个意念,一丝属于千年桃木剑的阳刚草木灵气突然出现,击中绿色鬼火,绿色鬼火当场后退了两尺多。

    紧张到闭上眼睛的任老爷胡乱的挥动千年桃木剑。绿色鬼火连续被砍中两次,像喝醉酒了一样晃来晃去。

    任老爷下意识又刺了一下,不偏不倚的刺中了绿色鬼火。

    随着一阵急促的炒豆子声响,绿色鬼火炸裂开来,落在地上,化作一片黑色渣滓。

    听到动静,任老爷睁开眼睛,看到地上的黑色渣滓,一脸茫然。

    “出手干脆利落,好,任老爷当年若是入茅山,不比林九差。”

    曹易一边吃着馒头,一边称赞。

    “爹,你好厉害!”

    见自家老爹三两下就把来势汹汹的鬼火给灭了,任婷婷眼中都是小星星。

    任老爷一向对能驱鬼打僵尸的林九羡慕的紧,见自己也有这么方面的天赋,心中不免得意,矜持的笑了笑,说:“我年少时,一个老道士从家门口过,拉着我的手说,孩子,老道看你骨骼惊奇,天赋异禀,是少见的修道奇才,可愿同老道去修道,我当时颇为心动,想跟着老道出去闯一闯,不想家父反对,说老道是骗子,让下人把老道士打走了,不然,任家镇哪里还有林九的事。”

    就你这资质,老道八成是个骗子。

    曹易放下馒头,一脸认真的说:“那门口新来的鬼火都交给任老爷了”。

    任老爷拿眼朝外面一瞅,脸都白了。

    院子的门口,又出现了五个鬼火,每一个都比刚才的鬼火大上一倍。

    任婷婷急了:“爹,你不要逞能,快把剑还给道长。”

    曹易不等任老爷开口,笑道:“刚才那个鬼火,任老爷随随便便就击破了,五个,最多费一番手脚,不碍事,是吧,任老爷?”

    任老爷在被人阴了的情况下,还能叱咤任家镇二十年,绝不是没脑子的人,强笑了一下说:“要是再年轻点,有道长这把桃木剑,这五个鬼火,收拾也就收拾了,可惜”

    曹易打断任老爷:“坚持到贫道吃完饭,问题不大,对吧”

    任老爷有一种用桃木剑在曹易脑袋上敲一百下的冲动。

    自己就吹个牛,过过嘴瘾,这个小道士太坏了,非要把自己捧杀了才罢休。

    唰唰……五朵绿油油的鬼火,似乎到了指令,同一时间飞了进来,把整个神堂照成了深绿色,温度也呈几何倍数下降。

    幽怨的哭泣声,随之挤满了整个神堂。

    “好冷”

    任婷婷,冷的打了一个寒颤。

    裸露在外面,白皙如玉的脖子上起了许多鸡皮疙瘩。

    任老爷扭头看了一眼女儿,咬咬牙,冲了上去。

    五朵绿油油的鬼火同时发起进攻。

    任老爷像刚才一样,胡乱的挥动千年桃木剑。

    五朵鬼火显然被人操控了,很轻易的就躲了过去。

    任老爷心中一个咯噔,准备放弃。

    不料,五朵鬼火分散开来,从五个方向进攻任老爷。且,速度非常的快。

    任老爷下意识的胡乱挥动千年桃木剑。

    又是某人一个念头,千年桃木剑内部的阳刚草木灵气被激活,通体变成一种晶莹的绿色,不断向外发出绿光。

    五朵鬼火好像陷入了泥淖之中,速度变得缓慢无比。

    一阵炒豆子般的爆响,五朵鬼火相继爆裂。落地,变成几片黑色的碎渣。

    任老爷的挥动也随之停了下来,看着地上的碎渣,又看了看发光的桃木剑。

    任老爷生出一种错觉,自己也可以驱动法器,打鬼没什么了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