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九幽冥煞火

    乔辰安修道至今,虽然历经大小战斗不过十余场,但在与人斗战方面的天赋却十分罕有,否则的话亦不能在黑山老妖妄图跨界时,凭借初入阳神的法力将其阻拦下来。

    十六太子敖新早在百年之前突破阳神境,练得一身高深渊厚的法力,但若仅凭此却根本不可能与乔辰安相争锋,须知乔辰安破入阳神境的时间虽短,但一身法力之浑厚程度,世间无人可与之相比。

    若非天阶法宝五行真砂壶在手,恐怕敖新现在已经败下阵来。

    敖青等人见乔辰安果然道行深厚,竟然凭借一己之力硬抗天阶法宝之威,心中全都大为震动,暗道果真没找错人。

    今天如果没有乔辰安在场,说不得非要动用压箱底的那件宝物。

    而另一边,敖新的情况却完全相反,这位龙族太子越打越是心惊,任凭他用尽手段也不能奈何乔辰安分毫,没有占到半点上风。

    此次前来碧水宫乃是他主动向三哥请缨,并且还借来了天阶法宝五行真砂壶,又提点了三千麾下亲兵,本以为拿下敖青几姐妹,踏平碧水宫是易如反掌,没想到对方居然请来如此强援。

    “对方不过一山野散修,根本不足为惧,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敖新强行令自己冷静下来,一双眸子当中射出两道冷光,全身法力汹涌如海,手中分水金叉向前一挥,挑起万倾碧浪,化作墨龙百条,张牙舞爪向前杀来。

    自身却向后退去。

    龙族本就善水,此刻又在深海当中,水汽充沛,得了地势之助,所发招式威力更胜几分。

    顶上五色真砂依旧与黑白二气纠缠在一起,互相倾轧,看这般情形短时间内很难分出高下来。

    失去了五行真砂壶之助的太子敖新好比断了牙的老虎,实力已然大打折扣,乔辰安应付起来再也轻松不过,面对敖新的攻势,只见他不慌不忙的一笑,左手向前拍出一掌,掌心当中有光华氤氲流转,倏尔听闻几声乱鸣,下一瞬,竟然从那光华中飞出一只只丹顶仙鹤,通体缭绕清光,瑞气蒸腾,体态修长,几乎要以假乱真。

    这些白羽仙鹤张开雪白的翅膀,轻轻一展,便就扑棱着羽翼轻灵地向前飞去,张口吐出一团团赤红火焰,同那些墨龙斗在一起。

    修为到了阳神境,修士浑身法力如海,对于道与法的理解更上一重,随手间便能施展各种妙法,化生万象,一定程度上不再拘泥于既有的法术,正是所谓万法由心。

    斗战这许久,乔辰安基本已经摸清了敖新的底细,却是有心收他,目中精芒一闪,心中已有定计,体内铭刻的法力真纹同时亮起,背后霎时生出一对湛青色的流光羽翼,双翼一振,整个人便就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敖新身前。

    手中紧持雄黄宝剑,剑尖划过一抹精妙弧度,向前刺去。

    敖新被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乔辰安吓得心中一骇,他刚才只是见到青芒一闪,对方就凭空来到自己面前,却不知是什么道术。

    眼见宝剑刺来,连忙向后退去,同时扬起手中金叉向上横击。

    铛的一声轻响。

    雄黄剑被荡开,敖新趁此机会避到一旁,金叉挥动,当头砸向乔辰安顶门,嘴角忽然露出一抹诡笑,张口吐出一团漆黑色的火焰。

    这股黑色火焰看起来十分诡异,竟然带着浓郁的死寂之意,从其中更感觉不到半点温度,燃烧起来没有半点声息,所过之处,海水无声无息的蒸发,仿佛被吞噬,消失不见。

    “九幽冥煞火?”乔辰安目光一凝。

    龙族,掌管四时之力,地水风火四气,无一而不精。只不过是世人误以为龙类只善水罢了。

    这九幽冥煞火乃是世间最顶尖的九种火焰之一,素来只存在于冥界深处,冥河流淌,黄泉枯寂,此火便生在九幽黄泉的泉水深处。

    九幽冥煞火,号称永远不会熄灭的火焰,一旦沾染上某物,则非要将之烧尽不可,且由于此火生在黄泉深处,便连魂魄都能灼烧。

    寻常修士被此火及身,哪怕一星半点儿,也要神魂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你不过一小小散修,拿什么跟我斗,我要你魂飞魄散!”

    敖新眼眸倒竖,脸上露出奇诡残忍之色,两人现在距离十分贴近,突然使出这一招,乔辰安绝对无法闪躲,一旦沾身,则必死无疑!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乔辰安神色自始至终都很平静,背后青影光翼一闪,刹那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在敖新身后,双足向前踢出。

    敖新还未反应过来,忽然感觉背后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一股大力传来,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前飞出,九幽冥煞火恰好落于胸前。

    “啊!”

    一声惨叫传来,敖新右臂上猛然生出狰狞的鳞甲,五指化作龙爪,一把将胸前沾染火焰的血肉撕下,鲜血横流,面色苍白。

    仅仅一瞬间,他的神魂就被灼烧了近百分之一,胸膛几乎要被烧穿,魂魄深处传来难以忍受的剧痛。

    这九幽冥煞火可不分敌我。

    “敖新!”

    忽然一声清喝从身后传来,敖新陡然转过身去,目龇欲裂,咬牙切齿道:“混蛋,我要你永世不得超生!”表情分外狰狞。

    却见前方那年轻道人手中出现一只玉白修长的瓷瓶,宝光缭绕,瓶口正对着自己,散出一股沛然莫之能御的狂猛吸力。

    敖新一个不慎之下,身形逐渐变小,啵的一声被收入瓶中。

    “成了!”

    敖月见状不禁欢呼起来,然而下一刻,那瓶身之上的光华忽然急速律动起来,整个宝瓶变得扭曲,下一瞬,陡然炸裂成无数碎片,一股浩荡如海的法力从中鼓荡而出。

    “区区一件破烂法器,也想困住我!?”敖新从中冲出。

    乔辰安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一件人阶法宝能困住一位阳神境的大修士,他只是需要那么一丁儿点的时间罢了,笑着晃了晃手中物事,问道:“你看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