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师从九叔

    一连过去几日的时间,九叔也在暗中观察陈辰的品性,以及考验陈辰。

    这一日。九叔把陈辰单独叫进一间房间。房间比较宽敞,在最前方有一个人像,是太上老君,面前的香炉中,插着正在缓慢燃烧,冒起点点烟雾的香。

    九叔走上前背对着陈辰,他转过身时手中多了几根燃烧着的香,他将手中的香递给陈辰,口中说道,“拜一拜吧。”

    闻言,陈辰脸色忍不住一喜,连忙接过九叔手中的香,跪在蒲团之上,双手拿着香拜了拜然后起身将香插进前面的香炉中。

    陈辰在看着太上老君的神像时,九叔就开口说着,“陈辰,你这一跪就入了我茅山一派,而我茅山派的规矩得给你讲清楚。”

    “不得欺师灭祖,不得残杀同门弟子……”茅山派的规矩不是很多,九叔给陈辰讲了一遍后,双目注视着陈辰。

    陈辰脸色严肃,郑重的点了点头,口中道:“师父!”

    九叔闻言,露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但是很快九叔就收回了笑容。“我们茅山派没有太多的世俗规矩,但是不可行恶……”九叔说着,面露严肃,“若是行恶,作伤天害理的事情,为师定当清理门户。”

    陈辰点头表示明白九叔的意思。任何事情丑话说在前头都是起一个警告的作用。

    “既然小辰你已入我茅山门下,那么先从最基础的学起。为师教你一套强身健体的武功,行走江湖身体为重。”九叔说着,弯腰翻出一本泛黄的书籍。

    若不是陈辰知晓九叔的本领,还以为这是江湖骗子呢。九叔将书递给陈辰,“看看,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

    陈辰接过来翻了几遍,九叔见状眉头微微一皱。陈辰抬头望着九叔,“师父,其实我学过功夫,我觉得我不用学这个了吧。”

    “学过功夫?”九叔狐疑的看了一眼陈辰,“来,试试。”

    “师父,弟子无理了。”陈辰一拱手,抬手间脚下一踏向九叔攻去。

    九叔见到陈辰抬手间的动作,双目一凝,也开始动了起来。

    “砰砰砰!”

    拳脚相碰,在呼啸声中不断的发出闷响。陈辰并没有用全力,九叔的身手也不差。一晌后,在九叔的叫停声中,陈辰停下了手。九叔有点郁闷,“把书给我。”

    “哦。”陈辰点头,把泛黄的书籍拿给九叔。九叔拿来放好后,上下打量了一下陈辰,忍不住点头,口中却是告诫道:“你的武功很不错,但是切记,骄傲自满使人膨胀,这不利于我等修道之人。”

    “明白,师父。”陈辰点头,并没有反驳九叔的话。

    “嗯。”九叔满意的点头,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赞赏。不骄不躁,九叔很满意陈辰的态度。

    “既然如此,那为师直接传你练气之法。何为练气?也就是借助天地间的灵气,吸入体内,不断的在体内来回洗调,同时通过体内的经脉,将灵气换一个形式存入体内丹田之处。也就是俗称的法力。”

    “而法力也是我们使出法术的基础。法术储存的越多,那么可以使用的法术就越多。而很多强大的法术必须要有庞大的法力作为基础。”九叔给陈辰解释道。

    在九叔给陈辰讲解的同时,陈辰偶尔也会提出自己的疑惑,然后再经过九叔的讲解,陈辰豁然开朗,感觉一片明悟。

    “好,今日就先讲到这样,明日日出之前起来,为师传授与你练气之法。”九叔道。

    “是,师父。”陈辰点头,心里忍不住一阵激动,明日他就可以正式接触道术了!

    离开房间,九叔给陈辰说了两句就转身离开了。而陈辰还有一件事需要去做。

    九叔还有两个徒弟,秋生和文才。而按道理而言,秋生和文才都比陈辰先入师门,陈辰需要叫他们两人师兄。

    而陈辰对于这种事情,内心是拒绝的,不论是年龄还是本领,陈辰的内心都不允许自己叫秋生和文才师兄。

    所以,陈辰现在要去解决这件事情。而且这种事情还不能用武力来解决。只有靠陈辰的智慧了……

    “师兄。”

    “师兄。”

    秋生和文才一脸喜色。两人都是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新衣服和手腕上带着的手表。

    没错!陈辰凭借着他的智慧,最终解决了这件事情。

    在陈辰强大的金钱攻势下,秋生和文才果断的沦陷了。在两人的眼中,只不过一个称呼而已,如何能够和自己身上的衣服和手腕上的洋手表相媲美。

    一个称呼换来这些东西,太值得了!秋生不禁感到,有陈辰这么一个师弟……呸,不对,应该是师兄。有陈辰这么一个师兄而感到骄傲。

    陈辰听见两人叫自己师兄,露出了一丝笑容,搞定!

    傍晚。到了吃饭的时间。

    秋生和文才早已将他们的衣服换了一身,至于陈辰给两人买的衣服,他们应该是准备在什么重要的场合再穿吧。

    晚饭时间。秋生和文才吃着饭。九叔注意到秋生和文才,两人一人手腕上一块洋手表。脸色顿时一变,“你们两个!手腕上的东西哪里来的!”

    “啊?哦,这个呀。”秋生翻过手腕,看了一眼手表,口中道,“这是师兄送的,我和文才一人一块。”

    闻言,九叔的目光放在了陈辰的身上。陈辰露出笑容,连忙从地上提起一个口袋,站起来递给九叔,“师父,这是给你买的,你看看。”

    九叔接过口袋,低头看了一眼就摇头,“你这孩子,师父怎么能让你破费呢。”九叔严肃着脸,说着就将东西递回来。

    陈辰连忙推回去,“师父收下吧,当徒弟的孝敬师父不是很正常吗,况且这些东西要不了多少钱。”

    “就是师父,收下吧,这好歹也是师兄的一番心意,你拒绝了师兄肯定会很难过的。”秋生说道。

    “就是,师父,收下吧。”文才补刀。

    九叔还没有说话,秋生就继续道:“当然了,若是师父你不要的话,其实给我也可以。”秋生说着就站起来想接过九叔手中的口袋。

    文才愣愣的看了一眼秋生,有点没跟上节奏。看着秋生伸过来的手,九叔给了秋生一个眼神,顿时秋生就讪笑着收回手,口中还说着,“这是师兄给师父你的,师父你还是收下吧。”

    九叔点点头,“既然如此为师就收下了。”然后九叔话题一转,“小辰,以后不要这么破费了。”

    “是,师父。”陈辰笑道。

    九叔虽然表面上很严肃,但是眼中还是遮掩不住的开心。口袋里是衣服和手表。九叔还从来没有穿过看上去这么好看的衣服和戴过手表呢。

    九叔从来都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