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

    在前往樱花国的途中,在樱花国期间,在归国的路上,严俨都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当然了,饮食除外。

    在这段时间内,骆洛神进一步见识了严俨武功的神奇,对严俨的爱慕之意也就更深了。

    一起洗了澡之后,严俨就把骆洛神抱上了床。

    ……

    一番龙争虎斗之后,没有丝毫武功底子的骆洛神,再次投降了。

    严俨看向窗外,说:“大白天的,被人笑话啊!”

    骆洛神懒洋洋地说:“白日宣……”

    最终,骆洛神没有把那个难听的字说出口,尽管严俨已是她最亲近的人。

    然后,骆洛神似乎有些害羞,把脑袋埋在了严俨的怀里。

    严俨轻轻地抚摸着骆洛神的满头金发,也不说话。

    一会儿,骆洛神说:“俨哥哥,我的头发摸起来,是不是很舒服?”

    严俨回答:“从感觉上说,比摸蒺藜要舒服一些。”

    骆洛神没有恼,只是用手在严俨的身上掐了一把,说:“你不要说违心的话。”

    严俨说:“如果我说:‘摸你的头发,不如摸蒺藜舒服’,是不是‘违心’的话?”

    骆洛神笑了,说:“俨哥哥,现在看来,我父亲说得是对的:你是九转天帝之身,我前世的时候,是你的妃子。”

    严俨笑了:“你现在相信了?”

    骆洛神说:“基本上相信了。”

    说到这里,骆洛神抬起头来,严俨也就不再抚摸她的金发了。

    睁大了一双秋水般的美目,目不转睛地看着严俨,骆洛神说:“俨哥哥,我前世的时候,是个什么模样呢?”

    “前世的你,和现在的你,一模一样,包括你的满头金发。”严俨笑着说:“今世,骆英是你的父亲。在前世的时候,他只是我的一名仆人,因此,他在前世便认识你。”

    骆洛神歪着脑袋,说:“俨哥哥,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但是,你要是回答的话,你就一定对我说实话,好不好?”

    严俨感觉到骆洛神的话是个坑,却硬着头皮说:“你问吧,我没有什么不好回答的,而且,一定对你说实话!”

    骆洛神笑逐颜开:“你曾经是天帝,君无戏言哟!”

    严俨只是笑。

    骆洛神说:“俨哥哥,前世的时候,你有好几个女人,是不是?”

    严俨感觉到脑袋有些大了,含糊其辞说:“有几个吧,年代久远,我也记不清了。”

    “俨哥哥,你不诚实!你这就是不说实话了!”骆洛神笑眯眯地说:“你能记得前世的武功,竟然记不清前世的女人?女人,一定是最让你刻骨铭心的东西!”

    严俨显出了一副义正辞严的模样:“洛神,女人什么时候成了东西了?女人不是东西啊!”

    “不要打岔!”骆洛神说:“在前世的时候,我是你的妃子,你是不是很宠爱我?你不宠爱我也不要紧,反正不是现在,现在我只要你跟我说实话!”

    严俨毫不犹豫地说:“在前世的时候,我很宠爱你!”

    骆洛神紧接着问:“在前世的时候,我是你最宠爱的妃子吗?请你回答‘是’或者‘不是’!”

    严俨感到有些头疼了:回答“是”,显然不是实话;回答“不是”,骆洛神一定不高兴。

    而且,严俨的眼前,随即浮现出了那位宠妃的音容笑貌,她的无双美貌和绝代风华。

    严俨的这一犹豫,让骆洛神明白了什么,她幽幽地说:“俨哥哥,看来,在前世的时候,我不是你最为宠爱的女人,我也不是最美貌的女人!”

    严俨搂住了骆洛神,说:“前世,是过去史;今世,是进行史!重要的是: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

    骆洛神伸出一根手指,在严俨的额头轻轻地一点,说:“俨哥哥,你滑头!”

    严俨赶紧岔开了话题,说:“我转世重生的时候,为什么会在严家投胎呢?”

    骆洛神立即说:“是因为那棵千年银杏树吸引了你!”

    严俨点了点头,说:“当时,我的魂魄在地球上四处游荡,欲寻一处灵气丰沛的地方投胎。岂料,地球上的灵气极为稀薄,我四处游荡,不得其所。直到有一天,我被银杏树的灵气吸引而至。”

    骆洛神说:“俨哥哥,咱们四合院里的这棵银杏树,除了枝繁叶茂,并没有什么神奇或者特异之处啊,真的是灵气荟萃之地?”

    说到“咱们四合院”五个字的时候,骆洛神的语气自然而然,完全是四合院的女主人自居。

    严俨说:“在我的血脉苏醒之前,这棵银杏树,是整个地球上,灵气最为集中的地方!这是确凿无疑的!”

    骆洛神咦了一声,说:“俨哥哥,你的意思是说:现在这棵银杏树,灵气比以前减少了?”

    严俨点头说:“是的。”

    骆洛神问:“为什么?难道你在血脉觉醒之后,把这棵银杏树的灵气吸走了?”

    严俨说:“我在血脉觉醒之后,几乎每天都在练功。并且,我练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棵银杏树上!在练功的过程中,我吸收了银杏树周围的灵气。因此,现在这棵银杏树的周围,灵气已经很稀薄了!”

    骆洛神问:“也就是说,目前这棵银杏树,对你练功,没有多大的作用了?”

    “可以这么说。”严俨说:“可以说,这棵银杏树,对我功力的迅速提升,功莫大焉。”

    “但是,这棵银杏树,已成为了过去史,就如同前世里,你最宠爱的那位女人,是不是?”骆洛神看着严俨,话很尖锐。

    严俨有些不自在了,说:“你说的什么话呢?不伦不类的。”

    说话间,已是黄昏。

    骆洛神说:“对你和落雁姐姐这些练功的人来说,选择一个灵气充沛的地方练功很重要,是不是?”

    严俨说:“是的!选择一个灵气充沛的地方练功,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骆洛神拨弄着额前的一绺金发,说:“这么说来,这个四合院,已不适合咱们居住了?”

    严俨点了点头,说:“是的。”

    骆洛神只是随口一说,却得到了严俨的认同,不禁吃了一惊:“俨哥哥,莫非你又发现了新的灵气荟萃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