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赶尽杀绝

    这一下倒是狠辣异常,将李宝吓了一跳。他不敢怠慢,赶紧运起全身的力量抬腿阻拦。哪知道段三娘的目的就在这里,她猛地低身收手,一下子抓住了李宝的腿,接着砰的一声将他右脚上的鞋脱了下来。

    “这是什么?你竟然暗藏暗器?这算是什么好汉?”段三娘手中的鞋上藏着一个金属鞋头,而且鞋头上还露出三根小指粗细,半寸长的透骨钢钉。

    “哗——”这一下都乱套了,台下的众人一阵喧哗。李宝冷哼一声倒退一步一言不发。

    刘灼等人本来还为赢了钱而兴奋,这时却是大叫晦气,赢钱的乐趣一下子荡然无存。

    唐从龙冷哼一声:“献台上比武各凭手段,谁也没有说过相扑不能动铁器。在我们开封这也有先例。倒是你们这些外来人不知道规矩,在这里大放厥词,是何道理?来人啊!将他们给我轰了出去!”

    李宝的一众徒弟们呼啦一声就冲了上来,举拳就打了下来;郭京的那些泼皮也举着棍棒冲了上来,举手就打。

    这些人人多势众,段三娘和任原的徒弟们赤手空拳,还要保护着受伤的任原,被打的步步后退。

    “够了!”高宠啪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道:“给自己留点脸子吧!我都替你们丢人。”

    李宝的一个徒弟冷哼一声道:“嗑瓜子嗑出你这么一个臭虫。你是哪一个竟敢管爷们的事情?”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一声怒喝,接着跳下一个黑衣大汉。此人到了近前二话不说,一个黑虎掏心就抓了过去。

    李宝的这个弟子一见就大吃一惊,他赶紧伸手阻拦。那知道对手根本不躲不闪,拳头直取中宫。

    “砰!”的一声响,像是被愤怒的公牛顶到,这个家伙呜的飞了出去,吧嗒一声摔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李宝这个人虽然有着各种的缺点,不过对自己的徒弟还是很爱护的,看到徒弟被人家一拳打的口吐鲜血生死不知,不由的火冒三丈,猛地跳了起来,双手犹如大砍刀一样就劈了出去。

    对面的黑衣人冷哼一声,猛地一个弓步,右手犹如一杆大枪一样呜的一声就捣了过去。

    李宝感觉像是有一杆想要刺破苍穹的大枪直刺过来,知道自己不是对手,赶紧收手去阻挡。结果就听砰的一声巨响,他也不住地踉跄后撤,腹中一阵的翻腾,差点也是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曹宁!你要干什么?”唐从龙眉头猛地一皱,这个二杆子他也知道,轮武艺在开封也是第一位的。怎么他还和任原有关系吗?这让他紧皱着眉头,有些难以处理。

    “让他管住自己的嘴,有些人不是他能得罪的。”曹宁并没有继续和他们纠缠,收了手转身而去。

    郭京赶紧带人上来,他眯着眼睛盯着曹宁的背影道:“这个家伙是什么人?倒是好手段。”

    “他叫作曹宁,号称小霸王,是开封城的第一高手;和一群纨绔子弟组成一个黑虎团,手下也有不少的泼皮。我还以为他和任原有什么关系,可把我吓得一大跳。

    看来是因为刚才苏叉出言不逊惹恼了他,才出手相斗。这可是就怪了,那个青年人是什么人?看起来曹宁好像听他的号令一样。”

    郭京眼睛猛地睁开,里面的精光闪烁,就是唐从龙都有些心惊。“我好像猜到他是谁了。这是真定府的那个呆霸王。前两天他在万胜门胜了曹宁,这件事情在开封传的好不热闹。

    据说这里面还涉及到一个帝姬,现在说书人已经把他传的满开封都是了。嘿嘿嘿。我们不妨再给他添把火,,最好能够直达天听。”

    唐从龙微微点头,然后看了看李宝,李宝被看得脊背发麻,将牙一咬道:“是!请二位放心!我会让这件事传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得。”

    “很好!还有,李宝。恭喜你战胜了京东的擎天柱任原,再次荣膺开封府第一扑手。”

    李宝连忙道:“在恁这位内等子高手面前,小人可不敢成第一,这不是活活折了小人的草料?请二位放心,稍顷我会将二位这次作扑的银钱送过去。”

    唐从龙和郭京这才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李宝叹了一口气,带徒儿们和白中到后面去查点这次的收获。观众们有些喜气洋洋,有的骂骂咧咧也都回到了逐渐散去。

    段三娘带着一群徒弟们,抬着自己的丈夫,灰头土脸的要回保康瓦子。

    “段娘子,且住了。我们东家已经说了,恁们从京东到了开封一直住在我的保康瓦子,直到现在白吃白喝还还白住。我们这个店小,禁不起你们这个多人这么折腾,现在请你们到别处去吧!”

    “什么?当初是你们到泰安州将我们请了过来,这一段时间我们为了保康瓦子每天在献台拼杀,赚下了银两足够买下你的保康瓦子了。我的师父刚刚受伤没你们就要翻脸不认人?”

    “到底是一个乡下人,你知道保康瓦子是谁的吗?竟然敢号称能够拿下保康瓦子?没有100万贯你想都不要想。我们的后面可是王相公的兄弟王吉,你如果敢在这里胡闹,小心我我们将你压到开封大衙,让你们永世不得翻身。”

    段三娘叹了一口气道:“请店爷可怜。我的外子身受重伤,急需银钱救治。请您允许我们进去收拾一下细软,也好请大夫帮外子治伤。请店爷可怜则个。”

    “唉!都说我是一个软性子。那个三娘子,不是我不让你进去,实在是东家有交代:你们进去一个我的饭碗就砸了。请恁体谅我们做下人的不易。这样吧,我这里有二两银子,你们拿着做个路费,赶紧走吧!可千万不要给让我的东家看见。”

    那些徒弟们哪里肯让,吵吵嚷嚷的就要往里面冲。段三娘哀叹一声:“算了,多谢店爷宽容,我们这就走了,恁的情意容当后报。”

    她捡起地上的二两碎银子,然后一咬牙,让人抬着自己的外子,扭头就走。

    店家看着他们背影,嘿嘿冷笑,二两碎银子就将他们打发走了,这些人的细软可就都归自己了!这个不是小数,数百贯呢?顶上自己自己干十年了。

    “三娘子,咱们就这么走了吗?”徒弟们还是有些不服气。段三娘叹了一口气道:“这是人家的地盘,咱们必须忍者。我这里还有一些积蓄带在身上,咱们回到泰安州给你们师父治好了病再说。”

    “你们甘心就走了吗?开封府的花花世界,可不是泰安州这个小地方可以比拟的。这个花花世界就这么离开了岂不是可惜?”随着话音一转,从街角转出几个人来,正是李宝手下的十二太保。

    “你们要干什么?”任原的弟子们冲了上来,挡在了前面恶狠狠地盯着对手。

    “别急!我们这次来不是打架的。你们从泰安州那个小地方过来,还没有见识够东京的繁华,难道就这么离开吗?”

    “当啷啷!”为的正是吕欢,他抓起一把碎银子,叮叮当当的洒落在铜锣上,发出一阵诱人的清脆响声。

    “看到了吗?我师父说了,只要你们肯归顺,每人100两银子的安家费。我们的师父在开封也是有一号的,如果你们拜了我师父,还不是享不尽荣华富贵?

    怎么样?机会就着一次。大家可一定要把握住,如果失去了,那可是后悔一生啊!”

    对面的人面面相觑,显然都有些心动,不过却不好意思第一个迈出去。

    “怎么样?还要考虑吗?我们可是等着回去给师父复命呢?既然大家都不乐意,那么……”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一人战战兢兢的道:“师父,三娘子,来的时候我跟家人说了大话,不干出一番事业就不会去。现在就这么灰溜溜的回了泰安州,实在是没有颜面再见家乡父老。实在对不起,我,我先留在开封,等,等我混出一点样子,一定回去报答师父。”

    “王雄,你个王八蛋!你忘了师父是怎么培养你的?现在竟然敢背叛师父,小心遭受报应。”

    王雄冷哼一声没有丝毫的犹豫,一溜烟的跑到了对面的队伍中。他一过去,立刻就得到了100两银子的安家费。

    剩余的人眼睛都红了,一个个道:“师父,三娘子,我的家中也等着我的好消息呢?我也先走了。”

    “我,我也跟大翁许诺了,我……”

    “我,我要是。”

    这些学徒们三三两两的就跑了过去,到后来连借口也懒得找了,他们轰隆一声跑了过去。

    “你,你们,我,师父,我也去了!”刚才还在破口大骂的弟子,最终还是放弃也跟着跑了过去。

    段三娘独自一人看着躺在地上的丈夫,悲从心中来,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去。

    “这才对嘛?识时务者为俊杰,咱们走!”李宝的弟子哈哈大笑,他们一群人有说有笑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