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万法无咎

第八十六章 胜负手谁占先机

    归无咎沉默片刻,开口道:“锁阴冰蚕么……算是个麻烦。不过,还不算紧急。”

    越衡宗将元玉精斛交托给归无咎,关于此事的源流本末自然也不会瞒着他。

    当初越衡宗发现荒海五行杂玉矿脉后,曾派遣门中二位功行最深的器道真人亲临此地探查。其中一位姓秦,另一位姓陆。关于如何破解此题,两位真人观念相左。

    五行杂玉性质奇妙,五种属性循循相生,互为其根,只能以丹火炼化,返归五行。如果以蛮力打碎击破,当即化为朽灰。

    秦真人以为,当先设法将杂玉运回越衡宗,落袋为安之后,有的是时间慢慢钻研。或许机缘至时,此物自然便能发挥作用。

    陆真人却以为,这完全是多此一举。费尽心思将此物运回,不过依旧是一堆废石,又有何用?应当直入主题,研究炼化五行杂玉之法。杂玉所在弦苍海虽不在四洲六海之内,宗门直接掌控不便。但是布下一枚棋子,保证不脱离视线便可。料想下界土著门派的微末道行,也不能拿五行杂玉如何。

    当时越衡宗数位大能并未直接作出决断,而是集中两股力量,由秦、陆二人按照自己的路走下去。

    秦真人从十余种方案之中逐步试验、删汰,最终确定两种成功可能性最高的方案。可是这两种方案却都功亏一篑。

    其中一种思路,是制作一奇特的保持五行之性不坏的法宝“鱼龙兜”。此物若研究成功,容积之大,足以一次运载十余座座山岳大小的杂玉矿脉。可是此物卡在法宝核心的最后一步,理念始终无法融会贯通,更需要用到一种紫微大世界疑似灭绝的奇物为核心。

    另一条道路却和器道无关。正是独孤信陵所言的“锁阴冰蚕”。此蚕有一特异的空间天赋,善能吞噬外物。而所吞噬之物在其腹中,如同进入另一规则的奇妙空间,能够持住自性不失。等到此蚕寿尽之后,躯壳化成一种名为“蚕晶”的异物,犹如清气凝形,一炼即化。

    每一只锁阴冰蚕所能吞噬的五行杂玉,亦能达到数千升。冰蚕亡后,修士可将“蝉晶”连同腹中杂玉一同炼化,蚕晶在炼化的过程中自然消散,归于无形。

    不过这种方案追索下去,也有两道难关。首先锁阴冰蚕培养极难,两三只、三五只,并不济事。若要大量培养,须寻得一身具“玄阴地母身”体质之人。由蚕母吞噬其神魂以为养料,方能培育出千万数的冰蚕。

    “玄阴地母身”号称“感物之身”,宿主往往附带四品以上的灵根资质。论稀有程度,几乎不下于一品之资者。具有这一体质的人,对于万物品类源流异常敏锐,无一物不能洞察本源、洞悉物性。若投身于炼器、炼丹之道,有望成为一位继往开来的大宗师。

    即便越衡宗真的寻到一位“感物之身”者,也必定会大加培养。此人若投身于丹器中的哪一门,极有可能缩小越衡宗和四炼门在此道的差距。哪里舍得将其神魂化作肥料,培育什么锁阴冰蚕?

    至于另一道难关。以锁阴冰蚕炼得的精玉,亦要通过一道特殊法门处置。否则大量使用此种精玉修炼之人,在临近突破的关口必将爆体而亡。而这特殊法门,在当今之世亦几乎断绝。

    和迈进死胡同的秦真人相比,陆真人的思路要顺畅得多。

    模拟修士使用丹力炼化精玉之法,制造一名为“体外之丹”的法宝,当可将杂玉矿脉炼化为五行精玉。尽管这条路同样无比艰难,宝材的物性和修士的丹性之间,何啻于一道天堑鸿沟。但是这终究可以用愚公移山的方法达成,它的可行性是不容置疑的。

    到了这一步,宗门会作何抉择就显而易见了。

    十余万年之后,陆真人的构思开花结果。便是归无咎手中的元玉精斛了。而秦真人发愤之余再临荒海,想要寻找第三种突破性的方案。但是秦真人最终当不曾成功,因为他直到寿尽也并未返回宗门。

    将五行杂玉的情况简单叙说一番,归无咎道:“若不能寻到身具“玄阴地母身”体质者,锁阴冰蚕之术并不切实用。即便寻到,从培育冰蚕到成了气候,至少也有一二百载时间。”

    独孤信陵眉头一皱,欲言又止。

    归无咎看在眼里,淡然道:“有什么话就说。”

    独孤信陵道:“那日品珍会正会。几位后辈一言一行,心境变化,都在婢子心中。谢晋禅的孙女谢玉真着实有些异常。每每有奇物异材出场,婢子均能感受到她不同程度的情绪波动。事后细细对比,和那些登场奇物的价值高低若合符节。须知有二三十件极偏门之物,就是婢子也是定不太准的。”

    归无咎沉默了许久,眼前浮现出那娇怯怕羞的、手捧白兔的小娘子。

    归无咎开口道:“能否想想办法,将她救出来?”

    独孤信陵抬头看了归无咎一眼,轻声道:“前日密会,就并未看到谢晋禅的孙女。自谢晋禅入岛之后,谢玉真和他祖父可是寸步不离的。”

    大争之世,除了归无咎,杜念莎,黑面少年,宁素尘等于修行之上极有天资者。其余旁门外道,也会涌现出无数杰出的人才。只是时也命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长起来。秦梦霖,谢玉真均是如此。

    归无咎又沉默了片刻,道:“锁阴冰蚕所得之精玉,不经过最后一关洗练,并不能直接用于修炼。想必张舜府、谢晋禅已经和你们说过这一点。”

    独孤信陵犹疑道:“张、谢二人并未言及此事。”

    归无咎沉吟道:“且再观望一段时间。看他培育锁阴冰蚕的进度再说。若他们一直不言及此事,那就是包藏祸心。或者……他们,也是为人所算。不过有一二百年时间的缓冲,说破天去,不过是促使门中九十八年之后,派遣一位更得力的人前来。并不算了不得的大事。”

    独孤信陵又道:“还有另一件要紧事。”

    归无咎伸手止住,开口道:“我先问你一个问题。所谓“红衣会”三王六帅十八将,是否就是余玄宗金丹境的核心弟子假扮?”

    独孤信陵惊讶道:“对于此事,商会中几位高层也只是猜测,并没有实在的证据。余玄宗贪心不足,并不满足于二成利润。“红衣会”极有可能是其贼喊捉贼的一出闹剧。毕竟,只要每年折损的金丹修士低于一定的比例,可以被四州源源不断涌入的新鲜血液弥补。主人是如何猜到的?”

    归无咎道:“若是你们也如此判断的话,那么你刚才所说的要紧事,想必是两个金丹修士的亡魂。”

    看着独孤信陵难以置信的表情,归无咎道:“这并不难猜测。首先,在有限的活动时间内就遭遇两次麻烦,我并不相信什么巧合。”

    “如果觊觎杂玉的两方势力处于均势。那么一位器道真人弟子,照理说应当是双方极力争取的对象。如果我竟然能够成为一方动手的目标,自然是这一方笃定已有胜算,害怕新的变数动摇自己的优势。”

    “我本来以为多半是余玄宗,但是你既然言及“锁阴冰蚕”之事,那此事前因后果自然再明白不过。原来是你们这一方嫌我碍事。”

    “不过这刺杀的设计,本是可进可退的连环计,更多的是称量一番我有几斤几两,并非一意要置我于死地。如果我不慎被两个无名之辈杀死,也算断绝了投靠余玄宗的可能。如果我手上有出人意料的底牌,那么他们也留下的充分的伏笔。火云道人自称是红衣会的成员。而第二位不速之客掣签的巧合,很容易让人怀疑是那玉瓶法器的问题。当我了解了“红衣会”的底细,敌友也就认定。说不定,他们还等着我投怀送抱。”

    独孤信陵一脸佩服的道:“主人英明,婢子要说的正是此事。两次半真半假的行刺都是破灭盟主导,策略一如主人所说。另外玉京门行事方略要温和一些,只对主人进行过一次试探。这些事前日会前,两家并未和白龙商会通气。”

    不过她这份表情,几分真几分假可难说的很。归无咎也不介意。

    见归无咎没有其他吩咐,独孤信陵道:“若主人没有其余吩咐。婢子这便返回容州,两月之后以一副新的面目出现在诸人面前。”

    归无咎道:“且慢,还有一事。”

    说罢取出一份玉简交到独孤信陵手中,道:“这是一份丹方。就由你们商会的丹师搜罗灵草,炼制出几颗。丹方要保密。”

    这丹方,自然是“空蕴系物丹”了。

    独孤信陵离开后,归无咎在静室中转了两圈。方才发现室内多了一封飞书。打开一看,居然是万殊阁秦梦霖。邀归无咎回中曲岛后前来一叙。

    归无咎本想寻个借口,和余玄宗的人暂时辞别。明日倒是一个合适的时机。

    百度搜索【uu小说】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