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中毒

    见麻珠这不依不饶的态度,商彪就知道自己今天有些鲁莽了。最近接连的胜利让他心中不自觉升起一丝狂傲,有些小觑天下英雄的心态。

    本以为一座小小的苗寨,最多也就是些下三流的毒虫蛊术,没想到会遇到拥有传说中奇物‘金蚕蛊’的草蛊婆。

    见商彪迟迟不曾说话,麻珠面色微怒,金蚕蛊似乎与她心意相通,发出‘嘶嘶’的尖鸣。

    “吱”

    又是一声开门声传出,在麻珠隔壁的吊楼中,走出一个皮肤黝黑的精瘦中年人。

    这人先是用苗语和麻珠说了几句,随后将目光转向商彪。

    商彪猜出了这男子的身份,碍于那金蚕蛊的威慑,他决定先礼后兵,因此对着那人拱手沉声说道。

    “我白莲教欲在暨县举事,希望麻保土司行个方便,并支援一些藤甲兵刃,事成之后,必有厚报。”

    “我麻保是大清皇帝册封的土司,有守土之责。你们白莲教在其他地方闹我不管,但想要在暨县生事,我五毒衣系苗人必不会坐视不理。”

    “麻土司回答的这么决绝,那就是没得谈了?”

    商彪也没想到对方会这么果断的拒绝,法剑召唤而出,做了最坏的准备。

    那金蚕蛊虽然是传说中的奇物,但商彪也不认为自己是砧板上的鱼肉。他修行之时不长,但也不至于被一条毒虫吓住。

    “白莲教虽然势大,但我苗族也不是好惹的,你要执意动手,那就想好和我们五毒衣系,和我苗疆数十万苗人为敌的下场。”

    “麻保土司的口气有些大了吧,你一人就敢代表所有苗人?”

    “我苗族上下一心,又岂是你们这些勾心斗角的汉人所能比的,你若不相信,大可以试试。”

    麻保轻蔑的看着商彪,不知是瞧不起他,还是瞧不起汉人。

    “既然如此,那就告辞了!”

    商彪眼中寒光一闪,冷声说道。

    “我毕节寨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麻保没说话,在他身旁的麻珠一步胯前,原本在她肩上慵懒鸣叫的金蚕蛊躬立而起,腹背上浮现出一条若隐若现的暗红色血线,四翼振动瞬间腾空,在漆黑的夜色中划过一道金光射向商彪。

    “神兵急火,御!”

    商彪早就防备着她发难,手中法剑一抖,点着一张防御符咒,身形暴退。

    与此同时,鬼童化为一道阴气,从他身上钻出,向着麻保的位置潜行靠近。

    “叮”

    商彪的肉眼完全跟不上金蚕的速度,符箓被破后,仅依靠感觉斩出了一剑。

    剑身传来一声轻鸣,随后脖子一麻,暗绿色的血液渗出。

    与此同时,鬼童也靠近了麻保的位置,夺命之匕从黑暗中探出,正中全神贯注的麻保后心。

    麻珠在鬼童现身后才后知后觉,发现了这一幕。这就是草蛊婆的劣势,不修自身,仅依靠蛊虫的威能,弱点十分明显。

    要是鬼童出手的是她本人,或许可以依靠其它蛊虫能保命,但此时遭殃的是仅通拳脚功夫的麻保。

    不明含义的苗语从麻珠口中喊出,悬浮空中本欲对商彪再次攻击的金蚕狂躁的嘶鸣一声,返回麻珠身边。

    鬼童一击得手,也不逗留,感知到商彪的此时的状态不对,一溜烟返回主人身边。

    一股股难以遏制的眩晕袭来,商彪强撑着身子,跃出苗寨围墙,狼狈逃走。

    “土司大人!”

    “麻珠草蛊婆,这到底怎么回事?”

    “快来人~”

    ......

    麻珠的叫喊声惊动了沉睡的苗人,吊楼上纷纷亮起灯光,衣衫不整,披着外套的苗人先后出来,看见倒在血泊中的麻保惊慌的用苗语叫了起来。

    金蚕蛊被驱使着钻入麻保的伤口处释放出淡淡金光,在诅咒之力的侵蚀下,维持着他的一丝生机。

    “麻珠~”

    “哥,你不用说,我明白,那人被金蚕蛊咬到,必死无疑!你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我这就去请老师来救你!白莲教,我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

    麻保艰难的出声,不用他多说,麻珠就明白他想说什么。

    “不...不要...为我报仇...不要...主动招惹...白...白...”

    麻珠含泪点着头,见她明白,麻保终于撑不住晕了过去。

    鬼童手中匕首所蕴含的是针对灵魂的诅咒之力,要是毒素的话不管是什么奇毒都难不住金蚕蛊。

    但诅咒之力可就不是金蚕蛊所能克制的,它只能凭借自身奇异的元炁抗衡诅咒之力,让麻保残留一丝生机而已。

    “麻藤,立即去巫寨请我老师来!”

    麻珠割破手指,逼出一滴滴精血供金蚕补足消耗的元炁,开口对着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说了一句。

    那年轻人二话没说,立即向外狂奔。

    其余人帮忙将麻保抬进吊楼,并按照麻珠的吩咐从她房间内取来一些瓶瓶罐罐。

    另一边,逃出苗寨的商彪也并不好受。

    在走到离着毕节寨不远的一片树林中的时候,他终于撑不住瘫倒在一颗榕树之下。

    “呕”

    一口腥臭的毒血从商彪口中吐出,虽然吃了一粒解毒的丹药,但也仅仅是勉强延缓金蚕蛊毒的发作而已,并不能彻底解毒。

    “主人,你怎么样,需要我做点什么?”

    鬼童扶着商彪起身,焦急的问道,主仆同命,不由得她不担心。

    商彪没理会她的问话,强忍着身上的痛苦,分出一丝心神看向个人面板上的异常状态介绍。

    金蚕蛊毒:天下毒物之最,中毒者如有千万毒虫在周身撕咬,痛楚难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除特殊克制道具外,无法通过常规手段彻底解毒。

    又是一口毒血吐出,商彪不得已再次服用了一粒解毒丹,同时制作出一碗符水,饮了下去。

    浑身的剧痛暂时消解,商彪靠在榕树下,翻看脑中闾山派的各种秘法,求图寻找解毒之法。

    一炷香后,商彪的脸色已经发青,能在金蚕蛊毒下坚持这么久,就算以他的法力,到现在也渐渐无法压制毒素的蔓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