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恶魔

    “等等、等等……”

    陈时倒吸一口凉气,立即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但它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完了,死定了!

    陈时脑海一片空白,“飕然”一道黑影直射而来。

    “嗤嗤……”

    却没有迎来印象中的死亡。

    这是?

    他猛地转头,骇然见到一个庞大的黑影,不知何时攀爬在了他身后的金属格子上,被它射出来的“弹头”击中,一阵高压电流乱窜,那黑影登时“轰隆”跌倒地面。

    这是什么怪物?

    已经见识过深海怪物的陈时,依然无法理解和立即去接受眼前的东西。

    如同甲虫的流水型漆黑外壳,蜘蛛般的节肢,以及足足有八条延伸出来的脖子……是的,是八条长度超过一米,脖子如螺纹的收缩物,在脖子的脑袋上,犹如无数冤魂凝聚到了一块,凸出各种情绪的面庞。

    这不能说是怪物了,完全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魔吧……

    陈时刚才的虚弱瞬间消失,连滚带爬地飞奔向它的身后,对这只“恶魔”感到无比惊惧,原来刚才是它救了自己,要不是它当机立断扣动扳机发射,以这只“恶魔”的体型,八条脖子中每一条脖子上的脑袋,张开的利齿都能轻松咬断自己脆弱的脖子,顺便吞食掉。

    抽搐了几秒钟的“恶魔”,很快恢复了正常,而站在陈时身前的它,立刻又扣动了扳机。

    这次陈时看清了,它扣动扳机之后,射出去的武器是一根食指长度的金属尖锐物,在贯入“恶魔”的身体后,便会释放肉眼可见的高压电。

    倘若击中人类,光是尖锐的金属物都能要了半条命,随后的高压电置人于死地也是轻轻松松。但对付这种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魔”,也就仅能让它抽搐数秒钟而已,根本不能杀死它。

    跑!

    陈时动了这个念头。

    而产生这个念头到开始执行,刚抬起的右脚,就被一阵风刮过。

    它已经开始逃跑了!

    背着一个沉重的金属箱子,提着更显沉重的武器,还穿了一身的盔甲,但它奔跑的速度居然不亚于博尔特!陈时只是错愕了下,就与它分离了至少十多米。

    “wtf!”

    陈时顾不得想骂人的冲动了,赶紧跑吧。

    先前还觉得浑身疲惫虚弱要死,这时不知怎么的,一股力气从身体深处涌了上来,他撒开双腿狂奔,紧追前面的身影。

    “尼玛,跟上来了!”

    陈时狂奔了几十米,一回头瞥眼就见到那只“恶魔”也紧随上来,身躯之下的节肢迅速抬动,八条脖子随风狂舞,每个脑袋上那数不清的脸都在盯着陈时,密布的利齿比鲨鱼还要密集尖锐,仿佛一口下去,连钢铁都能咬碎。

    陈时要疯了,一个人穿越到陌生星球便算了,还是漂流在广阔无边的大海上,好不容易从深海怪物嘴下逃生,累死累活爬上大坝来到了“都市”,又遇见了个奇怪的智慧生命却无法交流。

    以上都忍了,再苦再累,男人忍一忍都算了。

    可不能被一只不可名状的“恶魔”追杀啊!

    不,他宁愿被恐怖片中的杰森、丧尸追杀,都不想被身后的那个“恶魔”追杀,对比起身后的“恶魔”,竟然连异形都显得面目清秀、和蔼可亲了。

    这一刻,陈时从未觉得自己会跑的这么快,真的拼尽了便秘时候的十倍力气,他甚至追上了堪比博尔特它的尾巴,换做往日,吃饱喝足了他也跑不出这样的速度来。

    在死亡的威胁下,他跑的已经够快了,但身后的“恶魔”速度也不慢,应该说,要比他还要快一些,眼看着要被“恶魔”赶超,乃至陈时都似乎闻到了“死亡”的气味。

    终于,跑在最前面的它,身体戛然而止,迅速脱下金属箱子,也不知进行了何种操作,金属箱子迅速展开变形,连绵的嘎吱响动中,成百上千的零件连环运转变轴,最后组装起了一支接近2米多长的超巨型枪械。

    “#%$……”

    来自它的大声吼叫,虽然言语不通,在这一瞬间,陈时却明白了。

    二话不说,陈时猛然向着旁边一滚。

    扳机扣动。

    “咚……”

    沉闷的巨响在耳边骤然炸响,常温的空气都被炽烈的高热排斥开来,形成了一股小型的热风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超巨型枪械并没有常规的枪口,上下并排的金属条中间,一道赤红的聚合光线从中激射飞出,纳秒计算的时间空隙中,完全无视了几十米的距离,刹那贯穿“恶魔”的整个身躯。

    陈时睁眼看去,被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在他目线下,沿途遮挡的金属格子与建筑物,全都被赤红的光线贯穿,表面流出了岩浆似的溶铁,也不知贯穿了多远的距离,反正肯定超出了视力的极限。

    这样恐怖的威力,哪怕是真正的“恶魔”来了,也抵挡不住如此可怕的一击。

    果不其然,等陈时用眼睛再去寻找“恶魔”的尸体,只看到了些奇怪的碎肢,连完整的身躯都被蒸发了。

    原来如此,它狂奔并不是逃离,而是想拉开距离,好给武器变形组装留与时间吗?

    陈时这才感觉到浑身快散架了,本来就累得要死,结果被刚才的“恶魔”一吓,拼了老命的狂奔,此时一安全,双腿打颤,差点站不起来。

    勉强想站起身,大腿的肌肉不停地打颤,陈时闷哼声,双手撑住金属格子,才没直接摔在地上。

    银灰色的金属格子静静凝滞不动,却在陈时双手按压的刹那,登时亮起了蓝灯。

    “嗤嗤……”

    伴随低温的冷气,陈时不安地收回双手,就见到金属格子表面开始变化收缩,露出了如同货架一样的内部结构。

    数也数不清,不计其数的物资摆满了这些架子。

    “这是……怎么回事?”

    陈时一脸懵逼。

    他完全搞不清节奏,这金属格子不会是被他这么一按,给按坏了吧?

    他在这儿搞不清状况的懵逼,那边的它已经收好金属箱子,重新背上,快步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