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齐国赠予公子

    “咯咯咯。”念衫掩嘴发出银铃一般的笑声。“冥冥之中,天意已定,公子来齐国肯定是为了某件事吧。”

    闻言,陈辰眉头不动声色一皱,难道她已经知道了?“念衫姑娘,此话怎讲?难道我就不可以是齐国人吗?”陈辰脸色平静。

    念衫轻笑着摇摇头,没有言语。

    看着念衫这副模样,即使陈辰心中有怒火,但是也不敢轻易的释放出来,这个女子给他的感觉很不简单。

    不单单是她的容颜,还有她所说的话,故作玄虚的话,尽管陈辰心中并不大相信,但是却让陈辰敏锐的察觉到一丝异样。

    “既然念衫姑娘不说,那我也就明说了!我来此就是为了找你!”陈辰双目微微眯起,一股莫名的气氛开始在空气中弥漫。

    “陈公子为了来找妾身?”念衫闻言微微愣了一下,美丽的眸子收缩了一下。

    “难道他已经知道了?不可能!师父耗尽生命才演算出来的,他怎么可能会知道我!这绝对不可能。”念衫表面上很平静,心中却被陈辰的话惊得掀起了惊涛骇浪。

    “明人不说暗话。”陈辰缓缓开口,“我想问一下,念衫姑娘为什么要那么做!”陈辰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变得严厉了几分,丝丝寒意散发出来。

    “嗯?”念衫愣了愣,“为什么那么做?”念衫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陈辰的思维,“不知陈公子所说的事是什么事?”怎么感觉和她想的不大一样,有一种问罪的感觉。

    “念衫姑娘,一定要我挑明了说吗?”陈辰发出一声冷笑,“关于齐国前一阵发生的事情,相信念衫姑娘并不陌生吧。”

    闻言,念衫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陈公子说的是关于那件事!”念衫狐疑的看了几眼陈辰,小声地试探着问,“难道,那个组织和陈公子?”

    “念衫姑娘,难道不敢承认?”陈辰冷笑一声,心中的怒火已经准备爆发了。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打了再说!

    见到陈辰冰冷的脸色,念衫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对不起陈公子,妾身不知道那是陈公子的所属,真的对不起。”

    陈辰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下,但是心中却是越发的警惕,念衫的种种行为让陈辰无法看透。

    “昨夜越狱事件是陈公子主导的吧,那木珩他们应该没什么大碍吧。”念衫说着,发现陈辰的脸色变了变,连忙接着道:“陈公子,对于这一切,妾身深深的感到歉意。”念衫说着,站了起来,对着陈辰行了一个礼,“陈公子放心,对你造成的损失,妾身一定会补偿的,还请陈公子原谅妾身。”

    陈辰越听,越糊涂。陈辰还是有自知自明,他知道自己不可能仅仅凭借着帅气的脸庞就将念衫征服。

    而念衫的言语与行动让陈辰不得不怀疑,这里面有阴谋。陈辰并不是一个阴谋家,但是眼前的一幕真的太诡异了!这让陈辰感觉念衫仿佛化身为了舔狗。

    而且还不是普通的舔狗,是拥有盛世美颜的……

    “不知念衫姑娘想要如何赔偿?”陈辰冷冷一笑,也幸好木珩他们都没有出事,这是陈辰在这里和念衫好言交流这么久的基础。若是木珩他们出现了意外,可能陈辰二话不说直接动手就开干吧……

    念衫闻言,脸颊微微红润了一下,然后轻轻咳嗽了一声,才正色说道:“若不然妾身将整个齐国送与公子如何?”

    “什么?!”陈辰感觉自己耳朵在一瞬间出了问题,他脸色露出震惊,“你说啥?再说一遍!”

    “妾身说,不若将齐国送与公子如何?”念衫见到陈辰失态的样子,掩嘴轻笑道。

    这一次,陈辰听清楚了,他确定自己没有听错。眼前的这个绝美女人竟然说,将整个齐国送给自己!一瞬间,陈辰心中就冒起了一个想法,这个女人恐怕得了失心疯,是一个疯子吧!

    这种荒谬的言论让陈辰震惊得无法说出话来。

    “陈公子不信?”念衫面容平静,并没有因为陈辰震惊的表情而表现出什么不满。

    “念衫姑娘是在说笑吧。”陈辰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是来问罪的。

    “妾身有没有说笑,还请日后陈公子自己评判吧。”念衫轻柔道,抬起白皙的素手为陈辰重新满上一杯,“公子请。”

    见念衫表情不变,不似说假,陈辰心中惊骇的狐疑起来,眉头一皱,“若是念衫姑娘能够说到做到,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

    “若是念衫姑娘做不到,可别怪我不客气。”陈辰并没有因为念衫的美貌而改变什么,最多只是将时间往后缓一缓。

    “还望公子遵守承诺。”念衫闻言,微微一笑。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陈辰道。

    两人之间莫名的多了一份约定,陈辰起身离开房间向外走去。

    念衫将陈辰送到门口,目送着陈辰离开。直到陈辰的身影消失在她的美眸中,她才转身重新走上楼,她口中低声喃呢着,“师父,念衫找到了您说的那个人,师父,您看见了吗……”

    走在大街上,陈辰突然停住脚步,恍然间回过神,“自己这是傻了?为何会相信如此荒谬的话?还同她打赌?”

    陈辰愣在原地,心里不明所以,接着脸色微微一变,“自己这是潜移默化的被魅惑了吗……”陈辰想着,心里不由得产生了一股后怕的感觉,后背脊梁骨直冒寒意。

    念衫的魅惑之术究竟是何等的可怕,竟然连他大宗师境界的高手都在不知不觉间被魅惑!

    陈辰回头看了一眼阁楼,眼眸中闪烁着忌惮,看样子得重新制定一下计划了。这个女人有点可怕……

    回到家中。

    木珩见陈辰的脸色不是很好,于是便开口询问:“师父,您这是?”

    “木珩,你仔细和为师说说,你见到那个女人的第一眼,还有和她相处的所有感觉。”陈辰脸色变得严肃。

    “师父,您找到那个女人了!”木珩的音量不由得放大,目光中闪烁着光亮,他想要报仇。

    “不是为师打击你,以你现在的实力,在她面前不堪一击!”陈辰说道,目光有点凝重。

    闻言,木珩咬着牙,沉默不语。陈辰拍了拍木珩的肩膀,“先说说具体情况。”

    “嗯。”木珩轻轻点头,回想了一下,仔细的重新给陈辰讲解了一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