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2章 盘根问底 新

    弗朗西斯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而且之前扮演保护伞的角色替丁家做过不少事情,自然很清楚有官方背景的商人拥有多么大的能量。虽然他现在仍是官员身份,但今时今日得夹着尾巴做人,可不敢像以前一样为所欲为了,说不得那潮升商栈背后的靠山就比自己份量重得多,这要是被丁峰挑动着去找人家的麻烦,搞不好就会踢到铁板上。

    至少,也先得弄清这潮升商栈冉天禄背后究竟是哪尊大佛,如果是惹不起的那种,那还是趁早保持距离,不要主动招惹是非上身。

    丁峰倒也不是听不进话的人,既然弗朗西斯说得如此慎重,而且秦华成所说的传闻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个对象不好惹,那他也不好逼着弗朗西斯去冒这个风险。但就此放弃肯定是不甘心的,所以他又转向了秦华成问道“你这边有什么法子能查到那人的底细吗?”

    相较于在西管局整天只与西裔打交道的弗朗西斯,身为治安警的秦华成显然是更适合打探汉人消息,等有了确切的消息之后,或许还能找到对付这个棘手对象的方法。

    秦华成见这两人都盯着自己,便点点头道“我可以试试,但不敢担保会有结果。你们也知道,以治安警的权限能打听到的消息不会太多。”

    “如果阻力太大,那也不用太确切的消息,我们只需要知道这个人能不能动就行了。”丁峰补充道。

    本书首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弗朗西斯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而且之前扮演保护伞的角色替丁家做过不少事情,自然很清楚有官方背景的商人拥有多么大的能量。虽然他现在仍是官员身份,但今时今日得夹着尾巴做人,可不敢像以前一样为所欲为了,说不得那潮升商栈背后的靠山就比自己份量重得多,这要是被丁峰挑动着去找人家的麻烦,搞不好就会踢到铁板上。

    至少,也先得弄清这潮升商栈冉天禄背后究竟是哪尊大佛,如果是惹不起的那种,那还是趁早保持距离,不要主动招惹是非上身。

    丁峰倒也不是听不进话的人,既然弗朗西斯说得如此慎重,而且秦华成所说的传闻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个对象不好惹,那他也不好逼着弗朗西斯去冒这个风险。但就此放弃肯定是不甘心的,所以他又转向了秦华成问道“你这边有什么法子能查到那人的底细吗?”

    相较于在西管局整天只与西裔打交道的弗朗西斯,身为治安警的秦华成显然是更适合打探汉人消息,等有了确切的消息之后,或许还能找到对付这个棘手对象的方法。

    秦华成见这两人都盯着自己,便点点头道“我可以试试,但不敢担保会有结果。你们也知道,以治安警的权限能打听到的消息不会太多。”

    “如果阻力太大,那也不用太确切的消息,我们只需要知道这个人能不能动就行了。”丁峰补充道。弗朗西斯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而且之前扮演保护伞的角色替丁家做过不少事情,自然很清楚有官方背景的商人拥有多么大的能量。虽然他现在仍是官员身份,但今时今日得夹着尾巴做人,可不敢像以前一样为所欲为了,说不得那潮升商栈背后的靠山就比自己份量重得多,这要是被丁峰挑动着去找人家的麻烦,搞不好就会踢到铁板上。

    至少,也先得弄清这潮升商栈冉天禄背后究竟是哪尊大佛,如果是惹不起的那种,那还是趁早保持距离,不要主动招惹是非上身。

    丁峰倒也不是听不进话的人,既然弗朗西斯说得如此慎重,而且秦华成所说的传闻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个对象不好惹,那他也不好逼着弗朗西斯去冒这个风险。但就此放弃肯定是不甘心的,所以他又转向了秦华成问道“你这边有什么法子能查到那人的底细吗?”

    相较于在西管局整天只与西裔打交道的弗朗西斯,身为治安警的秦华成显然是更适合打探汉人消息,等有了确切的消息之后,或许还能找到对付这个棘手对象的方法。

    秦华成见这两人都盯着自己,便点点头道“我可以试试,但不敢担保会有结果。你们也知道,以治安警的权限能打听到的消息不会太多。”

    “如果阻力太大,那也不用太确切的消息,我们只需要知道这个人能不能动就行了。”丁峰补充道。弗朗西斯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而且之前扮演保护伞的角色替丁家做过不少事情,自然很清楚有官方背景的商人拥有多么大的能量。虽然他现在仍是官员身份,但今时今日得夹着尾巴做人,可不敢像以前一样为所欲为了,说不得那潮升商栈背后的靠山就比自己份量重得多,这要是被丁峰挑动着去找人家的麻烦,搞不好就会踢到铁板上。

    至少,也先得弄清这潮升商栈冉天禄背后究竟是哪尊大佛,如果是惹不起的那种,那还是趁早保持距离,不要主动招惹是非上身。

    丁峰倒也不是听不进话的人,既然弗朗西斯说得如此慎重,而且秦华成所说的传闻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个对象不好惹,那他也不好逼着弗朗西斯去冒这个风险。但就此放弃肯定是不甘心的,所以他又转向了秦华成问道“你这边有什么法子能查到那人的底细吗?”

    相较于在西管局整天只与西裔打交道的弗朗西斯,身为治安警的秦华成显然是更适合打探汉人消息,等有了确切的消息之后,或许还能找到对付这个棘手对象的方法。

    秦华成见这两人都盯着自己,便点点头道“我可以试试,但不敢担保会有结果。你们也知道,以治安警的权限能打听到的消息不会太多。”

    “如果阻力太大,那也不用太确切的消息,我们只需要知道这个人能不能动就行了。”丁峰补充道。弗朗西斯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而且之前扮演保护伞的角色替丁家做过不少事情,自然很清楚有官方背景的商人拥有多么大的能量。虽然他现在仍是官员身份,但今时今日得夹着尾巴做人,可不敢像以前一样为所欲为了,说不得那潮升商栈背后的靠山就比自己份量重得多,这要是被丁峰挑动着去找人家的麻烦,搞不好就会踢到铁板上。

    至少,也先得弄清这潮升商栈冉天禄背后究竟是哪尊大佛,如果是惹不起的那种,那还是趁早保持距离,不要主动招惹是非上身。

    丁峰倒也不是听不进话的人,既然弗朗西斯说得如此慎重,而且秦华成所说的传闻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个对象不好惹,那他也不好逼着弗朗西斯去冒这个风险。但就此放弃肯定是不甘心的,所以他又转向了秦华成问道“你这边有什么法子能查到那人的底细吗?”

    相较于在西管局整天只与西裔打交道的弗朗西斯,身为治安警的秦华成显然是更适合打探汉人消息,等有了确切的消息之后,或许还能找到对付这个棘手对象的方法。

    秦华成见这两人都盯着自己,便点点头道“我可以试试,但不敢担保会有结果。你们也知道,以治安警的权限能打听到的消息不会太多。”

    “如果阻力太大,那也不用太确切的消息,我们只需要知道这个人能不能动就行了。”丁峰补充道。弗朗西斯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而且之前扮演保护伞的角色替丁家做过不少事情,自然很清楚有官方背景的商人拥有多么大的能量。虽然他现在仍是官员身份,但今时今日得夹着尾巴做人,可不敢像以前一样为所欲为了,说不得那潮升商栈背后的靠山就比自己份量重得多,这要是被丁峰挑动着去找人家的麻烦,搞不好就会踢到铁板上。

    至少,也先得弄清这潮升商栈冉天禄背后究竟是哪尊大佛,如果是惹不起的那种,那还是趁早保持距离,不要主动招惹是非上身。

    丁峰倒也不是听不进话的人,既然弗朗西斯说得如此慎重,而且秦华成所说的传闻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个对象不好惹,那他也不好逼着弗朗西斯去冒这个风险。但就此放弃肯定是不甘心的,所以他又转向了秦华成问道“你这边有什么法子能查到那人的底细吗?”

    相较于在西管局整天只与西裔打交道的弗朗西斯,身为治安警的秦华成显然是更适合打探汉人消息,等有了确切的消息之后,或许还能找到对付这个棘手对象的方法。

    秦华成见这两人都盯着自己,便点点头道“我可以试试,但不敢担保会有结果。你们也知道,以治安警的权限能打听到的消息不会太多。”

    “如果阻力太大,那也不用太确切的消息,我们只需要知道这个人能不能动就行了。”丁峰补充道。弗朗西斯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而且之前扮演保护伞的角色替丁家做过不少事情,自然很清楚有官方背景的商人拥有多么大的能量。虽然他现在仍是官员身份,但今时今日得夹着尾巴做人,可不敢像以前一样为所欲为了,说不得那潮升商栈背后的靠山就比自己份量重得多,这要是被丁峰挑动着去找人家的麻烦,搞不好就会踢到铁板上。

    至少,也先得弄清这潮升商栈冉天禄背后究竟是哪尊大佛,如果是惹不起的那种,那还是趁早保持距离,不要主动招惹是非上身。

    丁峰倒也不是听不进话的人,既然弗朗西斯说得如此慎重,而且秦华成所说的传闻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个对象不好惹,那他也不好逼着弗朗西斯去冒这个风险。但就此放弃肯定是不甘心的,所以他又转向了秦华成问道“你这边有什么法子能查到那人的底细吗?”

    相较于在西管局整天只与西裔打交道的弗朗西斯,身为治安警的秦华成显然是更适合打探汉人消息,等有了确切的消息之后,或许还能找到对付这个棘手对象的方法。

    秦华成见这两人都盯着自己,便点点头道“我可以试试,但不敢担保会有结果。你们也知道,以治安警的权限能打听到的消息不会太多。”

    “如果阻力太大,那也不用太确切的消息,我们只需要知道这个人能不能动就行了。”丁峰补充道。弗朗西斯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而且之前扮演保护伞的角色替丁家做过不少事情,自然很清楚有官方背景的商人拥有多么大的能量。虽然他现在仍是官员身份,但今时今日得夹着尾巴做人,可不敢像以前一样为所欲为了,说不得那潮升商栈背后的靠山就比自己份量重得多,这要是被丁峰挑动着去找人家的麻烦,搞不好就会踢到铁板上。

    至少,也先得弄清这潮升商栈冉天禄背后究竟是哪尊大佛,如果是惹不起的那种,那还是趁早保持距离,不要主动招惹是非上身。

    丁峰倒也不是听不进话的人,既然弗朗西斯说得如此慎重,而且秦华成所说的传闻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个对象不好惹,那他也不好逼着弗朗西斯去冒这个风险。但就此放弃肯定是不甘心的,所以他又转向了秦华成问道“你这边有什么法子能查到那人的底细吗?”

    相较于在西管局整天只与西裔打交道的弗朗西斯,身为治安警的秦华成显然是更适合打探汉人消息,等有了确切的消息之后,或许还能找到对付这个棘手对象的方法。

    秦华成见这两人都盯着自己,便点点头道“我可以试试,但不敢担保会有结果。你们也知道,以治安警的权限能打听到的消息不会太多。”

    “如果阻力太大,那也不用太确切的消息,我们只需要知道这个人能不能动就行了。”丁峰补充道。

    。