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他的老婆

    手机那头,重寒煜沉默了下来,虞朝暮半分没发现自己说话的语气有什么问题,她只是见重寒煜不说话了,便自然道:

    “你先把你叔叔和你妈,挪到天台这种人少空气好的位置,或者直接带到开发区这种人少的地方来,后面的事情再慢慢的想办法,我明天过来医院看看!”

    “你来做什么?这里很乱。”

    重寒煜又皱起了剑眉,重润雨是没见识过医院里的混乱,现在满医院都是病人,医生护士一个都不见了,听说像是突发了什么紧急事件,医生护士一瞬间全挤进icu和太平间里去了。

    “就是因为那里很乱,所以你一个人搞不定,我来拯救你们。”

    虞朝暮哈哈笑着,很干脆的就把电话给挂了,她跟重寒煜开玩笑呢,重寒煜哪里需要她来救?

    她去医院,是杀丧尸赚钱去的。

    然后,虞朝暮数了数自己系统里躺着的位面币,阔怜的一个数字摆在那里,唉……她倒头,蒙上被子就睡觉了。

    她决定明天去医院之前,先去银行,更改虞朝暮的银行卡密码,这末世就要来了,到时候钱都不值钱了,有钱当然要更换成物资,全都花掉了。

    大别墅里,灯光亮了又暗,整座湘城开始被黑暗笼罩,不知名的某个角落里,隐约传出一道野兽的低鸣声。

    开发区那头,被虞朝暮挂了电话的沈澜,站在空无一人的街边,手中提着刀,刀锋上还挂着一丝粘稠的黑血,手臂上,有着丧尸的指甲划出来的一道伤痕。

    他刚刚蹿入一户人家,杀完了一只丧尸出来。

    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杀丧尸易如反掌,特别是现在真正的末世还没到来,这些刚刚变异的丧尸,非常的好杀。

    沈澜之所以会受伤,那是因为他是故意让自己受的伤。

    这辈子,他想先与重寒煜一步,快速激发出异能来,所以要尽快的让自己感染末日病毒,只有轮番多次的刺激身体抗体机能,异能才能被早些激发出来。

    于是沈澜故意让自己的手受伤,因着他想这辈子再也不用屈居在重寒煜之下,他的异能比重寒煜早激发,就可以早些提升异能。

    待得重寒煜的异能被激发出来后,届时,他便有足够的能力,将重寒煜收为手下,亦或者…直接杀了!

    沈澜俊美的脸上,有着一抹阴寒之色,重来的一辈子,他绝不能允许自己重走上辈子的老路,为了巴结重寒煜,他没了发妻。

    他的朝暮,前世今身,唯一一个拿着真心爱过他的女人,她的死,让沈澜惦念了一辈子。

    朝暮的死,这笔账该直接算在重寒煜的头上,而后,他为了夺重寒煜的位,甚至还死在了重寒煜的手中。

    这又是一笔账。

    如此一笔又一笔的帐,让沈澜即便重来一辈子,都不可能放过重寒煜。

    望着莽莽黑夜,沈澜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他低头看着手里的手机,眼中却又划过一抹疑惑。

    这个重润雨为什么会对他的态度这么差,甚至还挂了他的电话,他猜……

    他猜是末世来临之前,手机信号出了问题!

    毕竟末世来临之前,人类社会职能会出现缺失,这个时候,手机信号会出问题,很正常啊。

    比如负责维修这片区域通讯信号塔的某个人,突然生病变成丧尸了,或者因为生病疏职怠工,这片区域就自然没信号了。

    但不代表别的信号塔也会跟着一起坏。

    所以,末世来临之前,手机信号时好时坏的,这也十分的正常。

    由此推断,重润雨绝对不是不想和他说话,她只是在发大小姐的脾气,也不是自愿想挂沈澜的电话,而是手机没信号了,所以不得不断了通信。

    既然如此,那便明天再打给重润雨试试。

    这样想着,沈澜便抬步往他租住的出租屋走,刚一进门,便看见床上已经烧晕了很久的“虞朝暮”醒了。

    他快步走过去,充满了欣喜的看着“虞朝暮”,伸手抱住了她,轻声的,浑身颤栗的唤着,

    “老婆,老婆,你醒了?”

    宛若唤着此生至宝,失而复得的至宝,让沈澜万分小心翼翼。

    “虞朝暮”的表情愣愣的,坐在床上有些不敢置信,有些慌张失措,有些惊喜之感。

    她怯怯的弱弱的看着沈澜,咬唇,原本有些苍白的脸颊,绯红绯红的,一副小女儿的娇态。

    沈澜已经多久没有看过他的妻子,脸上挂着这样的表情了?

    上辈子的沈澜活了很久,异能的提高可以让人类的寿命无限提升,所以他活了很久很久,久到对于末世之前,那些平淡无奇的岁月,根本就没有了印象。

    约是在末世之前的时候,他的妻子朝暮并不如末世之后那般,跟个女金刚似得,那时候的朝暮,也是配得上柔情似水这四个字的。

    沈澜低头,看着怀里娇羞可人的发妻,阴柔俊美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他忍不住就一口吻住了怀里失而复得的人儿。

    在怀中娇妻的嘤咛声中,越发情动。

    这是他的老婆,他在末世之前,明媒正娶的妻子,他失去了她好多好多年。

    如今他回来了,这辈子,他定不会让她再早早的走了,他会好好的珍惜她,再也不要失去她!

    长夜漫漫,又是一夜过去,多少扇紧闭的房门中,上演着多少个悲欢离合的故事,又拉开了多少人一辈子噩梦的序幕。

    有人持续高热,有人倒地抽搐,路灯一盏一盏闪烁着,奔驰在救援路上的救护车,因司机突发抽搐,撞向了路边的电线杆。

    这一夜,有多少人没有打通急救的电话,有多少人丧命亲人之口,又有了多少人,从这个世界,永远的消失了……

    第二日早上,电视中,果然通报了全国戒严的消息,所有的教育机构,全部停课,从幼稚园,到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等,全部放假。

    中午时分,电视台又开始播报,所有的公司,必须给白领放假在家,机场、火车站、高铁、汽车站,所有的进站口出站口,需检测体温才能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