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至道学宫

第63章:冰冻的力量

    夜色朦胧.

    周灿研究了一会儿法宝中蕴含的法则,已经领悟了这法则的力量.

    -有着至道学宫的相助,虽然凭着他的神魂,还无法感应到法则的存在,却也已经理解了法则的真意.

    若是他能够掌握这件法宝中蕴含的’阴风之法则’,然后以自己的元气施展的话,便可以让他的元气拥有了冻僵念头、撕裂神魂的能力。

    “虽然我无法感应到天地间存在的法则,可是这法宝中蕴含的一缕法则,随时都会溃散,我却是可以想办法,直接把这一缕法则抽取出来,化为己用。”

    周灿灵机一动,却是想到了一种掌握法则的方法。

    就是直接抽取这件残缺法宝中蕴含的法则。

    法宝之所以是法宝,就是因为其中蕴含法则。

    而诸多的宝贵材料,便是容纳法则的器具,而想要使器具发挥出来法则的力量,则是需要注入元气。

    元气越是庞大,法则发挥出来的力量也就越大,当然与之相对应,也需要更加珍贵的材料铸就至高的器具。

    现在,这件折扇,就是因为器具已经残缺,被大能炼入其中的一缕法则,都已经将近溃散,重归于天地间。

    等再用上三次之后,器具承受不住法则之力的冲击,就会破碎,到时候,法则就会完全的溃散。

    周灿想要掌握这种法则,便需要在折扇彻底的破碎之前,把其中蕴含的‘阴风之法则’抽离出来,注入自己的身体中。

    唯有如此,才能掌握这种法则的力量。

    周灿把自己的元气,轻轻的注入折扇中,一缕阴风随之激荡,阴风中便蕴含着法则的力量,这法则如同一只风筝,无论落在那里,都始终会回归到折扇中。

    随之阴风激荡。

    周灿的房间中,气温骤然下降了不少,变得阴凉了起来,四周的空气中,有着霜花飘落,一种震慑人心,割裂魂魄的恐怖力量散发蔓延,令人心悸。

    他闭上了眼睛,细细的感受着这一缕法则的存在。

    他只有三次机会。

    三次之后,若是仍是无法感受到这缕法则,且纳为己有的话,这法则的力量,将会击溃折扇,散入天地间。

    阴风荡漾,如同黑色的波涛在月光下汹涌。

    周灿置身其中。

    深切的感受着,他已经了解了这阴风之法则的真意,此时仔细感应,便隐隐约约的,感受到四周存在着大大小小的无数的符文。

    这些符文,是天地自然造化而成。

    一个个的符文,交织在一起,便形成了法则。

    “法则的根本,便是符文,每一个符文,都能发挥出来不同的力量,这些符文通过不同的排列组合,就能形成不同法则。”

    “我若是能够掌握了这些符文,用心去研究其不同的排列组合的方式,便能够演化出来不同的法则。”

    周灿集中起来所有的精神,努力的去感受到这些符文的存在,只要自己能够看到这些符文,自己的至道学宫中便会形成这些符文。

    全部的精神集中了起来,盯住其中一个符文去看,去感受。

    啵!

    折扇发出一声脆响。

    黑色的玉骨,出现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纹,这些裂纹如同蛛网一样,遍布在整个扇面上面。

    注入折扇中的真气,已经消耗殆尽,折扇中的阴风之法则,再次收敛,没有任何的阴风发出,房间中的温度,也逐渐的回升。

    “还有两次机会,若是这两次,我无法领悟到‘阴风之法则’的话,至少我一时半会,是无法掌握这一种法则的力量了。”

    周灿看着遍布裂纹的玉骨折扇,有些心疼。

    但是他的眸子里,依旧露出十分坚毅的眸光,与其使用剩下的两次机会杀敌,倒不如放手一搏,助自己真正的掌握这种法则的力量。

    一旦自己掌握了这种‘阴风之法则’,自己随时都可以施展出来这种法则的力量。

    催动太阳炼形术,丹田中的太阳气息注入了法则中,太阳气息和‘阴风之法则’的力量相悖,想要以太阳气息催动这法则的力量,消耗很大。

    又是一阵阴风荡出,周灿再次聚精会神的去感悟身旁的符文。

    忽然!

    周灿感受到,自己的念头触摸到了一股冰冷至极的符文,刚刚接触,便仿佛坠入到了一个寒冷的世界。

    整个念头,都仿佛被冻僵。

    “这是冰冻之符文!”

    周灿心中一喜,便在他的祖窍中的至道学宫中,随之出现了一枚符文,这符文的四周冰花飞舞,霜雪飘飘。

    冰冻之符文,出现在了至道学宫中,散发出来一种玄奥的味道。

    掌握了这枚冰冻之符文,便可以拥有冻僵念头的力量,法则之力笼罩的地方,念头都会被冻僵。

    此时!

    太阳气息几乎消耗殆尽。

    所剩不多。

    折扇玉骨上面的裂纹,更加的细密,若断若续,似乎随时都会彻底的破碎。

    “还有最后一次机会,若是我无法感受到那股撕裂灵魂的符文的话,就只能等下次的机会了。”

    感应着丹田所剩不多的太阳气息,周灿刚要进行最后一次尝试。

    “咦,有人来了?”

    周灿刚有所感应,便在他的房间中,跑来一只灰不溜秋的大老鼠,对着周灿‘吱吱吱’一阵乱叫。

    随后鼠无敌貌似是想到了自己还没有炼化喉中横骨,无法开口说话的事情。

    便见在它的头顶,一股灵气缭绕。

    灵气中,托着一只肥硕异常的鼠怪元灵漂浮在了周灿的身旁。

    “伟大的主人,有几个小贼,偷偷的潜入主人的家里来了,要不要让我叫了一些小弟,把他们统统赶走。”

    此时,外间的梦冰云也走了进来,她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鼠无敌的元灵在那里说话,只是她的手中,却是有着几个纸人在跳跃,纸人的身上发着乌光。

    “几个小毛贼而已,不用你们动手,我刚好试试自己领悟出来的冰冻之法则,看看这法则的力量如何。”

    “你们退下吧,免得吓到他们。”

    周灿的嘴角,扯出一丝冷笑。

    对自己充满了嫉恨的刘洪洲已经废了,这一批人,又会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