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末日乐园

1242 邦尼兔送过来的人

    前任警卫的背影在环山公路上渐行渐远,最终以林三酒的视力,也看不见他了。凉风在天空下无声地涌过,留下一山山的绿树植丛沙沙摇曳;她打了个战,这才回过神来,好像某种咒语忽然被解除了。

    在她刚才一直不出声盯着“电梯男”的那几分钟里,他也一直在着了迷地似的看着手里的吊坠。

    其实没有什么好看的——那毕竟是现实,而不是电视剧,没有人会剪掉沉闷多余的镜头。好几分钟里,那个形容枯槁的女人只是倚在电梯门上一动不动,唯有电梯屏幕上的数字仍然在不断往上升:24690、24691……前任警卫却看得兴致勃勃,还忍不住介绍了几句电梯副本的规则,简直像比赛评论员在介绍球员的历史一样。

    当二人准备分别的时候,林三酒打量着那一张脸,认真考虑了几秒要不要杀了他。

    就在那个时候,前任警卫与她对视了一眼,忽然说了一句“虽然不如那个副本可怕,不过我们刚才在医院电梯里也真险啊,是吧?”,随即将吊坠扔回了衣领里——他的神态既不轻松,也不凝重,好像只是平平常常地聊几句天气。

    “好了,我该走了,谢谢你送我一路。”他又加了一句。

    念头被打断了,林三酒此时说不出一句话作回应,也点不下去头,只能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他挥手弯腰地告别,转身走向公路远方,很快就从目光尽头消失了影子。

    ……就算他不看那个副本里发生的事情,它们仍然在发生。那些在电梯里死去的人,和战力一般的前任警卫没有任何关系;他不仅没有下手害过谁,在医院电梯里甚至还救了他们一次。

    但是林三酒还是头一回,对某个与己无害而有恩的人动了杀心。

    末日世界里也有这一点好处:在约束、同理心和人性都渐渐泯灭的地方,要解决潜在问题,最粗暴干脆的办法就是杀掉带来问题的人——力量容许了最大程度的傲慢。

    唯一一个扯着她、不让她动手的,就是她脑海里试图讲理的那一个细微声音了:这个人真做了什么该死的事吗?那是一条人命……她又有什么资格决定拿不拿走一条人命?

    等她也掉过头往回走的时候,林三酒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不管换作是谁,听了刚才一番话,恐怕都会立刻动手的,甚至黑泽忌也不会例外;宫道一大概对已经“坏了”的人毫无兴趣,而礼包从一开始就不会让他活着。

    只有她……也只有在她面前,前任警卫才终于露出了几分本色,吐出了几句实话,又放心大胆地走了。

    “你干嘛这种脸?”

    波西米亚冲她跑了上来,一停步子,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她的感觉或许比不上前任警卫,但也足够灵敏了,转头往空荡荡的公路远方看了几眼,冷不丁地说:“你如果不喜欢那样的人,杀了就是了,有什么好丧气的?”

    “没什么……你一直保持这样吧,别变。”

    林三酒握了握她的手,在波西米亚“你是不是在讽刺我”的小声咕哝里,朝前面那个凝立的黑影走了过去。

    这条高速公路在大熊市西边十几里外,就陷进了群山里。走在寂静无人的路上,不管往哪儿看,淡灰天空下都是一片无边无尽的山势起伏、郁郁葱葱。说来也怪,人类痕迹越少的地方,此刻反而让人越安心;在公路边上挑了一个能眺望深绿山谷的好位子之后,林三酒就拿出了帐篷。

    “你东西怎么这么全,”波西米亚四脚着地,钻进一个橙色帐篷里又钻出来,“我要这个!啊,当然,如果大人您没意见的话……”

    人偶师当然没有意见——他等着两人打好帐篷,堆好火堆之后,才慢悠悠地拿出了自己的扎营道具。无数板材、支架、绳索和布料一被堆在地上,顿时像一地大蜘蛛似的,全都活了过来,迅速在不远处架出了一个“二楼”。从没有合拢的深黑色帘布里望进去,还能隐约看见一张宽大松软的床。

    “你……还有多的吗?”

    林三酒从帐篷布里探出头,都能感觉到自己屁|股下的地面硬得人发慌。

    对于这份妄想,人偶师只报以一声冷笑,就消失在了帘布后面。

    等一切都安顿好、记下了扎营点的位置以后,林三酒就得重新出发,准备返回大熊市了。她原本还指望着波西米亚能陪自己一起走,没想到后者在lava和人偶师之间掂量了一下,天平居然还是倒向了人偶师,只给了她俩字“不去”。

    再次一个人上路,感觉十分不适应——林三酒回头看了好几次,直到营地的影子越来越小,才终于不再回头了。

    这一去,就是足足两天的工夫。她在大熊市外的公路上转了好几圈,想办法发出了不少信号,也远远与一些lava玩家喊过话,不过好像谁都没有见过这儿有一只猫。

    对人起作用的规则,对动物应该不起作用吧?林三酒有点惴惴地想道。要不然,医院里早就该充满了被lava所伤的麻雀、蟋蟀、流浪狗了……有很大可能性,猫医生早已安安全全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仔细一想,再次遇见胡苗苗的几率,其实比再次遇见某个人的可能性大多了。对于它提出的要求,哪个正常人也没法拒绝;等于说末日世界里一大半的资源,都是对胡苗苗敞开的——只要它愿意,它能一辈子待在十二界里,等林三酒找上门去。

    她想到这儿,轻轻呼了口气。

    猫医生一定正生存在这万千世界里的某一角里……林三酒想到这个可能,就觉得“自己”好像也安定下来了一点点。就像许许多多的人类社会一样,她早就在末日到来的时候,分崩离析成了无数碎片;与人多一分联系,就有一块碎片被勉强黏在原处,继续构成她的形状。

    站在废弃建筑所在的山坡上,她眺目远望,望着脚下的大熊市,在自己的思绪里怔了一会儿。直到当她看见一个人影远远冲过来,一头扑上了山坡的时候,她激灵一下,往公路上退了两步——lava的玩家在完成任务之前,不能离开lava范围,就算对方意图不轨,也没法追到公路上来。

    “救、救命!”

    一个男人的呼声遥遥响了起来,被风一吹,就散成了风的余音。林三酒探过身,凝神朝那人的方向一望,只见那个小小的人影正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直朝着她跑了过来,不住挥着一只手:“拜托,有人在追杀我!”

    她直起腰,一动没动地看着那人在废弃建筑物的旁边停下了脚。他显然压根不知道自己身边就是这个游戏的出口了——当然,知道也没有意义——只是在即将赶到公路边的时候,他的脸色唰地一下白了下来。

    “这儿……这儿是界限了?”他使劲揉了揉脸,不敢相信似的四处看了看。“我没有地方去了?”

    从他面颊旁滑落的长发,令林三酒不由想起了礼包。很少有男人留这么长的头发,也很少有男人的五官会像女孩一样干净细致——只不过和季山青相比,他的模样总有几分太苍白模糊了,叫人看了都觉得奇怪,怎么刚才那一阵风竟没有将他吹散。

    “你已经不是lava里的人了吗?”明明正在被追杀,他却一下子被林三酒分了神,面色浮起了一片茫然。“啊,还是说,你根本不知道这里是lava……那样的话,你千万不要跨过公路,”他自己给自己说得慌了神,急忙冲她摆了摆手:“这里是另一个末日世界了,不知道哪里就是lava,还有人在到处追杀玩家……啊!”

    他这才想起来。

    “不行,我不能和你说了,”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一直只有他自己在说话,四下看了一圈,“她马上会追上来的……”

    “追杀你的人是邦尼兔吗?”林三酒开口问道。

    那长发男人一怔,抬手将一绺滑下来的头发别向了耳后。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水光,神态总叫人想起还不明白人类危险之处的小动物,有几分茫然、又有几分轻率的信任,立刻应道:“咦?你为什么会知道?”

    在lava里到处追杀别人、把人送进医院的,恐怕除了一心要完成任务的邦尼兔也没有别人了。

    林三酒抬眼看向远方时,果然瞧见了一个如同炮弹般直直冲过来的影子;哪怕离得这么远,都能叫人感受到战力强大所带来的心惊感。以邦尼兔的水平,要是真叫她冲近来,即使是林三酒也没办法将长发男人及时救出来——她赶紧伸出一只手,朝他低声说道:“抓住我的手,我把你拉过来。”

    “啊?”他又怔忪了一下,仿佛刚被人从睡眠里叫醒。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还好声好气地打算给林三酒解释明白:“不行的,你不知道,我作为玩家是出不去的……”

    “抓住我,”眼看邦尼兔越来越近,林三酒不耐烦了,抬声喝道:“快!”

    长发男人被惊了一跳似的,果然将一只手伸了过来;皮肤一碰,她就不由被冰得一震。林三酒立即抓紧了那只冰凉的手,轻轻一发力,就将他拽上了公路——山坡上,邦尼兔的影子猛然停了下来,仿佛不敢相信自己都看到了什么一样。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长发男人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探出脑袋,看了看公路下的山坡。他身上没有半点气味——没有一路跑来泛出的汗味和体味,长发也光顺得不沾尘污。林三酒甚至觉得,要是自己抬脚朝他走去,说不定会像走过一团清风似的,从他身体里直接穿过去。

    “为什么我出来了呢?”他歪过头,甚至还犹豫地朝下方的邦尼兔摆了摆手:“难道这里也是lava吗?”

    “你叫元向西,对吧?”林三酒从背后看着他,轻声问道。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元向西一回头,睁大了眼睛。

    “你认识一个叫卫刑的女人吗?”

    元向西一愣,顿时绽开了笑,像忽然被风吹开了枝叶后露出的一抹白色花瓣:“我认识!”

    “她有几句话,要我转告你。”林三酒说到这儿,低下头吸了口气,才又抬起眼睛说:“……你已经死了。你已经死了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