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狂暴的战斗

    “安老鬼,看来你不行啊!”一道雄浑的声音传来。

    面具之下,陈辰的眉头不动声色的皱了一下,只见远处,一道黑色的人影快若闪电般出现在了陈辰的眼眸中。

    一身黑色的长衫,面容成熟,硬朗,颇有一种老帅哥的感觉。给人一种成熟的魅力感。

    “哼!少在这里说风凉话,这么久才来,老夫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呢!”灰衣男人哼了一声,明显对这才赶来的黑衣男人不满意。

    宁武封见王宫中又来了一位他无法看透的高手,当即瞳孔一缩,心里暗自想着一些什么。

    “安老鬼,老夫这不是给你练手的机会吗,怎么反倒怪起老夫来了。”黑衣男人口中发出爽朗的笑声。

    “哼!”灰衣男人冷哼一声,对黑衣男人的话并不感冒。

    “真是有意思。”陈辰轻声喃呢了一句,“喂!别废话了,一起上,让本尊看看魏国王宫的高手实力如何。”

    “不知所谓。”灰衣男人冷哼一声。

    “真是有意思的家伙,太久没动手骨头都有些生锈了啊。”黑衣男人自顾自的说着,扭动了一下脖子。

    豁然间,灰衣男人和黑衣男人浑身的内力爆发,两人一同向陈辰扑了过去。

    “砰砰砰!”

    两人围攻陈辰,先是一番拳脚相交,澎湃的内力不断的爆发出来,只见澎湃而出的内力向四周不断的激射而去,落到地面上,炸起一片灰尘碎石。

    地面上铺着的青石纷纷炸裂,出现一个又一个的大坑。一时间满天灰尘飞舞,宁武封连忙让禁军后撤。

    这种级别的战斗,就算是余波也能够击杀,重创普通人组成的禁军。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三人纷纷后撤。

    “大宗师中级的实力。”黑衣男人皱眉凝神盯着陈辰,“魏国什么时候出现这等人物了?”

    “再来!”陈辰大喝一声,再一次扑了上去……

    此时安邑城中,某个客栈里。

    “丫头,想不想去看看?”一个老人询问旁边的一个小女孩。

    “嗯嗯,爷爷,我想去看!”小女孩显得有些兴奋。

    “既然丫头想去,那爷爷就带丫头去看看。”老人牵着小女孩的手,向客栈外走去。

    “叮叮叮!”

    刀光剑影。

    无数的剑光在夜空中交接,发出金属交鸣的声音,狂暴的内力肆虐,炸起无数的碎石灰尘。

    “宗师境界的刺客,宁家果然不愧是第一大家族。”顾勉心里暗道一声。

    已经在这里和蒙面黑衣刺客僵持了一会儿了,顾勉无可奈何蒙面黑衣刺客,但是蒙面黑衣刺客同样的也对顾勉无可奈何。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再加把劲,看看你究竟能够撑到什么时候吧!”顾勉暗自说道,手腕瞬息变化,只见他手中的剑猛然大放光彩,漫天剑光绽放,森然的寒意尽数袭向蒙面黑衣刺客。

    蒙面黑衣刺客当即身影一动,手中的长剑也是快速的变化着……

    在不远处的一间屋顶上,一位老人牵着一个小女孩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境界不错,招式也不错……”老人低下头,“丫头,你怎么看?”

    “嗯……那个戴着斗笠的大哥哥更强,若是用出全力的话,那个黑衣服的坏人肯定会死的……”小女孩眼睛泛起一丝流光,转眼便消失不见。

    此时,正陷入激战的顾勉和蒙面黑衣刺客还不知道在他们不远处竟然还有旁观者。

    “噗嗤,噗嗤。”

    顾勉的剑光划破蒙面黑衣刺客的手臂,丝丝鲜血流出来。

    蒙面黑衣刺客皱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稍微一犹豫,转身就跑。顾勉想了想没有追上去,而是选择转身离开。

    而就在他转身离开之时,目光瞥见了不远处的老人和小女孩。他愣了一下,心中警惕大作,他不知何时那里出现了两个人。

    老人和小女孩注意到陈辰的目光,老人对着陈辰点了点头,小女孩则是清脆的叫了一声大哥哥。

    顾勉警惕的对着两人点点头,手紧紧的握着剑柄,老人混浊的目光看了一眼顾勉,当即就让顾勉浑身汗毛炸起,有一种仿佛被远古凶兽盯上的感觉。

    “丫头,走了,去另一边看看,那边可是更加的精彩。”老人牵着小女孩的身影转眼即逝,看得顾勉一愣。

    只是眨眼的功夫,老人和小女孩就消失了。顾勉不由得有些后怕,后背发凉。

    这等实力,在顾勉看来绝对可以秒杀自己。顾勉长呼了一口气,看了两眼老人和小女孩先前站立的位置,连忙转身离开。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人?为什么给我的感觉和师父一样恐怖……”顾勉不敢多想,连忙离开了这里。

    与此同时,白温言带着白思明还有江延向着内城的方向而去。

    原因无他,实在是陈辰和王宫守护者战斗产生的动静太大了。白温言带着两人打算暗中观察一番,白温言心情很复杂,一方面想陈辰就这样被打死……但是一想起生死符,又不得不希望陈辰能够全身而退。

    现在的白温言是身不由己,自己,以及自己的弟弟和兄弟都被种下了生死符,若是陈辰这一次能全身而退,而且信守承诺的话,白温言也打算拼一把……

    不仅仅是白温言等人向内城而去,同时还有邬家,邤家,蔡家和宁家那些被陈辰控制的人,以及没有被控制的人……

    “爷爷,那个大哥哥好厉害啊。”小女孩拉着老人,口中清脆的叫道,眼眸中一丝流光闪动。

    “挺不错的!”老人混浊的眼中豁然爆发出一丝精光,赞叹了一句,点了点头。

    老人和小女孩此时正站在内城城墙上,静静的望着不远处陈辰和两个男人的战斗。

    “哈哈哈!不错,不错。”陈辰发出畅快的笑声,他身上的长袍已经破碎,面具也碎了一半,但是一身雄浑的气势却是越发的强大。

    灰衣男人和黑衣男人,两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的衣服破碎,嘴角处还有鲜血,一身灰尘朴朴的,头发散乱,样子像乞丐一般。

    而三人战斗的地方,更是破败不堪,宛若被导弹轰炸过的废墟一般。青石铺成的地面已经完全沦为了碎石堆和无数的坑洼。

    宁武封带着的禁军通通远离三人的战场,在距离几里的地方观看着。期间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意外,运气不好的士兵直接被扩散开来的内力余波震死。

    陈辰又一次冲了上去,狂暴的内力再一次席卷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