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六章 明目张胆耍无赖

    “怎么可能?!”

    擂台左边,当看清楚倒下之人是谁时,黄天几个顿时惊呼出声,满脸的不敢相信。

    林天宇!

    这个在他们眼中近乎无敌的恐怖存在,居然败了,而且,整个战斗过程,甚至还没有超过三分钟!

    嗒~嗒~嗒~

    清脆的脚步声在擂台上回荡,胡刀一步一步的来到浑身是血,已经彻底昏迷过去的林天宇身前,随手一抓,便将其抓在手中,走向了擂台右边。

    “住手,放下裁决使大人!”这个时候,一声怒喝响起。

    黄天身边,那个一直跟着林天宇的男子快速冲上了擂台,几步落下,整个人便被赤红色的原力光芒笼罩,仿佛一个火焰神灵般冲向了胡刀。

    人未到,他便连续对着胡刀轰击双拳,一团团原力能量化作火焰拳头,呼啸而出。

    然而,胡刀连头都没回,长刀随意朝后一挥,一抹刀光飙射,不仅将火焰拳头尽数击溃,更是毫不减速的杀向男子。

    噗嗤~

    一声沉闷的血肉撕裂声后,男子继续朝前冲出了几米之后突然顿住,在他的脖子上,一条血线渐渐扩散。

    最终,血液喷涌间,一颗大好头颅冲天而起。

    嘶!~

    中心广场上,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的声音在这一刻消失,落针可闻!

    擂台左边,黄天像被蛇咬到一样,刷的一下收回了自己迈出去一半的脚,恐惧的看着胡刀将林天宇带下了擂台,浑身战栗。

    之前林天宇说他不是胡刀的对手,他承认是不假,但是,在他看来即时自己会败,也会给对方造成不少的影响和消耗!

    但是现在,在见到实力比自己还强上几分的男子居然被一招秒杀,他心中震惊恐惧的同时,也十分庆幸!

    他庆幸自己之前没有逞一时之勇!

    不过庆幸之后,更深的恐惧再度浮现,因为这一刻,他想起了,胡刀是凌志等人请来的外援,而自己现在和凌志等人又是生死大敌。

    如今,擂台赛已经结束,接下来,凌志等人必然会开始动手。

    想到这里,黄天哪还顾得上林天宇的死活,趁着周围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时候,悄悄转身,想要离开。

    至于遵守之前的约定?想都别想!

    烈风城是他建立的,可以说是他的身家性命也不为过,想让他将其拱手送人,绝无可能!

    不过,尽管他反应很快,但尹洛等人的反应也不慢,在看到胡刀战胜林天宇之后,尹洛便已经盯着黄天,此时一见他想开溜,两人立刻冲了过来!

    “黄天,擂台赛你已战败,按照约定,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烈风城的城主!”

    一边跑,尹洛一边高声大喝。

    在原力的催动加持下,她的声音堪比超级大喇叭,立刻传递到周围无数幸存者的耳中。

    顿时,一双又一双的眼睛从胡刀身上移开,落到了准备开溜的黄天身上。

    黄天身形一顿,不仅没有停下,反而再度加快了速度,仿佛没有听到尹洛的话一样,头也不回!

    他身边的一些心腹也是机灵之人,立刻醒悟过来,纷纷转身准备离开。

    “嘁!~看来那家伙打算不认账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好戏?你是不是傻?现在咱们最好是祈祷他们中间有一方妥协,不然真的全面开战,最后倒霉的还是咱们这些小老百姓!”

    “没错!这个黄天也太不是东西了,明明都约定好了以擂台赛来决定烈风城归属,现在又像耍赖,真是个小人!”

    一看到黄天等人的举动,很多观战的幸存者纷纷露出了不齿之色,在那里议论纷纷。

    尤其是凌志尹洛那一方的人,更是破口大骂,一方面想要激一激黄天,一方面则是趁此良机不断的往黄天身上泼脏水,尽可能的打击对方在那些幸存者心中的地位和威望。

    “黄天,你要是还算个男人的话,立马停下,念在你建立烈风城的情分上,只要你自己离开烈风城,我保证不为难你!”尹洛大声说道。

    “哈哈……”

    黄天脚步不停,但却是开口了:“约定?什么约定?我可不记得跟你有什么约定!你一个谋权篡位的叛逆,有什么资格让我离开烈风城?烈风城是我黄天一手所建,想从我手中拿走它,痴人说梦!”

    “无耻!”

    尹洛银牙暗咬,俏脸阴沉无比。

    面对一点脸都不要的黄天,她除了愤怒之外,没有任何办法。

    虽然刚才的擂台赛是自己一方赢了,但是,黄天一方的整体实力却没有受到太大的削弱,如果对方真的不顾一切要血战到底的话,就算最后能赢,也必然会元气大伤。

    到时候,一旦有怪物或者变异兽来袭,他们非常有可能受不住烈风城,那样一来,现在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呵呵,黄城主,身为一个男人,我觉得还是要一点脸比较好!”正当尹洛不知该怎么办时,一个略微苍老的声音响起了。

    一直没有露面的胡天林,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擂台上。

    “原来是你?!”一见到胡天林,黄天脸色骤变,心中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

    “我黄天自认对魔域没有半点亏欠,烈风城和魔域之间的合作之前也几乎要达成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们现在却转而帮助这群叛逆?!”他怒声喝问道。

    “想要知道为什么,自己去问你那宝贝儿子做了什么吧!”胡天林冷冷道,“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自己卸任烈风城城主之位!”

    “玉礼?!”黄天眼神一缩,心中顿时浮现一股不好的预感,“你们把他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暂时留他在魔域做客而已,只要你离开了烈风城,很快他就回到你身边!”胡刀淡淡道。

    黄天沉默,眼神不断变换,时而担忧,时而愤怒,时而疯狂。

    “哈哈……”突然,他抬起头,大笑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我儿玉礼肯定已经被你们下了黑手,现在又想诓我,不可能!”

    “想要烈风城?可以,就看你们愿意拿多少人命来填!”他脸色狰狞的道,“别以为魔域是唯一一个小镇级领地就无敌了,告诉你,你们已经惹上了一个惹不起的敌人!”

    说到这里,他的眼神忍不住瞥了胡刀手中已经彻底昏迷过去的林天宇一眼,露出了一个冰冷而诡异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