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不灭战神

第2078章 小姨子?

    “招待我?”

    金胖子错愕。

    不去赚钱,反而跑来招待他?

    这究竟是什么跟什么?

    等等!

    不会是想贿赂他吧?

    酒楼大厅的人,听到秦飞扬这话,神色也变得怪异起来。

    招待金胖子?

    这奉家不是和姜皓天有仇吗?

    金胖子作为奉元的外孙,应该是同仇敌忾啊,可怎么反倒和姜皓天打得这么火热?

    他就不怕奉元生气?

    “原来如此。”

    那红衣女子瞧了眼金胖子,恍然的笑了笑,道:“那就请上顶楼吧!”

    “顶楼?”

    大厅的人又一次陷入愕然。

    顶楼不是上官秋招待贵客的私人场所?

    而现在,上官秋也没在玉兰楼,怎么还让他们上顶楼?

    等等!

    难道姜皓天和上官秋的关系,已经好到不分彼此的地步?

    别说外人,连秦飞扬本人也有些诧异,看着红衣女子道:“这会不会有些不妥?”

    “没关系。”

    “因为这就是楼主的吩咐。”

    “楼主早就交代过,凡是姜公子前来,都要以最高的待遇,请上顶楼。”

    红衣女子笑道。

    “最高的待遇?”

    听到这话,大家心里都忍不住掀起惊涛骇浪。

    要知道。

    上官秋不但是玉兰楼的楼主,还是宝阁的管事,更是有一位恐怖绝伦的师尊,以及一位权倾天下的姐姐。

    并且她本来的天赋,也不差。

    可以说。

    这个女人,就是标准的天之骄女。

    北域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视她为女神级的存在。

    但平时。

    除了在拍卖场,根本没机会看见她,更别说接近她。

    可现在。

    居然把姜皓天,视为如此重要的贵宾。

    这姜皓天究竟是何德何能,能得到这位女神的青睐?

    金胖子同样也是震惊到极点。

    这姜皓天和上官秋,到底是什么关系,能得到这种待遇?

    可秦飞扬,却没因为此事而感到高兴,相反,心里还在暗暗叫苦。

    虽然看上去,这是一件很值得炫耀,很有脸面的事,但其实是让他成为公敌。

    当然。

    他也知道,这不能怪上官秋。

    上官秋也是一片好意。

    只能说,有些人的嫉妒心太强,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

    尤其是在上官秋这样的女人面前。

    红衣女子笑道:“姜公子,请吧!”

    秦飞扬环顾四周,大部分人的眼神里面都带着一丝愤愤不平,显然就是在嫉妒。

    他深呼吸一口气,拱手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说罢,便拽着金胖子,朝顶楼走去。

    金胖子此刻反而有些不自在。

    毕竟这是在玉兰楼,不是在玉琴楼。

    如果是在玉琴楼,凭他和奉子涵的关系,完全可以把自己当成玉琴楼的主人。

    毕竟是表姐表弟。

    但在玉兰楼,他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客人。

    秦飞扬笑道:“金师兄,你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怎么还扭扭捏捏呢?”

    这一通马屁拍上去,让金胖子颇为受用。

    腰杆也挺直了几分,顶着个大肚子,神气活现。

    进入顶楼的雅间,秦飞扬招待金胖子坐下后,便看向那红衣女子,笑道:“姑娘,要最好的酒,最好的菜。”

    “明白。”

    红衣女子点头,道:“那你们慢坐,我这就去安排。”

    说完红衣女子便转身快步走了出去,并合上房门。

    “姜师弟,你这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金胖子哪坐得住?房门一合上,便立即起身问道。

    “坐坐坐。”

    秦飞扬起身,把金胖子按回座椅,随后也回到座椅上,叹道:“实不相瞒,奉子君师兄的死,成为了我的遗憾,本来还想和他和解,可现在,连说一声对不起的机会都没有。”

    金胖子一愣,笑道:“没想到姜师弟,还是一位性情中人。”

    “不不不。”

    “我只是恨啊!”

    “奉子君这么好的人,怎么就英年早逝呢?”

    “千万别让我知道是谁,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秦飞扬怒道。

    “姜师弟能有这份心,我相信若子君泉下有知,肯定会很开心的。”

    金胖子笑了笑,又狐疑道:“不过这跟今天的考核有关系吗?”

    “考核只是次要。”

    “机会难得,今天我一定要好好宴请下金师兄。”

    “这以后在九天宫,还要承蒙金师兄,多多关照。”

    秦飞扬拱手笑道。

    “什么意思?”

    “姜师弟,你不会是真想贿赂我?”

    “我可告诉你,这是违反规矩的事,千万不能做。”

    金胖子义正言辞的说道。

    “贿赂?”

    秦飞扬一愣,摇头道:“金师兄,看你这话说的,这怎么能叫贿赂呢?我们是因为投缘才聚在一起,把酒言欢,跟其它的没有任何关系。”

    “这就好。”

    “我就怕想走捷径,不仅会害你自己,还会连累我。”

    金胖子笑道。

    “怎么会呢?”

    “考核的事,我们不谈,今天我们只喝酒聊天,不醉不归。”

    秦飞扬道。

    “好。”

    “不醉不归。”

    金胖子点头。

    反正他又不考核,怕什么?

    喝就喝。

    ……

    咚!!

    片刻过去。

    红衣女子带着几个伙计,送来一大桌美味佳肴,以及四坛酒。

    慕天阳猴急的抱着一个酒坛,打开坛盖,一股浓郁的酒气,顿时扑鼻而来。

    慕天阳眼中顿时一亮,笑道:“这可是上次,上官秋宴请我们的时候喝的酒,绝对的神酿。”

    金胖子道:“这酒,我也有所耳闻,确实不错。”

    “看来金师兄,还是同道中人啊!”

    “来来来,我给金师兄倒上。”

    慕天阳抱着酒坛,起身跑到金胖子面前,倒了满满一整杯。

    接着。

    他又给秦飞扬和火易面前的酒杯倒满,随后便回到座椅上,笑道:“来,举杯。”

    秦飞扬两人举起酒杯。

    “金师兄,我们敬你。”

    “希望以后,我们能成为好朋友,铁哥们。”

    慕天阳笑道。

    火易呵呵笑道:“还要再加一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好好好。”

    金胖子连连点头,大笑道:“来,我们干杯。”

    四人用力碰了下酒杯,便仰头一饮而尽。

    “来,吃菜。”

    慕天阳表现得极为热情。

    秦飞扬和火易也不含糊,雅间内一直是笑声不断。

    那红衣女子也识趣的离开了。

    但不久。

    一个女子出现在雅间内。

    “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们居然喝得这么高兴?”

    来人正是上官秋。

    看着一边喝酒,一边谈笑风生的四人,上官秋诧异的问道。

    “你怎么来了?”

    秦飞扬一愣,放下酒杯,狐疑道。

    “你们可都是我玉兰楼的贵客,作为楼主的我,敢不来亲自作陪?”

    上官秋笑道。

    “贵客?”

    金胖子苦笑。

    他算哪门子的贵客啊!

    到现在,他还没弄明白,这姜皓天三人想做什么?

    上官秋走到秦飞扬旁边,一缕缕好闻的体香,钻进秦飞扬鼻孔。

    换成其他人,肯定会忍不住心猿意马。

    但秦飞扬,神色很平静。

    脑海中,也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不过火易就有些不满了,看着上官秋,道:“小姨子,这么多位置,你干嘛要坐他旁边啊?”

    “小姨子?”

    秦飞扬,慕天阳,金胖子面面相觑。

    上官秋也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称呼,打了个措手不及。

    她打量着火易片刻,皱眉道:“你不会就是我姐姐说的那个男人吧?”

    “对呀对呀!”

    火易连连点头,问道:“她在你面前,怎么说我的?”

    上官秋直翻白眼,瘪嘴道:“姐姐说,你厚脸皮,臭无赖。”

    “绝对不可能。”

    “厚脸皮,确实是有一点,但无赖这个字,跟我根本不沾边。”

    “你肯定是听错了。”

    火易摆着手,不相信。

    “信不信,随便你。”

    “但有一点,你必须给我记住,以后别乱叫。”

    “谁是你小姨子?”

    上官秋冷哼一声,抬头看向金胖子,盈盈笑道:“胖子,你可是从来没来过我这玉兰楼啊!”

    “这……”

    金胖子神色有些尴尬。

    其实玉兰楼和玉琴楼,也是竞争对手。

    作为奉子涵的表弟,他自然不可能来玉兰楼消费啊!

    “今天你能来,我也是很高兴,来,我敬你一杯。”

    上官秋端着一只酒杯,笑道。

    “不敢不敢。”

    “姜师弟,慕师弟,火师弟,我们一起,我们一起。”

    金胖子连忙摆手,求助的看着秦飞扬三人,道。

    虽然他有奉元这个后台,但上官秋的后台更恐怖,不但有上官凤澜,还有整个宝阁,所以他万万不敢在上官秋面前放肆。

    秦飞扬瞧了眼金胖子,点头笑道:“好好好,我们作陪。”

    慕天阳和火易相视一笑,也拿起酒杯。

    上官秋也是颇为豪爽,一口就干了,随后瞥向一脸乐呵呵的秦飞扬,传音道:“你肯定没安好心吧!”

    “我?”

    秦飞扬一愣,暗道:“什么意思?”

    “上次我姐姐在这,你都不喝酒,而这次,居然跟金胖子喝得这么爽快,很反常啊!”

    上官秋意味深长的传音道。

    秦飞扬嘴角一搐,暗笑道:“没有的事,就是今天心情好。”

    “你就继续装吧!”

    上官秋不着痕迹的白了眼他,又传音道:“对了,今天过来,我是有件事想问问你。”

    【ps:17号,也就是大后天,我外公入葬,还要忙几天,请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