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射界

    王洪杀了承德的特务据点,又把招降刘黑七的一队日本人全灭,连刘黑七也给他赶到了热河边缘,这让关东军极为恼怒。

    日军关东军某师团的特战队队长叫鬼冢正,知道了这事儿,心里不舒服,就在绥中出来侦察时,带着一百多个骑兵,拐进了小路,直冲承德而来。

    这个鬼冢正也很聪明,他也没想去剌杀王洪什么的,只是单纯的想在承德不远的地方打上一仗,以他手下的能力,震慑承德那带的中方军队和中国人不成问题。

    王洪在承德忙了几天,把黑风寨的事情处理好,带上两个士兵,就随着那个营回到了平泉营地,在那里待了一天,又走了四十里地,去看在松岭子那里待着的老郑。

    谁想,就在这路上,他遇到了鬼冢正带着的一百多骑马的特战队。

    这里是战区,那个营派了一个排的骑兵,护送着王洪去松岭子,而这条路,正是鬼冢正准备埋伏起来,打上一仗的地方。

    日军特战队把马放在远处,士兵们拿着他们的歪把子和三八马枪埋伏在了路边。

    快要进鬼冢正的埋伏圈时,王洪和士兵们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但是,这个骑兵排的排长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从骑兵的小马倌升到排长,对马的一举一动和各种反应,了如指掌。

    他骑的马打了两个响鼻,还扭头把耳朵对向了前方,让这排长感觉到了问题,这匹战马是在用动作说话:在前方上风头处有很多马匹。

    可当他放眼向前看去时,马和人都看不到,反而是一片寂静。

    这个距离,离鬼冢正带人埋伏的地方斜斜的,有两百多米远,以日军新兵考核要求打300米胸靶的能力,勉强也算是在埋伏圈内。

    这个骑兵排长感觉到了不妙,他当机立断,立刻下令:停止前进,前面的两个尖兵向前侦察前进,其他人先下马。

    他就坐在马上,看着那两个尖兵往前跑。

    要是前面有埋伏,冲过去必然全军覆灭。可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又不好转身往回跑,他只能下达这样的命令。

    在大家拉住马缰,刚要跳下马的时候,发现这排中国士兵有异常的鬼冢正,手一挥动,机枪、步枪就响了起来。

    一般日军的枪法在这个距离上都差不多百发百发,何况这是日军特战队的士兵。

    王洪的脚刚落到地上,他骑的这匹马,在主人下马时习惯性的低了一下头,就挡住了一发子弹射向他的子弹。

    子弹正打中马的脑袋,这匹马呜咽一声,就倒向了王洪,吓的王洪退了一步,就跳在了路边的水沟里,他赶紧蹲了一来。

    其他的士兵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日军特战队的第一波攻击,一个排三十多个人,当场没了气息的超过了十个,还有十来个人中了枪,倒在了地上。

    三五枪打不死的军马,更是直接倒下五六匹,余下的战马嘶叫着乱跑了起来。其他没中枪的士兵,不是象王洪那样由战马挡住了子弹,就是正好位于其他人马的后面。

    两个尖兵人与马都被机枪打倒在地上,坐在马上的骑兵排排长同样是人也一起倒地,他身中**枪,有五六枪都打在了要害处。他在前面指挥,又下达了命令,所以,打向后面王洪的,只有几发子弹,可盯着他的,起码有一挺机枪和十几把步枪。而跟王洪过来的两个老兵,手里拿着的是冲锋枪,更是被日本人的盯的死死的,第一时间就身中多枪直接倒在了地上。

    不用王洪说话,余下的士兵趁着马匹倒下或者是惊走的时间,不是躲在马匹的后面,就是跟王洪一样翻到了路边的水沟里。可尽管动作都做的飞快,无奈鬼冢正带了一百多号人,机枪步枪打过来的子弹跟雨一样,很快就又有几个人倒在了地上没了动静。

    王洪看清这排长中弹身亡,来不及想什么,再一扭头时,发现一个骑兵排,在短短的时间,能动弹的还不到十个人。

    随着日军这个特战大队的射击,倒在路面上的士兵,都没了动静。

    王洪躲在马后面,眼睁睁的看着,刚才正在说笑的士兵们血流满地,那些受伤倒在地上的战士还被补了枪,他深吸了一口气,立刻把面前马鞍上搭着的枪弹袋子扯了下来,右手掏出大肚匣子伸出去,对着对面开枪的方位,连发扫射了起来。

    一个中了一枪的士兵,从两个马尸后面爬过他的排长,顺手掏出排长身上的匣子枪,躲着王洪的枪口就翻到了王洪的身边,也跟着他扫射了起来。躲在水沟里的其他士兵拿的都是步枪,见王洪还击,立刻趴在水沟沿上架了枪,一枪接一枪的反击。

    鬼冢正看到一个排的中方士兵人和马都倒在地上,正在高兴,他想着,不费吹灰之力就打掉中方军队的一个骑兵排,应该算是个小小的战绩了。

    却不想,对面突然有两把毛瑟手枪扫射了过来,接着,又有步枪声响起。

    也不知道王洪和那个战士两人谁打的奇准无比,其中一梭子毛瑟子弹扫在了日军的射击线上,瞬间就打倒了他的三个特战队员。

    一百多个日军特战队,散在山边,露出来的主要是脑袋和步枪,又在两百米外,还被几十发手枪子弹打中了三个,这还真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只能说这三个人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差。

    鬼冢正见状,立刻喊了起来:“压制!”

    立刻有两挺机枪对着地面的马匹和路边的水沟扫了过去,一下把王洪和这个战士压制的头都抬不起来,只能躲在水沟里,一边往弹匣里压子弹,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

    两人还算是幸运,面前有匹死马挡着日军机枪的视线,那歪把子机枪扫了几次,把战马打的血肉横飞,却没打到后面躲着的两个人。

    可其他跑到水沟里的士兵,特别是那些拿步枪射击的士兵,直接被机枪步枪打倒在水沟里。

    机枪横扫了几轮,鬼冢正见王洪他们没有了枪声,也不见了动静,看过去,这段路面上不是人尸就是马尸,血流满地的样子,不象还有活人存在。就让机枪的掩护,派了两个分队的日本兵上前查看。

    等到这两个分队冲进了一百米内,掩护的机枪没了射界,也停止了射击。

    鬼冢正等到这两个分队的士兵跑到几十米远时,边上的一个小队长已经清点出倒在地上的中国人数量,大致与他们开枪前观察到的人数差不多,也就有三四个被马匹遮挡着没有确定。

    他也觉得这一个排的中国人都被消灭了,哪怕有一两个没死的中国人,在两个分队的压制下也不构成威胁,就下达了打扫战场的命令。

    日本兵们留下两个人救治伤员,其他的人,都端着枪,走出了阵地。

    鬼冢正不知道他犯了个无法挽回的大错。

    这三四个中,王洪和那个中枪的士兵已经准备好了弹匣,在两个冲在前面的小分队日军,离他们还有二十多米远的时候,王洪头也不抬,把枪举到了马匹上面,压着枪口,一口气把子弹全扫了出去。

    身边的这个士兵,忍着巨痛,也跟着他一样,把枪伸了出去。

    两个人,头都没露出来,就打出去了40发子弹。

    两个小分队的日军,快的甚至几秒钟就能冲锋到王洪面前,可就是在这几秒的时间里,他们经历了这40发子弹的洗礼。

    运气好又反应快的,直接趴在了地上,躲过了子弹,可反应慢的,都迎头撞上了子弹。

    两人一弹匣子弹打完,又飞快的换上了新弹匣,王洪把头伸到马边上瞄了一眼,对日本兵的位置有了数之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扫射。

    前面两个分队的日本兵,也同样倒下了多半,十五六个倒在地上,没死的还在喊叫中,没伤到的也只能趴在斜前方路对面的水沟里。

    倒霉的是后面起身的一百多士兵,没打中前面分队的子弹,直直冲着他们去了,虽然只是手枪弹,可打在身上一样是枪伤,又倒下了六七个人。

    日本兵们都被打蒙了,立刻都趴在了地上,架好枪准备还击。

    一弹匣子弹很快就扫光了,两人飞快的换上新弹匣,继续点射。

    这时,一个战士顺着水沟往二人这里爬了过来。刚才他们几个活下来的拿步枪还击,却都被日军机枪压制时打倒在地上,只有他活了下来。

    王洪见到他爬过来,手里还拿着七九马枪,就把手上的匣子枪丢了过去,他把弹药袋子里备用的匣子枪抓了出来继续射击。

    这战士接过匣子枪就蹲到了王洪的另一侧。

    日军小分队的士兵躲在侧前方的路对面,算计着二人换弹匣的时间,做好了冲锋的准备。

    王洪和受伤的那个战士手中的枪声一卡顿,这十来个日本兵,嗷嗷的就冲到了路面上。

    可这时,刚过来的战士,举起了他手中的匣子枪,接上了扫射。

    他把头露出了路面,看的很清楚,十几个日本兵,就在三人前面十几米处。这让他伸胳膊一扫,就倒下了七八个,余下的七八个日本兵,被中枪的同伴挡了一下,速度就慢了下来。

    这就给了王洪与那受伤的战士换弹匣的时间,二人换好弹匣,也伸头去,对着这几个人一阵狂扫,两个分队的日本兵,就全都被打倒在地。

    这要是普通的步枪,以三个人的能力,最多打倒三五个日本兵。可他们三个拿的是连发的大肚匣子,日本兵人再多,也不可能躲过十几二十米的手枪扫射。

    可这两个分队的士兵不是最倒霉的,他们在最前面,倒下是必然,可后面从远处小跑着走过来的日军特战队士兵,又被飘过去的弹雨打到了几个。

    鬼冢正气的嘴直抽抽,他刚刚下完打扫战场的命令,部队的方向和射界正集中在一条线上,对方残存下来的士兵一个反击,就死伤了十几个人。

    这回去怎么解释?

    ------

    每章一说:拳意,是精气神总合,指哪儿打哪儿,是挑领之意;身如浑圆,是盘点自己有无缺损。总体而言,拳意追求无一处不合。初练之时,只是关照身体,**初步相融时,进入刚劲,自然有所感,为拳意初成。刚劲,为精气神与筋骨肉整合出来的刚。强努拳意,刚劲就停留在拳尖意头上,余下之处如瓷瓶般一碰就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