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栖霞谷

    所谓仙人隐士,都应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那种。

    且不说这种说法到底靠不靠谱和有没有市场,至少造化仙人走的非常干净,干净到河滩上连烟灰都没有剩下,就跟一场梦一样。

    但林天赐知道那不是梦,因为自己装满冰酒的水囊被造化仙人顺走了……

    冰酒权当孝敬,至少造化仙人给他留了一包烟丝。

    当然也不只有烟丝,就像意识模糊之前所说的,给林小哥留了一场‘造化’。

    意识模糊间林天赐看到的那两场画面绝对不是单纯的幻觉,如果让他自己解释,恐怕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或者说更加接近于‘道’。

    道用更加直白的话来说就是法则,世界的法则,修行的法则。

    就像鱼龙鳞曾经帮林小哥儿筑基一样,这东西的作用非常大。

    寻常悟道或是静坐或是经历某事后一朝顿悟,不管哪种都是相当看缘也相当花时间的。

    而造化仙人直接将五行之道放在他面前,免去了大量的去追寻的麻烦,至于能不能领悟,就要看他自己了。

    林天赐觉得自己果然不是什么悟性逆天的牛逼人士,如此好机会放在自己面前,却只能看到火、土两道,恐怕还是因为火灵咒最为熟练,又吃过厚土丹的关系。

    但其实林小哥儿也不比妄自菲薄,他的运气已经是极好了。

    寻常修士不要说有没有这种机会,就算有,大多数人也什么都看不见,能看到五行之一已经是幸事,像林天赐这种能看到火土两道者可谓万中无一。

    至于这东西具体有什么用?

    直观的说,随着理解的深入,它会让林天赐的火行和土行法术威力更强,学习这两类法术时更加得心应手,以及能领悟神通。

    神通和天赋神通并无太大区别,仅仅只是一个后天领悟一个先天就会。

    但神通和法术之间的区别可就大多了。

    神通可以随着修士的修为增长而变得更强,法术确实也可以,但远不如神通。

    比如一个天仙大佬使用火灵咒,威力自然比林小哥儿强百倍,但如果让他用火灵咒对付同阶敌人……

    那就是找死。

    神通则不然,人阶修士的时候神通是压箱底的必杀技,到天仙的时候神通依旧是该修士的必杀技。

    所以和法术不一样,神通无品,法术则分为1~9品。

    不过林小哥儿现在还并未从这次机遇中领悟任何的神通,这感觉林小哥儿自己也颇为不爽。

    模模糊糊似乎悟到了什么,但又说不清楚,就像隔着一层窗户纸,更惨的是他连窗户纸在哪都不知道,何谈戳破?

    犹如雾里看花,看不真切,也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花。

    他反反复复在脑子里回想了好几遍之前看到的影像,依旧没什么结果,于是林小哥儿就非常干脆的选择随缘,他才不会像自己的大师姐一样有事没事就找个地方闭关,那也太浪费光阴了。

    造化仙人来过的事情,林天赐也没有对玲珑隐瞒,不过关于地下仙灵福地的事情他倒是没说,自己太师傅选择不告诉玲珑,必然是有他的打算。

    说了一遍自己刚刚的经历,以及雪梅夫妇的遭遇,玲珑也是唏嘘不已。

    随后两人在附近的山林中找了个坐北朝南的好位置将李春梅李前辈的衣服埋进去,调头再回好石村住了一晚,等第二天早上买齐补给,再度上路。

    这次就没啥可探索了的,林天赐找准方向径直朝栖霞谷而去。

    好石村距离栖霞谷并不算远,尤其是对修士的脚程而言。

    林天赐一路上白天练法术和傲雪掌,晚上练神符决,也仅仅只花了不到两天便来到栖霞谷附近。

    站在悬崖峭壁之上的林小哥儿能看到下面不远处的山谷之中出现一排密密麻麻的建筑群,正好挡住进山之路。

    栖霞谷不仅仅是个门派同样也是一个地名,此处每逢落日,霞光遍地,犹如红霞落于谷中不肯离去,故名栖霞谷。

    即使是寅时(下午两点),谷内的阳光似乎也比其他地方更加强烈,照射在漫山遍野的绿色松树上,好似宝石翡翠,闪闪发光。

    栖霞谷并不难找,但凡人想得见却是难上加难。

    林小哥儿之所以站在悬崖上,就是因为他的背后乃是如同绝壁一样直上直下的岩壁,凡人想上来绝对是九死一生。

    就连修士想要上去都并不容易,林小哥儿多亏有随风劲,踩着岩壁少许凸起就直接‘飞’上来了,其他的修士想上来就只能苦逼的一点点爬。

    对外是悬崖绝壁,往谷内走坡度则相对平缓很多。

    穿过浓密的松树林,没多久林天赐便站在栖霞谷的朱漆大门之前,抬手叩门。

    没多久,便有谷内弟子出来应门。

    “在下神符门林天赐,听闻灵宝葫芦现世,特来拜访.”

    “林道友多礼了.”

    栖霞谷的弟子回了一句说:

    “道友可否让我看看文件和令牌.”

    “自然无妨.”

    林天赐拿出离开神符门时张百熙给的文件和自己的真传弟子令牌,对方看了看确认身份无误后便热情的将他迎进去。

    栖霞谷是修士中少有的专业战斗派,因为背临西南大山,弟子有得是战斗的机会。

    但栖霞谷也不是只有一帮只会打架的家伙。

    该派主要分为两个大类,一是司战,从修行开始变整天打架的类别,二是司耕,主要以种植灵草著称。

    而司耕者最为出名的则是种植灵宝葫芦。

    所以想要分清两类也容易,腰上挂着武器的就是司战,挂着葫芦的就是司耕。

    虽然即使是司耕,对于其他修士而言也是相当好战的战斗狂了。

    给林小哥儿带路的就是司耕,作为最不缺灵宝葫芦的门派,司耕的弟子几乎人手一个,简直阔绰的可怕。

    要知道连神符门这种十大都没钱给弟子人手发一个法宝,林天赐还是因为真传弟子有些优待,才有块板砖拿,一般弟子刚筑基这段时间就一个符匣,更别说那是灵宝了。

    栖霞谷的建筑风格颇有些北京四合院的感觉,因为栖霞谷弟子众多,或许这种结构能更加高效的利用空间,不过若是没人带着,林天赐自己进来很容易迷路。

    转了两圈,林天赐才穿过庞大的建筑群,来到后面专门培育灵宝葫芦的庭院。

    翠绿的藤蔓几乎占据了整个视野,有的藤蔓已经挂果,有的藤蔓上还是花朵。

    仅从表面来看,林天赐实在是看不出藤蔓有多少不凡之处,感觉跟一般的葫芦藤差不多。

    毕竟他不是这个专业的,看不出来也正常。

    灵宝葫芦的品质主要以仙藤的年份决定,而林小哥儿看到的这些藤蔓,随便抻一根儿的岁数说不定比神符门的历史还长。

    带路的弟子领着林天赐往庭院深处走去,越靠近中心,葫芦藤的数量就越少,年份也越长。

    走了不到三五分钟,便看到一个老者坐在葫芦藤下不远的石桌那儿,似乎正在吃饭。

    米饭上铺一层白咸菜,然后用滚烫的茶水一浇,妥了,开吃吧。

    饭食如此简单粗暴,那老者的打扮也很奇葩。

    头戴草帽身穿麻衣,袖筒和裤脚还都往了起来,脚下踩着一双破草鞋,配合被日晒导致的黑红色皮肤以及稠密的抬头纹,这人哪里像是个仙人修士,反倒像是个苦哈哈的老农。

    还是那句话,修士之中逗比极多,修为越高的越是这副德行,好听点说就是返璞归真,难听点说就是行为艺术……

    “荆长老,这位是神符门的林天赐林道友,前来参加试炼夺取灵宝葫芦的”

    仅仅光走过去这么一会儿功夫,那位荆长老已经将一大海碗米饭吃的差不多了,闻言抬头扫了林小哥儿一眼,后者赶紧行礼道:

    “晚辈林天赐见过荆长老。”

    “不错不错,神符门果然厉害,哪找的这么多好弟子。”

    “长老过奖了”

    最后将大海碗里的米饭吃完,荆长老倒了杯茶,边喝边说:

    “你来的正巧,我这儿的万年葫芦藤刚刚成熟不久,上次你大师姐卓临仙来的时候刚好没赶上。”

    上一届游历盛会林天赐的大师姐卓临仙可是闯出了不小的名头,各门各派的掌门都会其夸赞有加,可是让张百熙得意了很久。

    这次让林小哥儿来,其实也是想复制当年卓临仙的成功。

    ——虽然可能并不如愿就是了。

    “你且跟我来。”

    荆长老说着放下茶杯,示意林天赐跟上。

    “你可知我这仙藤葫芦有何妙用?”

    看来荆长老似乎是很像显摆一下,林天赐自然善解人意道:

    “传闻虽多,但最了解仙藤的自然还是您栖霞谷,晚辈愿意洗耳恭听。”

    谁都爱听客气话,礼多人不怪嘛。

    荆长老哈哈一笑道:

    “凌云子放荡不羁,却收了个会说话的好徒弟。”

    包括带路的弟子在内,三人一起穿过浓密的葫芦藤,朝着更深的地方走去。

    “我派的灵宝葫芦,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知.道。”

    荆长老一边走一边说:

    “我这儿的每一个葫芦在摘下之前都不知道有什么神通,有的可以气吞山河,也有的只能用来承装杂物,到底能拿到什么葫芦,看你自己了。”

    说话间,荆长老站定,指着不远处的葫芦架说:

    “看吧,那就是为这次游历盛会准备的灵宝葫芦。”

    顺着所指的方向看去,翠绿的藤蔓上吊着七支绿的喜人的葫芦,有大有小,各不相同,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其中有已经被人摘走的痕迹……

    百度搜索【uu小说】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